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龙虎军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龙虎军略

信长到相国寺拜访家康,是翌日的八日。

京里的樱花已是含苞待放,性急的人们也到处打听樱花的名胜之地。

知道信长的来访后,家康也亲自到大玄关来迎接。

“呀!应该是我前去拜访,居然让你先来看我,真不好意思。”

“不!不!你对京师不熟,而且我也是在旅行途中,并未进入二条的皇宫内。”

信长轻轻地摇了摇手,来到了客殿之后,又重新看着家康。

家康在六岁时,曾以三河的人质而留在信长家,后来到了二十一岁过年时,家康来到了清洲城与信长结为同盟……

而今年二十九岁的家康,这一回可说是与信长第三度的会合。

“三河的亲戚呀!……”

“是!”

“往事真是令人怀念!我们已有八年未见了。”

“是啊!是啊!真令人感慨万千!”

“我已经如约踏上了京师之地,而你也履约向东取得了远江,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该如何巩固。”

听到信长说到这里,家康举着手告诉大家说:“你们都出去!”

于是跟随进来的酒井忠次、大久保忠世、本多忠胜等重臣,都退了出去。

“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一样的细心!”

“是的,要是被他们听到了,使得事情泄露出去,让他们成了被怀疑之身,这是不智之举啊!”

“原来如此!没错,如果真的泄露出去,那么怀疑他们,实在是不智之举,你真是用心良苦。”

信长眯起眼睛,细细地打量着日益强大且庄重的家康。

“但是这件事情是不可能会被泄露出去的,亲戚!”

“是啊!这么说来,你攻打越前的那些士兵,都是从常乐寺里新召集来的喽?”

“哈哈哈……”

信长笑了。

“还是被你识破了,而世间的人会以为那纯粹只是因我信长喜好相扑比赛罢了。”

“对于你的才略,我始终都是十分佩服。”

“不!不!该佩服的是你,我以为无人知晓,但还是被你识破了。不!这也实在是因为我担心本国的事情,所以才把大部份的兵力都留在岐阜了。”

“这么说来,这个春天,朝仓先生也不会前来京师喽?”

“应该不会来吧!亲戚!朝仓已经派人告诉公方先生说我有取得将军的野心了。”

“原来如此……”

听到这件事情,家康似乎并不吃惊。

“这么说来,公方是个不能吃苦的人啊!这样他就注定输了。”

“哈哈哈……正是!那像你天生就能吃得苦中苦,因此才会变成人上人,像你这样的人才能抓住幸福。然而他却只是静静地等着不幸降临,生性犹豫不决……即使他不是乾坐着等不幸到来,不幸也会找上他的。”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啊!”

“正是!这样也好,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对他抱着太大的期望;不过,你自己也要当心。”

“你是指……公方吗?”

“不,武田哪!”

“原来如此……”

“既然我们已经证实朝仓派了使者到公方先生这边来,就表示他一定也会派使者到武田那边去。”

“哈哈……”

这时换成家康感到有趣地说道:“这么一来不就变成公方、朝仓、武田势力联合起来讨伐织田和德川吗?他们或许会这么说呢!”

“是啊!他们说不定就是这么说的,亲戚!在那之前,非要击溃朝仓不成!”

“对!正如你所识破的,我的兵力都已经在京师召集起来,而且在常乐寺的那些人也足够补充我所有的兵力,再加上我又略施小计以赏花为名义,因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识破这件事……”

“那么日程呢?已经决定了吗?”

“嗯,这件事情嘛!……”

信长屈指一算:“明天我就要移居到将军的新邸,着手准备赏花之宴。如果可能,我想多招待一些大名及公家众,当然还有能剧的表演。这一天……我看看……十四日,我想就十四日吧!”

“十四日……”

家康像是要加强印象般地问道:“武家还有谁呢?”

“有你、伊势的北畠、飞驒的姉小路……这些都是国司,此外还有畠山高昭、细川藤孝、一色式部大夫……”

信长又以手指计算着:“对、对、对!还有上次背叛的松永弹正,我也把他叫了来,凡是居住在京师附近的公家众,在可能范围之内我都将他们召集来。至于演能项目,则由观世大夫及金春大夫二人负责表演第七番舞,我已经派友闲法印通知他们了。三天之后,将有这个月中京师最著名的赏物扭转乌纱帽公开展示,你可以好好见识见识!”

“这个月中京师最著名的赏物……”

“正是!我要让大家以为可以在这里好好享受这世间的美好春景,更何况我们也要等山那边的雪溶了才行啊!”

“等雪溶化,需要那么多时间吗?”

“听说今年的积雪较厚,虽然已经有许多人从那边来到这里,准备观赏扭转乌纱帽,或许会迟个二、三天,但大致上就是这样了。”

“我明白!”

“对了,从四月开始,我和丹羽五郎左会到堺港那边去……”

“原来如此!”

“虽然是以蒐集名器名物为名,然而我信长却还不曾摸过茶道的茶杯哩!我也得去摸摸看!”

“哈哈哈……”

“很奇怪吧?有时候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极了,因此在那些堺众之间也造成了大骚动。”

“就是嘛!……在乡下长大的家康我也很能明白这件事啊!”

“到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转移到堺港那边去,我们就表面上假装要回国……私底下却是准备作战!”

“照这么说来,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正是!我会先你一步离开,之后你再到近江的坂本与我会和;也就是说我会比你早一步离开京师,在坂本落脚,然后朝越前出发。不过,武田并非一株草,因此我们必须如旋风般吹起,在河中与他决战。”

“对于你的细密计划,我会牢记在心。”

“那么现在我们就尽情沉醉在京师的春景中吧!”

“哈哈哈……对我家康而言,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甚么?你看我信长还不是得装出一副很喜欢茶道的样子!”

“唉!无论如何,这毕竟不是件坏事呀!”

“一切都是为了天下,对吧?亲戚!”

“所言甚是,如今最重要的事,就是割除乱世之瘤啊!”

“没错,就是这件事,就是这件事。好了,你把那些侍卫都叫进来吧!他们也都经过漫长旅途才来到这里,而且又是我亲戚的部下,我有些礼物要送给他们哩!”

“遵命!”

说到这里,两人又互看一眼,然后微微地笑了起来,又回复平常的样子。这时,家康举起手来拍道:“喂,有谁在那边吗?我们的谈话已经结束,大家赶快出来和织田先生打声招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