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序幕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序幕

无论利用他人或被利用,这种事情一直都有着双重以上的意义存在。

被利用的情形,有时不仅是对双方都有利,同时也使第三者充分享受到利益;而一旦被利用完之后,就被人抛在一旁的情形也有;只是利用对方,并将自己的利益建筑在他人痛苦上的情形,也时常可见。义昭的情形,就是这三者之中的一种。

假如义昭是个相当优秀的人才,那么即使是信长,也不可能只是利用他而已,他一定不允许自己这么做的。

(为甚么信长对于我这个空有名位的人,愿意打从心里尊我为主,并且以如此盛大的仪式迎接我呢?)

当然他不会考虑到这些,若是义昭能考虑到这些的话,情况自然又不一样了。

他完全不了解自己如今所处的立场,以为信长还是非常尊重足利氏过去的尊贵,并且对义昭竭尽忠诚——他这么深信不疑地流下眼泪,不仅感谢光秀,更是感谢信长。

然而,陪伴义昭而来的细川藤孝,却不是个简单人物。

他想利用织田信长的武力,将近畿附近三好、松永之辈的势力驱逐出去,重建一个以足利幕府为中心的政权,再度回复以往的秩序及和平。

因此,在他想法里面的“将军”,用不着是个聪明果断的人物,只要是拥有足利直系的血统,同时是个能听信忠言的人即可;而身为管领的他,才是真正的当家主人。

但是光秀的看法却又完全不同。从十六岁开始,他就走遍了全日本,学习过军法学、筑城、炮术等,一心一意要让自己扬名立万,这是他的宿愿,因此他成为一个只为自己的前途着想的人。

而后在朝仓义景的教养及本身武力的保荐之下,他得以在其门下当官,但是义景并不是他所想像的那种大人物……因此他万分失望,终于放弃了义景。当细川藤孝陪着徒具将军身分而四处流浪的足利义昭来到朝仓家时,他当然不可能让这机会平白失去。

本来对于信长、道三这类人物,他根本不喜欢。

就言行举止而言,他们都是不懂礼仪、也不遵守礼仪的人,甚至可以说他们的动作有时是相当粗野的,而他自己本身则相当轻视这种人,或者可以说在生理上他是相当厌恶这种人的男人。这就意味着实际上他的本性比较偏向于有着京都风的朝仓义景,两人之间有一脉相通的感觉,这也就是为甚么他能在朝仓家待那么久的原因……

但是野心勃勃的光秀,也终于舍弃自己的爱好,在这里促使义昭和信长连结在一起,臣服于义昭的名和信长的实力,这就是他想要扬名于天下的最好策略了。

等到天下平定之后,昔日促使两人连结的大功臣光秀,当然会成为两人之间的幕后幕僚……

一般人认为,当信长、义昭、藤孝、光秀四个人碰在一起时,也就是这出有趣的舞台戏将要揭开序幕的时候。

正面坐着的是才二十出头的义昭,他的背后有拿着大刀的侍卫,下一阶的左右有藤孝及光秀并列而坐,而信长则平伏在那之下。这也是以往足利家兴盛时,室町幕府在立政寺时可以见到的景观。

“织田先生,你抬起脸来。”

“是!”

从前在义昭之兄、剑圣将军义辉面前一副旁若无人的信长,今天在这里却也是主角之一,这真是一个相当奇妙的舞台姿势啊!

他之所以这么做,当然也是因为算计着在自己将来的事业上,有必要具备这种权威,因而才会表现出这种演出方式。不过,在他的心中,根本就不曾考虑到这些事情。

这也是因为义昭这个人是个无可救药的大好人,只要是能听从他的意见而行动的人,他就认为对方一定是能使足利幕府再度兴盛起来的救星;而今信长就是要藉着这个名目,使天下响应而平定这个乱世。

当信长被吩咐抬起脸来时,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将军的脸,将军双眼含着泪水,非常愉悦地坐在那里。

