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永禄十二年之计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永禄十二年之计

一股狂风吹起,朝着巨木而来。

当然不只是越前的朝仓而已,连甲斐的武田氏也想牵制信长,而他那一流的苦肉手段也开始策动了。

信玄一方面是信长的同盟,另一方面又针对松平改名的德川家康而活动。他们彼此达成密约,约定今川义元的遗领骏河和远江由两人瓜分,并且暗地煽动义元之子氏真,使得家康家中的叛乱一波又一波地出现,而这些都来自于骏河方面。这是因为信玄认为越后的上杉谦信是个难缠的敌人,所以他也许是想一举从远江而攻入三河也说不定。

因此,他以进出远江为最好的食饵而向家康进言,在家康与信长之间挑拨是非。而家康的领内也起了一波波的反叛作用,这是信玄一流的策略,也为自己开拓了上洛之路。但是对信长而言,这是迫在眉睫的危机。

三河的反叛势力有增无减,几乎是难以期待家康的援军了。永禄十一年(一五六八)末,信长成了这巨木,到了十二年,更是整个进入需要戒备的暴风圈了。

这时的信长三十六岁,同盟的家康二十八岁。

越前的朝仓与甲斐的武田,这时都已经做好了排除信长的作战准备,虎视眈眈地等待机会的来临。如果信长稍有丝毫疏忽,将会导致全军覆没。

然而在这么紧迫的气氛之下,信长却是悠然自得地迎接着新年的到来。

“藤吉,这真是个好年头啊!”

从元旦的拜年、次日的开始工作、五日的整理马匹,一直到六日的早上。

大地布满了霜,来到了距离一座山之远的北陆路,又吹起了大风雪,可说是天寒地冻。

“真是个好年啊!”秀吉以如同往昔一般的语调如此说着:“要钱有钱,兵力也日益强大,看来天下是朝着我们大将一方而来了。”

“嗯!你看得见天下朝我这一方走过来吗?”

“是呀!我秀吉的眼睛可是千里眼呢!”

“怎么样?三好政康他们何时会起兵呢?”

“唔!我看今天六日,他们也应该要攻入本圀寺了,而公方先生现在应该是感到震惊的时候了。”

“你是这么想吗?但是我认为比公方更害怕的倒是朝仓的那一方呀!我对那一方面比较感兴趣。”

“哈哈……说得也是,本来朝仓义景要等到赏花时节才来攻打,他认为那时候是最好的季节,但是没想到却这么快就要在雪中行动,他一定对三好的残党如此快就行动而感到惋惜。”

秀吉说完大笑出声,而信长也发出如女人般奇特的哈哈笑声。

“对信长来说,朝仓可说是可喜可贺的亲戚呀!”

“正是,他特别为大将做了大将想做的事,我们想做的事情,他都为我们做了。”

信长未予作答。

“你准备好了吗?藤吉。”

“是的!只要从京师有消息来到,那么我立刻就会出发,人和马都已经选好了。但是,大将,说来也奇怪呀!围攻本圀寺公方先生的人数,竟然是大军吔!”

秀吉在那里用指头比着大圆圈说着:“有三好政康、三好长缘、药师寺贞春,还有松永弹正久秀也加入其中,都是三好的残党,这已经是一大势力了,而大将却叫我带领一百五十骑人马去驱散他们。”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信长苦笑地说:“我担心武田和朝仓会利用这空档来袭击我信长,所以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哈哈哈……说得也是!”

秀吉又急忙地说:“对!对!对!你等着看就是了。总之,永禄十二年是美好的一年呀!大将,我要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手腕。”

就在此时,随从拿了茶进来,他们对看了一下,又笑了起来。

“报告,从京师的明智先生那里有快马前来。”

侧役的森三左卫门变了脸色地跑了进来。

秀吉与信长两人对看了一眼,又笑了起来。

“快马?在这大过年会发生甚么大事呢?马上叫他到庭院来。”

两人故作惊愕地站了起来。

看来他们两人并没有把三好残党要叛乱之事告诉三左卫门。

三左卫门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并将已经站在庭院花盆边一位全身汗水淋漓的年轻人带了进来。

“明智的手下,主公有话要赐给你,你就直接回答主公吧!”

“是的!”年轻人就平伏在那里。

“到底发生何事?你先冷静一点。”

信长站在木缘边,他大声地说。

“是发生一件大事!在阿波举兵的三好政康,还有长缘及政长,在这个过年,从阿波的摄津攻了进来,同时松永久秀和岩成左通也一起攻打入京了。”

“甚么?三好的残党攻打入京?他们的人数与本阵如何呢?”

“约有六千,他们驻扎于东福寺,围困将军家的本圀寺……”

“甚么时候的事?”

“四日早晨。”

“我方的装备呢?”

“有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等,而敌人已经追攻入京,至于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我是奉主君之命火急前来告知大将的。”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退下吧!”

“是的。”

“放心吧!我信长会立刻入京,将那些贼徒一网打尽的。三左卫门,你带此人去休息吧!”

“是!”

三左卫门带着那名年轻人离去之后,藤吉郎秀吉又看着信长微微地笑了起来。

“全部都如你所预料的在进行,大将!”

“闲话少说,马上出发吧!”

“带领一百五十骑人马去驱散为数六千的大敌,真是派给我一份好差事呀!”

“使者都来了,说话可要小心点。有谁去把我的铠甲拿来吧!”

信长大声疾呼着。信长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无可奈何。他说:“松永久秀这家伙毕竟还是背叛了我……”

“是呀!大将,你一定要亲自出马,让他立即束手就擒。”

“是的,一定要让他乖乖地投降,不能再反叛我。他敢反叛我,也表示他是个大人物呀!”

“那么,我们是准备带领大军前往吗?”

此时,秀吉大声地喊道:“发生一件大事了,有一件大事发生了,有人在这过年在京师造反了。”

他边说边跑了出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