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天才与鬼才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天才与鬼才

原本无论如何一定要在这次攻打美浓取得稻叶山城的信长,竟然就这么决定退兵,而由小牧山城回到浓姬所在的清洲城,这使得浓姬大大地吃了一惊!

(这次殿下到底又在想些甚么呢?……)

特地在小牧山筑城,原本就是为了取得稻叶山城,由此进出美浓,作为踏出天下的第一步啊!

信长回到清洲城内的宫里之后,立即卸下全副武装,浓姬大惑不解地看着他,说道:“殿下!你是不是忘了甚么东西而回来拿?如果是这样的话,也用不着脱鞋子嘛!”

“我已经脱好了呀!把酒给我。脱掉鞋子的意义,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信长以开玩笑的姿态两腿交叉坐了下来,又说道:“你是想要我早日攻取稻叶山城,好让你为父报仇,对不对啊?”

浓姬拍拍手要身旁的女侍去取酒来。

关于这一点,浓姬的确有着一股焦躁,但是这一次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个难逢的大好良机,何况信长也已经亲自带兵出阵了,为甚么就这样退了回来呢?

“殿下!难道你想在攻取美浓之前先得到伊势吗?你这次所做的事,实在连我阿浓也感到费解啊!”

“哈哈哈!”信长笑了起来:“信长所想得到的是天下啊!我是想要盗取天下的大强盗,因此怎么可能毫无意义地退回这里呢?稻叶山根本不必盗,而美浓也已经到手,所以我就先回来休息罗!”

“甚么?美浓已经到手了……”

“蝮的女儿啊!我看你的脑子近来真是有点迟钝喔!现在稻叶山城有个小气鬼留在那儿,就是竹中半兵卫那个还流着鼻涕的小子,他只用了十六个人就盗取了城,而我信长这个大强盗却带着八千名手下去攻打他,这未免太离谱了吧?何况一旦进入那座城之后,到处都有流着鼻涕的小子反抗着,这样岂不是有辱我这天下大盗的盛名?所以你等着瞧吧!当我进入稻叶山城,即表示我已经盗取天下大半。因为我信长是这么样的大盗,所以你的父亲蝮才会那么喜欢我呀!”

浓姬呆呆地望着信长。她似懂非懂,从信长的口气之中,可以明白的是半兵卫仅以十六个人即盗取稻叶山城的这件事情,似乎令他觉得有股难以忍受的屈辱感。

“原来自一开始你就想要半兵卫无条件的把这座城让给你,你根本没有作战的意思罗?”

“不要问这种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半兵卫既然拒绝了我,那么不仅是稻叶山城而已,整个美浓都将会入我手中,而那个还留着鼻涕的家伙不知道这一点,居然还想跟我作战!这么一来,他将会使已经崩溃的东西再度团结起来,而我方也可能就这么丧失了二千、三千人的性命,这种仗怎么能打呢?这岂不是成了天下的笑话?你明白了吗?好了,帮我找个喝酒的对象吧!把森三左叫来!”

这时浓姬不再问他了。

不过她仍然不十分明白丈夫之所以退兵的理由,在她心中依然有许多令她不解的疑问存在。

信长说的没错,如果想以武力强攻稻叶山城,的确是件相当愚蠢的事情……然而以信长的脾气而言,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以半兵卫为对手而打起这场仗来,那么这将不会是一场能轻易结束的战争,而且也会成为信长和二十一岁的半兵卫比较能力的战争。

浓姬亲自起身去传唤森三左卫门,而信长则一个人坐在那边笑了起来。

当他独自一个人笑着时,头脑已经以飞快的速度转了一圈,这当中有自信和秘策浮现出来,这也就是他决定事情的重要时刻。

“女人们!”信长举起酒杯摇着手说道:“把幕缘障子打开来,有甚么好觉得冷的。现在正是梅花含苞待放的时候,是最美的时刻,赶快帮我全都打开!全都彻底打开。”

这时他又面带微笑的继续喝起酒来。

森三左卫门跟在浓姬身后进到屋里。

“你找我吗?”三左卫门双手俯伏在地,这时信长总算不再一个人笑了。

“在留守的这段期间,你辛苦了。来!拿杯子来!”

