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英雄的心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英雄的心事

嘴里这么笑着的藤吉郎,心中却是咬牙切齿。

(这青屁股的家伙!)

而半兵卫这方对于藤吉郎这种激动的情绪却很冷静地应付着。这时侍者终于把好茶端上来了。

“怎么样?竹中先生!刚刚我们所说的事情,你在心里已经有所决定了吗?”

“请问你是指甚么事呢?”

“哈哈哈……当今孔明也真是个会装蒜的人啊!我藤吉郎已经将我主君信长公所考虑的事情告诉你了,希望你能将这座城交给信长殿下,我正在等你的答覆啊!否则我木下藤吉郎如何回去交差呢?……总不能叫我拿这些玉蜀黍的须……”

“啊!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啊!”

“正是!”

“这件事刚刚已经回答你了。木下先生是个英才,而且也愿意终生追随织田一家,但是我半兵卫还只是个年轻人,请你不要对我开这种玩笑!”

“那么,你的回答是……”

“我刚才已经说过,我并没有意思要将这座城献出来,现在我要更明白地说,我丝毫无此意愿。”

这时在半兵卫的唇边泛起一抹微笑。

“听说木下先生相当具有慧眼,你应该能洞悉我的心底啊!因此请你就若无其事般地回去,我刚才也曾经说过,我们各为其主,都是身不由己啊!”

“竹中殿下!”

“是的!”

“这么说来,难道你对于织田家的八千军力将要攻打美浓的这件事,是毫不考虑的罗?”

“这件事情完全是信长公一厢情愿的想法,我这一方又能说些甚么呢?”

“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再考虑了吗?……”

藤吉郎似乎有点激动地站了起来:“身为武士应该为知己者死!人和人的接触,多少应该有情谊反映出来才对啊!然而你却是如此冷淡,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哈哈哈……”

这时半兵卫终于出声笑了起来。

“我认为木下先生是位相当聪明的人物,应该已经看得很透彻才对,然而却似乎不是如此。为此我就将自己的立场更清楚地表明给你知道吧!”

“你说要多表明一些立场,是指甚么?”

“就是我的立场啊!如果木下先生认为我是背叛了我的主君龙兴,那么我就必须把事情说清楚。”

“甚么?你说你没有背叛,那么你并未把他逐出城?”

“哈哈哈……为甚么要背叛呢?这是不可能的事!”

“甚么?不可能的事?”

“是的。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追随龙兴,随时向他提出谏言,所以我才只用十六个人来夺这座城,我要它赶快坚强起来,及早为织田的进攻做好准备!”

“嗯!”

“龙兴现在已经深深反省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只要他肯反省,我们的目的便算已经达到,因此我打算再将这座城还给主君龙兴,好让他尽早为织田势即将攻过来的这件事预作准备,同时我也会再度回到磐手城去。”

这时木下藤吉郎不由得点了点头,但是却哑口无言。

“我相信这样说你应该都明白了。这也意味着我只是尽我家臣应尽的责任,尽管我们之间的情谊多深,我又怎么能将斋藤家的本城献给信长先生呢?你想我能做这种事吗?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岂不表示我竹中半兵卫重治是个为了自身野心而消灭主家的大奸吗?这会使得我的子子孙孙永远抬不起头啊!我之所以提出谏言,只是为了忠义,我不是谋叛啊!你是到这城来劝我献出这座城的使者,我们各为其主,因此都是身不由己,我所说的就是这件事!如果你对我真的了解,那么我们就在这里互相微笑祝福,然后分开吧!……如果有缘,我们将来一定会在战场上相逢的,无论如何,我们身为武将就应该尽自己的本分才对啊!”

木下藤吉郎哑口无言,因为他已经不知该说甚么了。

从这里看来,他对信长,不!就连对龙兴本身而言,都有超越世俗的想法,而且是更高一等、更透彻的正义之士啊!……

他不是任由才略去谋夺主家的实力者,而是愿意为主家而提出强谏的臣子,是与众不同的忠臣啊!……

(这真是一个伟大的人物……)

藤吉郎也定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尽管起初他茫茫然的无计可施,但最后却有着无限的感动。

对方既然说得如此明白,可见对于织田势即将攻打过来的事情,他们早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

“不!我已经明白了!毕竟是竹中半兵卫先生啊!你真是叫我开了眼界,你是所有武将的榜样啊!听了你这番话,我藤吉郎实在无话可说,但是我会将你刚才用玉蜀黍的须为我煎成的汤,放在舌尖好好品味的。我走了。”

“你已经明白我的话了吗?木下先生!”

“我明白!我现在立刻回到主君那边覆命,也许我得切腹自杀哩!对于你所说的话,我会一字不漏地禀告我的主君。好吧!那么你就好好表现一个做武将的精神吧!……”

藤吉郎说着就大声笑了起来,然后离开座位,这时候除了这么做之外,也别无他法了。

当他来到外面之后,从寒霜之中透出的冬阳洒落在身上,但这反而使他感到一阵恐惧而战栗不已。

因为他想起自己曾经在信长面前夸下海口。

尾张的猴子和美浓的麒麟儿相比,当然是我的脑袋瓜要管用多了啊!……

(唉!这真是祸从口出啊!)

如果就这样把事情告诉信长,信长会怎么想呢?

无论如何他都会渡河攻打稻叶山吧!

一旦我方攻打过来,竹中半兵卫将会如何应战呢?在他的言谈之中,处处可以感觉出他的确自信满满。然而这位苍白的青年,不仅很有自信,而且相当冷静,在他与藤吉郎交谈之时,眉毛甚至不曾动过一下。

藤吉郎坐上正等着他的船而渡过长良川,之后又骑马来到木曾川对岸。他的心中有着一份感动及害怕,这种又害怕又感动的情感在他心中错综交织,使他再也无法思考。

在他眼前流动着的是木曾川的河水,然而他却似乎看见了信长的脸。

在河川另一边的笠松,就是他们的阵地,而由小牧山城过来的信长,也正在那边等着藤吉郎归来……

这到底该怎么办呢?藤吉郎似乎看到正睁大了眼睛等着自己的信长……

船终于靠岸了,这时藤吉郎也下定决心,无论受到何种叱责,在这种时刻他都不能再说谎了。

“——这一次是我自己错看对方了。”

他这么说着,竹中半兵卫凛然述说自己忠义的神情又浮现眼前,看来只好将这件事据实告诉信长,除此之外,也实在别无他法。

(但是我今天却总觉得自己变得更小而且可怜……)

当他来到信长的营地时,寒冷的河风吹得幔幕鸣鸣作响。

“藤吉郎先生回来了!”

一看到他的影子,信长身边的侍卫即如此叫道。藤吉郎抖着他小小的肩膀跪了下来:“殿下,请你切了我的尾巴吧!我这猴子……不!我实在是瞎了眼啊!”

他只好先发制人,免得待会更抬不起头来。

信长自一开始就一言不发地听着藤吉郎的报告。

偶尔他也抬起头看看一片灰黯的天空……

当他听完之后,原本以为他会立即发出前进命令,但——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啊!猴子!你既然有勇气回到这里,一切就没有关系,如果你没有立即离开那边,那还真是我信长的耻辱呢!你能立即结束在那边的任务而马上回来,哈哈哈……好!现在我们先带兵回去,等到一月时再来吧!你放心,我们已经胜了,美浓已经在我们手中了……”

他的笑声几乎传遍整个山野,于是立即下达回城命令。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