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玉蜀黍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玉蜀黍

他是个天生的乐天儿,也是一个能将任何话题都全部吸引而集中到自己身上的太阳儿。

认为自己是得天独厚的孩子,自称是有着高贵血统的后裔,任何事都不会使他感到难为情,是个彻底的吹牛家,这就是藤吉郎。在他的传记中,并没有提及到稻叶山城和竹中半兵卫会面的这件事。之所以没有写出来,即表示他不想告诉其他人;而他之所以不说,正表示其中有着令他感到不愉快的事情存在。

反正当他对后代人说时,是绝口不提有关这次在稻叶山城会面的事,只提到后来他到栗原山拜访半兵卫,劝他出来为信长工作才是他们的第一次会面,此乃因为这时候半兵卫的立场已经不如他自己那么有利了。

这时正是梅花含苞待放的季节,稻叶山城里却仍然有许多黄莺在微寒的山谷里面啼叫。

在那稻叶山城的正门前,二十八岁而有着狭小肩膀的木下藤吉郎秀吉正要来拜访年仅二十一岁的当今孔明竹中半兵卫重治。

“开门!”

他的部队举着有军使印的白旗,由蜂须贺小六的弟弟又十郎担任前锋站在门前,一如往例地大声呼喊着。

“织田尾张守信长的家臣,也是人人都曾听过的墨俣城主木下藤吉郎秀吉特地前来会晤竹中半兵卫重治。我们带领尾张全军的军使来到这里,请开门让我们通过!”

城仍然固守着,对方的兵士由放枪的小窗户里监视。

这时大家已经知道在墨俣筑城的那个怪物,也就是在美浓相当有名的藤吉郎秀吉。

“怎么样?怎么样?木下是个怎样的男人?”

“哎呀!你看……他和我们大将一样,都穿着浅黄木棉的阵羽织。但是,你看!他的样子好奇怪喔!就像是日吉神社的使者,一只带着钱币的猴子吔!”

“是啊!是啊!他有个绰号就叫猴子!”

“哎啊!他就是在我们山里伐木取材的那个男人。”

“不!听说他的身体虽然短小,但是力气却可抵百人。他就是以那小小的身体扛起有巨木组合而成的木筏,把它丢到长良川里吔!”

人只要一成功,以往的行动自然会被神化了。

此时担任警卫的士兵早已向竹中半兵卫通报这件事情,并且将大门打开,让这个矮小的男人进入。

以前是信长的岳父,自称是日本第一大恶人的美浓之蝮道三入道,曾在这千叠台的大厅中创造过一番荣华。

而假装罹患癞病的六尺五寸巨汉义龙,也是在这千叠台被他真正父亲道三所设下的阴谋杀死。

如今他们的子孙龙兴却被一位白面青年军师竹中半兵卫追得无地自容。就在这里,竹中半兵卫迎接较他年长七岁以信长军使身分而来的木下藤吉郎秀吉,这种历史的转变实在奇妙!

藤吉郎小小的身躯挺立在大厅中,目光向身着阵羽织坐在椅子上的半兵卫一步步地逼近。

不论藤吉郎怎么看,半兵卫仍然像白陶瓷般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毫无表情,喜怒哀乐不形于色。

“你是竹中先生?”

“正是!”

“我就是织田尾张守信长的军使,木下藤吉郎。”

“好,请坐!”

“今天我是信长的使者,因此我要坐在上座。”

藤吉郎于是向放在他左边的椅子坐了上去,半兵卫则坐在他的右方。

坐在藤吉郎身旁的半兵卫之弟久作,以及他那曾被监禁起来的岳父安藤伊贺守,脸上都露出苦涩的表情。

“竹中先生!我想开门见山地问你,你究竟有没有意思将这座城献给我方主君信长公呢?”

“没有!”

半兵卫淡淡地回答。

“信长先生和我只是形同陌路之人,我为甚么要将城献给他呢?”

“话不能这么说!你们怎么会是陌路之人呢?信长是已故道三公的女婿,如今你又将龙兴殿下赶了出去,信长先生说甚么也得为他的岳父报仇啊!而龙兴就是他的仇敌,现在正是信长能为他岳父报仇的时候,因此他很希望能取得美浓,这件事你应该很清楚吧?”

“这个啊!我当然是很清楚的……”

“如今信长已经率领了八千大军聚在边境,一口气即可攻下这座城。但是他又想到你这位能够讨伐斋藤龙兴的对手,和他素无恩怨,又听说你精通军书兵法,有现代孔明的封号,他尊你为英才,因此尽管这是一场有正当理由的战争,但他仍然不想在此牺牲太多人命,希望你能与他同心协力平定战国。基于这个理由,他特地派我到此与你商谈,让你把这座城让出来,他愿意将西美浓半国割让予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竹中半兵卫面不改色地对他弟弟说道:“久作!请这位使者进茶!”

他如此命令着弟弟。

“无论如何我们都只是必须侍奉主上的臣子,因此我们也是身不由己的啊!木下先生。”

“你在说甚么呢?难道对于我方主君信长先生所开的条件,你还是无动于衷吗?”

“这件事待会儿再说,请先喝杯茶吧!”

“不!茶随时都可以喝,但我希望喝完茶后能够听到你的承诺!”

“我的承诺……”

半兵卫依然面不改色地以他那既长又美丽的双眼看着藤吉郎,似乎从刚才到现在甚么都没听见似的。

(原来如此,这家伙有点奇怪。)

这时的藤吉郎突然坐正了身体,说道:“嗯!这真是好茶。”

“木下先生,你知道这是茶吗?”

“知道!知道!这是一壶好茶啊!”

这时半兵卫久作回过头来对他说道:“真的知道吗?那么请再把真茶端过来吧!”

藤吉郎似乎吓了一跳地放下了茶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所喝的并不是真正的茶。

“哈哈哈……”藤吉郎笑道。

“竹中先生,这不是茶,那又是甚么呢?”

“那是以玉蜀黍的须煎煮而成的汤,饮下之后能使人心平气和,并且还能强化肝脏呢!”

这时,藤吉郎又一次无奈地笑了起来。

“哎呀!对自己所不知的事却硬说是知道,真是不好意思。事实上,竹中先生!我藤吉郎还不曾喝过真正的茶啊!好!好!我不要茶,请再给我一杯这种由玉蜀黍所煎煮成的汤吧!哈哈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