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战略婚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战略婚姻

如果是一般的武将,一旦率领大军出征,却在尚未将目标击溃之前即退回来,那么在下次作战之前,往往心情会相当不稳定,并且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信长并没有这种消极的表现。无论处于何种状态,他都只是一心向前,一旦第一条道路受阻,他会退而寻求第二条通路;如果第二条路也被阻塞了,他就会比往常更强烈地寻找第三条路。

以这次的事件来说,如果换成其他武将,一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直向稻叶山城进攻去了。

事实上竹中半兵卫重治也正期待着这件事情发生。

由于信长就这样地退了兵,所以他也就不得不把城还给龙兴;但是他并未将在这件事情之后自己的下场会是如何也计算在内,他不是这样的人。

假如信长攻打过去,他必定会再次迎接龙兴、集合美浓所有兵力,发挥他高明的手腕,将其忠义之心告诸天下。没错!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竹中之所以会以玉蜀黍之须煮成的汤代替茶让秀吉喝下,原本就是希望引起秀吉的愤怒,没想到秀吉不仅不感到愤怒,反而深受感动地回去了。更甚的是,信长竟然也就此退兵,没有给他能发挥力量的机会,结果反而使他掉入自己一手导演的悲剧之中了……

这也意味着和半兵卫比较起来,信长的智略究竟更胜一筹啊!

而今这个智略比竹中更胜一筹的主君说道:“——美浓就这样结束了!”

在酒宴上,并排在他面前的,正是他的宝贝孩子们。

这件事对于他的前进策略,当然不可能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玩笑罢了。

除了没有将长男奇妙丸叫来之外,身为次男的茶筅丸坐在最上座,然后是三男三七丸,接着是信长的妹妹市姬、养女雪姬及他的长女德姬。他们并列在一起的姿势,宛如女孩子们所玩的洋娃娃一般,看来煞是美丽。

茶筅丸和三七丸同年,都是六岁。

市姬则和雪姬同年,都是十四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龄。长女德姬则只有七岁。

不知为何,这些织田家的孩子们都拥有相当的美貌,这或许是由于血缘关系吧!

十四岁的市姬和雪姬,外表正如其名一般,是真正的绝世美人,具有娉娉嫋嫋的高贵气质。虽然现在年纪还小,但人们只要一看就可以想像她们将来的美貌了。

“好,全都到齐了。三左!”信长如此说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相当于数千名兵士,你可要好好的仔细看着!”

三左卫门不了解信长说这话的意思,于是以求援的眼神望着浓姬。

浓姬笑着说道:“你就先当成是在赏花吧!三左卫门先生!”

她也微微眯起眼睛。

“是啊!这倒是真的。我真有如置身春阳花圃中似的。”

“三左!”

“是的!”

“我要你至死追随我!事实上,这些都是我要取得天下的牺牲花啊!”

“牺牲花……”

“正是!由于我希望你能至死追随我,所以现在我要把他们的名字一一向你介绍。”

“他们的名字……这个不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啊!”

“你说你知道,其实你根本不知道。”

“不知道……这是甚么意思?”

“因为我还没有告诉你,所以你不知道!对吧?阿浓!”

“是的,森三先生!这是你还不知道的事啊!”

浓姬已经明白信长心中所想的事,所以也微笑起来。

“好吧!三左!坐在最右边的是将来要继承北畠势的茶筅丸。”

“甚么?北畠……”

三左卫门睁大眼睛看着信长。北畠家一向被称为吉野朝的柱石,是准后北畠亲房的子孙,亦即住在一志郡多艺山城馆中的伊势国司北畠具教所领导的势力。

具教又被称为多艺御所,自祖先传到他时,正好是第八代。他的势力遍及纪州、熊野、大和、伊贺、志摩,兵力则有二万五千名之多。

如今信长说北畠家将由他的次男茶筅丸继承,这到底是甚么意思呢?

“哈哈哈……”信长笑着说道:“北畠家有位公主名叫三重姬,今年正好十四岁,而茶筅现在六岁,我认为他们是很适合的一对夫妻!”

