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黄金与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黄金与铜

“权六先生,对上总介殿下这一战失败了吧!”

“是的……这都是我权六不明事理,才导致这种结果。”

“这么一来,变得很棘手了!”

“为了表明我的诚意及请求对方的谅解,我剃了头。”

“你剃了头,向上总介表示你的歉意……这样事情就能了结吗?”

“不能。”

权六很干脆地回答道。

“那位性情刚强的信长先生,说不定明天就会来到这城里。所以,我才必须连夜过来,请求母亲大人的原谅及帮助!”

“我……你说我能做甚么呢!”

“很抱歉!想请您明天一大早,以您的名义,派遣使者到清洲去,好吗?”

“到上总介那儿去……要以甚么名目派遣使者去呢?”

“是的。对这一次的事情,我这做母亲的已经狠狠地责怪了信行公子扣权六,而权六也非常后悔自己的所做所为,他剃了头来表示他的悔过,今后他一定会谨言慎行。为此,我也特别把他们两人带到清洲来向你道歉。这次的事件,也请你看在这做母亲的分上,原谅他们吧……我想就这样说是最好的,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么说……要不然就连香林院的生命也不要的意思了。”

“是……我权六,决不是爱惜自己的生命,而是,这次的事件会祸及殿下的生命,所以,才……”

“我明白了。那么,就照你所说的去办吧!但是,为了慎重起见,我再问你一件事。我带着你们俩去向上总介道歉,但要是他只原谅了他的弟弟信行,而不原谅你时,你怎么办?”

“这当然只有……”权六在回答的同时,用手势比着切腹的动作:“我的责任就是要帮助殿下。而如果他们兄弟两人能合好的话,就算牺牲了我权六也在所不惜呀!”

“我明白了,那么明天一早我就派使者前去。”

“非常感谢……”

权六说着,回了个武士礼,走出了走廊。

到底不愧为信秀所托付的家老呀,他已醒悟了,他的行为也随之改变,做得合情合理。

随后,他又转往信行的行宫去拜谒。

信行皱着眉头,一脸苍白,由夫人陪着他喝酒,当他看到权六的样子时,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

带着责备的口吻指着他的头。

“为了这点挫折,就这样……这会影响到士气的啊!”

“这么说——殿下还有意思要和清洲的殿下打仗了。”

“当然!我还有犬山城的信清、岩仓城的信贤、信宏。信宏的妹妹是美浓斋藤义龙的太太呀!来吧!喝了它吧!权六。”

权六正颜厉色地回看他,摇了摇头。

“现在正是自我反省的时候,不可如此。”

“自我反省……谁叫你反省的?”

“第一,我必须向您道歉。”

“我又没生你的气。”

“第二是香林院居士,第三是信长殿下……”

权六以严厉的口气说着。

“刚刚我已经到香林院居士那儿负荆请罪,请求她的原谅。”

“甚么?母亲大人……你已经去过了?”

“是的。而且我请求下旨,为了表示悔意,特别剃发修行,明天一早就会派使者去告诉信长殿下。”

“原来如此……把母亲大人给请出来,这样可以骗过我们的敌人了。”

权六听了又悲哀地想哭了。

虽说是好强,然而有人可靠时还是要马上投靠对方。在他内心里还是怕着信长。

(这二人的价值不同。是黄金和铜……)

换句话说,误把铜当黄金看,等到清楚那只是铜时,却惹了一身铜臭,对权六而言,这是他误己又误人的结果。

(怎么会是这样呢?)

“殿下。”

“嗯!”

“现在已全权委托香林院居士。明天由香林院居士和我们一同到清洲的殿下那儿去请求他的原谅吧!”

“到清洲?三个人……”

“是。”

“不可以!这么一来,我们不就落入哥哥的陷阱里去了吗?特别跑去让别人杀……我绝不去。”

“你想想,为甚么我权六要特别去麻烦香林院居士与我们同行,这其中的意义难道殿下您还不明白吗?万一,信长殿下真的要那样做的时候,还有香林院居士可做挡箭牌啊!再怎么厉害的恶鬼也不可能杀自己的母亲吧?”

“喔!原来如此……”

毕竟自己也没有甚么更好的意见,于是信行突然叹了口气。

“说的也是,有母亲大人在一起的话……原来这是个妙策。好吧!这样我们又可以暂时蒙蔽住敌人,等待下一次的机会了。”

权六并未做答,只说:“那么明天一早,请您做好准备。”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暗地里摸了一下自己的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