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疾风来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疾风来了

信长结束浅井家的访问回到岐阜之后,就在当天将细川藤孝由立政寺叫来。

他的第三幕戏终于圆满落幕,接下来便是“上洛之战”开幕的时刻了。

他的身手的确非常敏捷,舞台转换之快也教人大吃一惊。从光秀介绍足利义昭来到此地并迎接他来时,是七月中的事,而现在也只是八月底的二十五日。

在仅仅不到五十天的时间,他就顺利地将妹妹市姬嫁到浅井家,与长政面谈过,而今更是丝毫不曾喘息地将目标转移到上洛之战。

在细川藤孝想来,这一次很可能是信长和浅井长政的会面有了障碍,因此他忐忑不安地来到千叠台。

“欢迎你回来,我始终都在担心你的安危……”

信长只是摇手回答道:“马上做好作战准备!”

“甚么?要作战了?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甚么突发事件发生?”

这位一直追随公方到处流浪的管领,由于遭遇过太多不幸,因而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马上联想到一些骇人的事情,他睁大了眼,身体微微地颤抖着,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怜!

“甚么?这只是依照我预定的计划,要马上对南江洲出兵啊!”

“南江洲……”

“正是!浅井长政一定不会背叛我,因此也不需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唉!请问你到底在说甚么事啊?……”

“就是上次我和你约束好的上洛之战啊!”

“那么……那是……”

“是的。我信长的速度一向很快,而且我已经在中途命藤吉郎发动总动员了。好,就是下月的十二日,我信长将亲自率兵进入北江州,因此我允许你以瑞龙寺的夕庵和尚为伴,立即取得南江洲。”

当他说道这里,只见细川藤孝僵硬地站着,慢慢地点了点头。

这次的作战虽是他与信长交谈之后所立下的约定,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到对方的行动竟然如此神速,这几乎使他吓破了胆,一时之间完全失去了判断力。

“如果你已经明白,就赶快行动!你不是一直希望早日让公方先生回到京师去吗?”

“是啊!……”

藤孝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说道:“那么,你是要我带兵由北江州的浅井领地进入,在该处由夕庵和尚与我为伴,一起到江南的六角、佐佐木的本城观音寺城去当使者罗?”

“正是!要先到观音寺城,或是先到隐居在箕作城的承祯入道那里,由你自己决定吧!你是公方的正使,夕庵和尚为副使,就这样吧!”

当时的北江州虽然已经受控于浅井氏,然而南江洲却还是六角、佐佐木氏的领地。

六角、佐佐木氏所奉的家主为右卫门佐义弼,他目前也住在本城的观音寺城;而如今隐居起来的义弼之父承祯入道,则住在箕作城里。

无论如何,他们总是古老的望族之家,因此要其家臣出城,是不容易的事。

在日野城的是蒲生贤秀。

在草津城的是马渊治部。

在水口城的是建部采女正。

在永原城的是永原安艺守。

在守山城的是伊庭出羽守。

如此,光是由这些知名的豪族重臣们所拥有的城池,就有十八座之多。

也因为如此,假如在此不能让六角、佐佐木屈服,又如何能打开入京之道呢?就像从前今川义元强迫信长与他进行降服之战似的,对上洛之战而言,这里是必经之道,因此无论如何必须打通。

“究竟先去找他儿子,或是先找那个隐居者,就由你自己决定,但是你要记住,绝对不要胆怯,一旦对方说不,我们就由浅井领地攻进去,我们的兵力有两万八千呢!哈哈哈……你只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去说服对方就行了。”

“我明白了!”

“这件事不要给对方太多的时间。还有,马上叫夕庵到立政寺来……”

这时细川藤孝才觉得信长是那么强而有力,让他有一种足以依赖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

在这之前,他看到信长那种我行我素、夸大的言语,对他未免抱着很大的疑问。这或许也是因为他有着太大的志向,因此必须坚持自己的生活所导致的结果……因此,细川经常在夜半从梦中惊醒——

(到底是不是应该依靠信长呢?……)

在寒冷与不安当中,他会紧闭起心胸,在不为人知的时候泪湿枕头。但是,也正由于为了主公义昭的缘故,信长终于率领着二万八千名大军崛起了……

(他到底还是个值得依赖的人啊!)

“那么,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我先去说服隐居起来的承祯入道!”

藤孝这么说,此时连他这样的人物,也不禁感到气概填膺,泪水夺眶而出。

当藤孝退下之后,信长又将丹羽万千代叫来:“马上召开军事会议,叫所有的人登城。”

下完令,他又匆匆忙忙回到宫中。

在大家登城之前,他一定又要以浓姬为对手,像以往一般地展开一场唇枪舌剑了。

这天的午后,突然下起一场引人遐想的秋雨,将岐阜城附近笼罩在云雾之中。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