“啊!谢谢你!”

“三左!”

“是!”

“美浓已经被我们收服了!”

对这句突如其来的话,三左卫门和浓姬都眯起了眼。

“已经收服,是指……”

“已经收服了!竹中半兵卫那个家伙,实在是个相当有趣的人。他所选的这条路,正好是让我解决他们的方法啊!我已经将整个美浓收服在我手中了。”

“竹中将整个美浓都给了殿下……”

“哈哈哈……这件事即使是阿浓也不明白呢!好吧!你们仔细给我听清楚了,三左!”

“是!遵命!”

“半兵卫这家伙表示他并非背叛龙兴而是想以他的小聪明提出谏言。嗯!他就是这么说的!”

“这件事情我们明白。”

“而且那个家伙还要把城还给龙兴,而他则回到自己的居城磐手菩提山去。”

“正是!他就是这么说的。”

“但是这家伙是计算错误啊!在这世上有些人的确会因为他人的谏言而反省自己并重新做人,但也有永远不能反省自己、重新做人的人。三左!你看龙兴是属于哪种人呢?”

“原来如此……他是个永远不能自省的人啊!……”

“哈哈哈……”

信长很高兴地笑了起来,并且在三左卫门的酒杯里倒入酒。

“好吧!三左!你想想看,这个龙兴根本不可能觉悟,何况在竹中把城还给他之前,他就已经相当生气,内心必然会想着以后如何对付半兵卫,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地让他回去的。”

“正是!”

“如此一来,半兵卫的下场若不是隐居便是逃亡,但是以他的脾气是绝对不可能逃亡,所以他只好过着怀才不遇的隐居生活了……话说到这里,接着藤吉郎就会双膝跪倒下来,告诉我接下来的事要让他去做。对于猴子所说的这一句话,你能明白其中的意义吗?”

“这到底是……”

“一旦大忠臣竹中半兵卫终于遭到怀才不遇的命运,那么美浓也就快要结束了。他们就会因而分散自己的力量,到时候就算我们不攻打它,它也会自动崩溃的……届时到处都会充满不平及不满,半兵卫的岳父安藤伊贺守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猴子这时就开始对伊贺进言啦!”

“哦!原来如此!”

“在这之后你就可以想像那个家伙所要做的事了。他一定会去说服那个曾经被龙兴冷冻起来、处于怀才不遇立场的半兵卫重治,然后对半兵卫说美浓的事就包在我身上。这个猴子啊!一定是这么说的!哈哈哈!”

浓姬也不禁笑了起来,她看着丈夫愉快的笑容。她终于明白了。

但是三左卫门却似乎仍有几分的不解。此时浓姬已经完全能够体会信长的用意,而且在她眼前似乎已经可以看到藤吉郎去拜访那位被龙兴蓄意远离以致心怀不平而隐居起来的竹中半兵卫重治的景象。

“——怎么样?现在你有意当我的军师吗?”

藤吉郎以他那一流的口才,很真诚地向对方说明他的来意,这么一来,对方绝不会不心动的。这时藤吉郎也和他那心灵相通的好友鹈沼之虎在斋藤家的内部活动起来。

“那么……那么……”浓姬等待信长停止笑声之后,才说道:“那么等到竹中先生成为我方的人时,也就是殿下取得稻叶山城的时候罗!”

“笨蛋!”信长突然将酒杯放了下来,说:“那时我就会堂堂引兵进入稻叶山城,也就是我将美浓取到手的时候了。”

这时森三左卫门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哦!我明白了!”

“明白了吗?”

“是的!”

“如果你已经明白,那么我就让你看一样好东西。一旦美浓将要结束,有些事情我们也要开始做了。阿浓!带来吧!把你所收养的新娘子带出来吧!”

“啊!……你说甚么?”

“我说你养的那些新娘子们啊!……现在还不够吗?怎么样?也让三左见识、见识吧!另外把阿市,还有茶筅及三七丸也一起带过来!”

信长似乎已经醉了般地吩咐道。在那敞开的房间里虽有阵阵寒风袭来,但信长却仍卷起衣袖露出手臂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