“甚么?公主十四岁……”

一边说着,三左卫门一边朝并列而坐的十四岁市姬和六岁的茶筅丸看了过去。

“是的,太太的年纪是稍微大了一点。接下来的控制要点是,北畠支族北伊势名家神户家由三七丸继承。”

“甚么?三七丸公子要继承神户家……”

“正是!神户藏人具盛的家,有位年纪刚满二岁的三濑公主,他们两个应该也很合适的吧?”

“原来如此……”三左卫门口中喃喃自语着。

一方是六岁和十四岁的公主,另一方则是六岁和二岁的公主……这个信长到底在想些甚么呢?或许只是因为他今天喝醉了,而故意开玩笑也说不定呢!

“接下来的就是市姬。我要把她嫁给美浓之前的近江国小谷城的浅井长政为妻,长政今年十七岁,和阿市只相差三岁,应该会是相当美满的一对夫妇。”

当他这么说着时,市姬却吓了一跳地看着浓姬。这件事对市姬而言,还是第一次听到,因此当她知道自己已经名花有主时,双颊不禁微微泛红。

“接下来的……就是甲州武田晴信的次男胜赖的妻子。胜赖虽是次男,但却是将来继承武田家的人选,今年也已经十七岁。怎么样?胜赖的太太,你也脸红了吧?”

信长这么说完之后,雪姬的双颊果真如桃花般的姹红着。对于这件事,她已经事先知道了。

“其次要说的,便是三州冈崎松平元康的长男竹千代的夫人,竹千代和他的夫人同年,今年都是七岁。你一定要好好记着,从右边开始,依序是北畠、神户、浅井、武田、松平,你明白吗?”

“是……是的!”

“除了取得美浓之外,我信长还要率领着伊势的北畠及神户、近江的浅井、甲信的武田、三河的松平等人共取天下。哈哈哈……阿浓!好了,让这些重要的新娘、新郎退下吧!等他们退下之后,你再给他们一些好吃的东西。好!好!大家都是好孩子啊!好孩子!”

信长非常高兴地看着孩子们退下去。

“三左,喝吧!”喝完第三杯后,突然有个大酒杯放在三左面前。

三左卫门接过杯子之后,却只是茫然地看着信长。

(这些都是信长为了取得天下而献出的牺牲之花……)

这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战略婚姻啊!

从前曾经一次纳娶三名爱妾,以致遭到许多人不满的信长,难道即是基于这项战略而生小孩的吗?脑中不停思考的三左卫门,突然背脊透出一股寒气。

只为了达成目的,就将自己的全部投注于一生目标的这个男人,看来的确有如白刃般的无情。

(这就有如美浓的蝮,不!他比蝮还要冷酷……)

“三左!来,我为你倒酒。你要一口饮尽,就好像一口气吞下天下般。来!乾掉它!”

当孩子们退下之后,浓姬又回到这里。

“让我来为你们倒酒。殿下!把酒瓶放下吧!”浓姬急急忙忙地从信长手中接过酒瓶。

“哈哈哈……不过,三左!”

“是!”

“今天所告诉你的事,可不能向世间公布,这还是一个秘密呢!我一旦决定的事,就绝对不会更改,我一定会实现它,但是必须伺机而动……对吧?阿浓!”

“是的!只要是殿下所说的话,一定会贯彻到底的。”

“是啊!否则战国情势便会一直持续下去,通往京师的道路上也会充满无休无止的尸臭啊!三左,帮助我,为了开创新时代,我希望你也能舍弃个人生死,甚至把你孩子的性命也交给我……我信长就是为了这个而投入我的一生,如今已是两手空空,已经是赤身裸体了呀!哈哈哈!”

这么说着时,信长似乎已经醉了一般。

“阿浓,我的袖子……”他将刚才卷上去的袖子再次放下来。

“枕头!”他如此叫道,然后当场倒了下去。

浓姬很快地拿着枕头来到他的身边,并且命令身边的侍女将幕缘障子全部放了下来。

三左卫门非常郑重的行了个礼,说:“那么我告退了。”

“辛苦你了!”

三左卫门离去之后,浓姬再度起身看着信长横卧在她眼前的身影。此时信长早已鼾声大作,在浓姬的注视之下,他正安心地熟睡着。侍女们也谨慎地将酒器给搬出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