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柿子成熟时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柿子成熟时

信长好一阵子都待在清洲,他最先决定的,便是松平竹千代和德姬的正式婚姻。

这件事即意味着织田家和松平家在往后将是始终不变的同盟,同时也意味着他们终于真正结盟了。

松平元康特地在这项婚约决定的前后,将名字改为家康,这就代表他和今川家断绝关系而与信长结盟的宣言。这项决定在他的领地内引起一阵骚动,致使他必须全心全力为平息内部波动而努力。当德姬和竹千代结婚之后,信长又开始为雪姬与武田胜赖的婚事而忙碌。

永禄八年(一五六五)初秋。

这时胜赖的父亲晴信入道信玄和越后的上杉谦信战和之后,不久又和越中作战,谦信因而兴起一股很大的野心想要取得越中一地。

“——就是现在了!”

对于时机相当敏感的信长,当然绝对不会让好机会平白溜走,于定就以织田扫部助为使者,到甲府拜访信玄,郑重地请他同意这桩婚事。

信玄自然相当高兴。

原来他早就想和曾经讨伐自己的姐夫今川义元而名震天下的年轻信长握手言欢了。

当然,在他自己的想法之中,也想好好利用这名猛将,为自己的上洛之战贡献一份力量呢!

“——这真是一桩好姻缘哪!我的儿子胜赖的优点,由我这个做父亲的口中说出来,实在不好意思,但以一个武将而言,他的表现绝对不辱门风,他真是一个天生的武将啊!他能有信长这样的岳父,自然是再荣幸不过了。”

就这样,雪姬乘着轿子来到武田家,那是同年的十一月十三日。

这场婚姻使得信长较信玄更增添了一份力量。和身为武田源氏的子孙,并且有日本第一战略战术家称誉的信玄结成同盟的消息,将使美浓的某些人震惊不已。

翌年,也就是永禄九年(一五六六),有几封令人相当意外的书信传到信长手中。

以前信长曾经到室町御所拜访的将军足利义辉,终于为松永久秀所讨伐,这是他的弟弟义秋暗地由江州的矢岛寄过来的信所告知的。

不用说,他自然是想藉着信长的力量早日回复足利幕府的雄风。

从这件事可证明信长是接续天下的实力者的传言,也已经传到近江附近。

京里有书信给信长。

幕府也有书信给信长。

这么看来,美浓这颗柿子可说是完全成熟了。

至于上一次的事情,鹈沼之虎仍在不断地说服着。首先,安藤伊贺守守就以及美浓三人行的另外二人,稻叶美浓守及氏家主水正也都成为信长的内应了。

一旦当岳父的安藤伊贺守也成为内应,那么当今孔明竹中半兵卫重治的归服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木下藤吉郎秀吉终于满面春风地来到信长面前。

“终于说服他啦!”

“你是说半兵卫吗?”

“是的。哦!不!他真是个不平凡的人物啊!说甚么已经对这世间毫无留恋,只想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我在他所隐居的栗原山走了不下百逼,才终于使他答应。无论如何他总是我藤吉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而来的人才,我希望主君能让他留在我的身边。”

信长笑着答应他的要求。

事情正如信长所预料一般,当半兵卫将稻叶山城还给龙兴而回到自己的居城之后,龙兴立即派遣追兵讨伐他。

追兵的主将正是日根野备中。备中率着大军来到菩提山,而半兵卫竟开了门迎他进来。

“——虽然这次事件完全出自我的一片忠诚,没想到却使得主君如此害怕,我真是罪孽深重!从现在起我将永远过着隐居生活,家督的责任是否可以传给舍弟久作呢?日根野先生!希望你能在御前如此禀告!”

听了这番话的日根野备中率军回到稻叶山城,并且将这件事向龙兴报告。

虽然这边就这么退了兵,然而对半兵卫而言,由于当年信长的退兵,结果导致他在二十一岁正值年轻有为的时期就必须过着隐居生活,这真是可悲的事实啊!

半兵卫果真在栗原山造了一间茅屋,将自己关在屋内,每天读书度日。于是藤吉郎趁机每日上山不断地说服他。

美浓三人行既然已经成为内应,竹中半兵卫不久也终于成为信长的随身侍卫。这么一来,便使得美浓的情势在一瞬间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向稻叶山城出发了。”信长站了起来。

时间是永禄十年(一五六七)春天的三月。

小牧山城原本是为进军稻叶山城的一时之作。

与信长出兵的同时,北伊势就由泷川一益在那里发动作战命令,很快即渡过木曾川,包围在稻叶山城下,并且在井口街道上四处放火。

他们将原有的全部烧毁,打算再造一座新城。

第一阵是柴田权六胜家。

第二阵是安藤伊贺守守就。

第三阵是池田胜三郎信辉。

第四阵是森三左卫门可成。

第五阵是前田又左卫门利家。

第六阵是佐佐内藏助成政及福富平左卫门。

第七阵是坂井右近、林藤八郎、中条小八郎。

第八阵是平手监物成义。

第九阵是林佐渡守秀成。

第十阵是佐久间右卫门信盛。

第十一阵是梁田出羽守政纲。

第十二阵是青山甚太郎。

第十三阵是木下藤吉郎秀吉、竹中半兵卫重治。

此外还有率领本阵的信长,全部部队人数加起来已超过一万二千名,这场战争打一开始便已分出胜负了。

不过正如前面所说,稻叶山城乃是循着山势而筑成,因此只要有足够的兵粮,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攻破的,这也是斋藤道三最引以为傲的一座城堡。

信长深知这点,因此当他烧完全部街道之后,不急着进攻。

利用这段时间,信长很细心地思虑美浓城内那些土豪们的想法。信长虽然能以武力迫使他人对他认同,但是他也必须切断这些人日后会产生的抵抗念头。

发动总攻击的命令,是在围城后的第十三日下达。

信长将正在阵地的藤吉郎叫来。

“怎么样?应该可以进去了吧?”他若无其事般的问道。

“是啊!看来现在似乎是最佳时刻了。”

“好!那么就由你和半兵卫率领大军。我们就是为了减低敌人的抵抗才等到今天,如此才能使我方尽量减少损伤。我希望能出其不意地将敌人的城攻下来,有没有甚么良策?”

“这个,正是我从一开始就在想的。”

“哎!你真是个大吹牛家。你说说看吧!”

“我的军师竹中先生的想法和我们是一致的……如果我们从正面发动总攻击,对我方实在不太有利,而这个城只有一个地方是适合急攻的。”

“这我当然知道,问题是从那里攻啊?”

“这就和我在墨俣筑城一般,我们是在里山的瑞龙寺山取得贵重的木材,由这座山即可进入城内,出其不意地攻打他们。如此一来,就会使敌人腹背受敌,扰乱对方的直觉。既然已经决定发动总攻击,请你无论如何答应让我由瑞龙寺山攻进吧!……我已经非常习惯走山路,这对我而言,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信长出声笑了起来,说:“好!你就带着野武士的领袖及半兵卫军师一起去!我希望你们这次能立下大功,但是可不能老是让我一直做总攻击呀!这不是打战,只是我信长的移转而已。”

“遵命!我明白移转的人马不能在长野上驻扎太久,否则实在有损大将的令名!”

“既然明白,那么就赶快趁着今夜绕到后面去,明天一大早与这边一起发动总攻击!”

就这样,总攻击开始的当天,正是三月十五日。千叠台庭院里的八重樱花,现在正是盛开的时节。但是这天的春夜天明之时,却连一丝风也没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