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日本到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日本到手

里村绍巴曾拜在昌休门下,不仅擅长作连歌,也从关白近卫植家学习和歌,又曾跟随三条公条学习《源氏物语》,可说是当代的大文学者,只要是有心求学的公家、大名,几乎都跟他有亲密往来。

不!不仅是公家、大名而已,就连在奈良兴福寺的明王院里,凡是渴望学问的人,没有不熟悉他的,例如如今做为信长部下的明智光秀,与他也有旧识之谊。

信长似乎不知道这件事,他招呼绍巴说道:“怎么样?以你身为文学家的眼光看来,你觉得这次的战争如何?”

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是!这次的战争……应该是这么说。”

“乍看之下,京师里面的人似乎都已被安抚下来,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内心仍然感到相当恐惧。”

“这也是因为令大家感到安心的是,新的时代似乎又来了……有人在口中如此传言着。”

“嗯!我就把它当作是一个学者所说的话吧!不过,你和松永弹正似乎关系特别好,是吗?”

“啊!这个是……”

绍巴脸色为之一变:“因为在连歌席上受到招待,所以……也不能说不去的啊!”

“是这样吗?”

“是的,明智光秀先生也很清楚这件事情。”

“甚么?你认识光秀?”

绍巴似乎松了一口气:“是的。明智先生不但武艺好、会造城,而且在茶宴之中也颇擅长作连歌,可以说是当代少有的风流人物啊!”

听到这里,信长微微皱了皱眉根,说道:“绍巴,请把你的那把扇子借我一下!”

他伸手向着对方。

绍巴又被吓了一跳:“你说的是这一把吗?”

“正是!你似乎善于巧辩,看来你的连歌也应该做得很好才对,我就写一句让你看看吧!”

于是这么说着的信长就将绍巴的扇子打开,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笔砚,很流畅地写了起来。

“怎么样?我们有两把扇子,不如来个即兴游戏吧!”

“好,请借我看看!”

他接回扇子一看,上面写着:

今日之寿是日本纳入手中信长

他的笔迹透着一股雄浑劲道。

虽然绍巴看来颇为讶异,但仍马上接了上面一句:

拿起舞过千代、万代之扇绍巴

然后他又恭敬的将扇子呈给信长,信长看过之后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拿起舞过千代、万代之扇,

今日之寿是将日本纳入手中。

这是绍巴表示在他的直觉中认为信长已经将日本纳入手中,因此所有的人都应该追随他。

(这下子他总该满意了吧?)

虽说是即兴之作,但是信长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想赞美他,因为他的确是个需要留心的人才……当信长这么想着时,又将自己手中的白扇打开来,写下同样的话。

“在这两把扇子上面,我都写了相同的一句话,这一支再给你看看吧!”

“遵命!”

(难道他真满意得要将两把扇子都写上相同的东西吗?……)

绍巴略微松了一口气地伸手接过扇子,然后信长笑了一笑,将另外一把扇子抛在绍巴面前。

“绍巴!”

“是……是的!”

“你和松永弹正感情特别好,是吗?”

“这……这个……”

“那么这另外一把扇子,你就帮我拿到松永那边去吧!告诉他这是我和你两人合送给他的礼物。”

在那一瞬间,绍巴的脸色更加苍白。

虽说只是讽刺,但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大的讽刺了。刚刚是自己太过轻率的说话,才会被信长嘲笑为盲目的追从者。不过如果再深一层考虑,对方的意思是:“——假如你真有心追随我,那么就去说服松永弹正,要他向日本强者信长降服吧!”

应该也可以把他的话想成这个意思。

“明白了吗?你愿意帮我把它交给他吧?”

“是……是的!我一定会交给他的。”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啊!……)

绍巴双手平伏在信长面前,心里有股很大的震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