他的人品可说和义辉不相上下,都有着端丽的外表;义辉由于曾经接受剑道的磨练,因此相当敏锐,但是义昭却没有,无论如何,他毕竟是个和尚还俗的人,因而从身体结构看来,给人相当柔和的感觉。只是他的眉毛似乎太过弯曲,这是信长唯一不喜欢的地方。除此之外,以他的人品,要当第十五代将军,是绝对可以的。

(这么一来,在那么大的御所中,他倒是一个很好的装饰品。只是在他身边的人,必须要非常坚定才行,因为他的意志看起来是相当薄弱的……)

当信长暗暗观察时,义昭又以颤抖的声音说道:“你对我的一片忠诚,义昭终生都会刻骨铭心,永志不忘的。”

“谢谢……”

信长郑重地低下头去,又说道:“我不值得你的这番赞美,但还是非常谢谢你。我一定会和细川先生好好商量,尽我棉薄之力,早日让你重返京师,因此希望你能在此安心地住下来。”

“那就全权仰仗你了。”

“关于这件事情,我一定遵办!”

谈到这里,信长就告退了。之后,信长来到另一个房间,这时就只是他与细川藤孝的会面了。

当然,光秀这个秀才也站在那里。

“细川先生,依你看来,公方先生和先代的义辉将军,那一位比较优秀呢?”

当三个人在一起时,信长的态度与刚才完全不同。这时他又像上次问光秀一样,以同样的问题来问细川。

“这个嘛!先代好武,而当代好文,因此辅佐官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他绝对不会背叛信长先生的信赖……”

“辅佐官啊?”

“正是!我藤孝一定会好好地教育将军,这一点请你尽管放心吧!”

“嗯!原来如此……”信长故意把头歪向一边地想着说:“在我信长的眼里看来,他似乎有点任性,而且娇生惯养,看来他的个性也很容易见风转舵……”

藤孝吓了一跳似的,回头看着信长,说:“这种性格,我藤孝一定……”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我信长还是感到有点不安,那么将军的事,就全部交由细川先生负责吧!无论如何,细川先生你绝对不可以背叛我,信长这一生也绝对不会弃你细川先生不顾!我们来交换誓书,怎么样?”

“嗯!”这时藤孝低声说道。

信长所说的,其实不是将军的问题,而是要提携细川藤孝作为自己这一生中的部下。

在一旁静听的光秀,这时也吓了一跳地紧闭双眼。正是如此!信长所警戒的,不是将军,而是在将军身边的藤孝及光秀这种策士,所以对于这两个人,他特别在此注入一针强心剂,这点光秀也十分明白。

“好!我愿意!”

想了一会儿的藤孝很郑重地回答。

“但是织田先生,你一定要为孤立的公方家尽全力,这点你可以答应我吗?”

“这是当然的事。从明天开始,我马上命他们准备,在可能的范围内,一定尽可能在近期内让将军回到京师,重建将军家的御居馆。”

“好!那么我们就准备交换誓书吧!”

“是的!”在一旁的光秀回答道,然后他准备好纸、笔。对于信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使得他的额头都冒出汗来。

对他而言,细川藤孝能做将军身边的人,是最好不过的事,因为这么一来,他就可以成为和将军交涉的重要人物。

然而如今连藤孝也和光秀一样,降格成为信长的家臣,这样,自己的重要性也就大不如昔了。

当双方认同了彼此的誓书之后,光秀又再度恢复以往的神采。

“这么一来,公方先生应该可以安心了,细川先生!一旦我们殿下决定要这么做,就会彻底地完成它的……”

看来这个大舞台的第二幕,即是信长要如何增加他的财禄了。

信长在傍晚之前离开立政寺,回到城里。

“阿浓!到底我还是最大的狐狸啊!但是……”

他对站在身边帮自己宽衣的妻子说着:“但是,细川狐狸和明智狐狸的身上有着以往我的部下们所没有的东西,一旦这两个人成为我的部下之后,要和京师的禁里和公家交涉,应该就很顺利了。这些狐狸们!”

说完之后,信长又从鼻子里发出笑声,两腿盘坐了下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