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悲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悲秋

另一方——香林院和柴田权六一同来到阿浓的房间时,看到了那本以为在垂死边缘的信长,却和上次看到他时一样的健壮,使得他们都变了脸色。

“上总介殿下,你不是生病了吗?……”

信长红着两眼看着母亲。

“母亲呀,拥有我们这些孩子真是您的不幸。从那以后,信行又计划来杀我,派刺客到清洲的城里来。”

“甚么?信行?……不!不!怎么可能呢!那一定是你误会他了!上总介。”

“好吧!母亲,我就让您见见证人吧!”

柴田权六默默地点头,爱智十阿弥听了这句话立刻明白地站了起来。

“起来!走呀!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

他就以一如往常似的调调说着,带着两个手都被绑在身后的侍卫进来了。

一个是身穿平民服的,一个是穿着武士用的鞋子。香林院往穿武士鞋那人的脸看去的同时,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擦了擦自己的双眼。

“你!你不是佐佐藏人吗?”

“好吧!在藏人之前,先叫又藏把详情告诉母亲吧!你仔仔细细地说,我就饶你一条命。”

信长说完之后,那身穿平民服的就开口说话了。

“我的名字叫做武村又藏,原本是三河国吉田的浪人,两个月前武藏守先生雇用了我。”

“他为了甚么而雇用你,说呀!”

“是的。他命令我来刺杀上总介殿下,因为殿下每天都来到市场,可利用市场人多混杂的机会来杀他。”

“你到底刺杀他了没有?”

“在市场没有下手的机会,同行的有五个人,我们就在五条川原没有人的地方把他给围了起来。”

“嗯!这倒是个妙计。然后你们就袭击他了?”

信长就像在讯问别人的事似的面带微笑。

“信长终于被我们五个有武力的人所围困住了,然后,好像掉下了马。”

“嗯!嗯。你们上前去围住他,他就从马上掉了下来……好像是这样吧!”

“我们是这样看见……然而,他却没有从马上掉下来。我们以为他掉下来,所以才向前去,结果,五个人都被活捉了。”

“是被信长一个人吗?”

“是的,他实在是个如鬼神般的人……在那儿我们其中的三个人被命令要回到武藏守先生那里去报告说上总介殿下落马了,好像发疯了似的。其中的一人被杀了,剩下的一人就是为了今天而留下来的证人。以上,我所说的可对天发誓,句句实言……”

香林院听到这里不由得微微地颤抖,尖叫似的对那人斥责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

“上总介殿下,你为甚么找来这么可怕的人,说这些虚构的事情要来陷害你弟弟呢……”

“母亲,您再继续听下去,就知道和我信长是同母亲的兄弟,他是如何陷害我的。藏人,你又为何穿着那武士的鞋子出来呢?说呀!”

藏人已经吓得牙齿打颤,嘴也合不起来。

“这……这……这都是武藏守公子的命令。”

“你奉甚么命令来的?”

“今天,在天守阁要杀了重病的上总介,杀了他之后,会从窗口边打暗号出去,到时,就带着兵队冲进来……他是这么命令我的。”

“确实是这样,没有错吗?”

“是。”

“然而却没有收到暗号!”

“这当然不会有了。新雇来的浪人被捕了,再加上殿下又是这么健壮地坐在这里呀!”

“说要杀信长的真的是他吗?”

“是的,就是他!他说香林院居士是我们的挡箭牌,我们一定可以亲手杀他。为了怕杀他之时,有人来阻拦,所以叫都筑十藏跟随在身边,看守那些前来阻扰的人。他说杀了哥哥之后,香林院居士和其他的家臣也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在今天之内他就可以成为尾张的主人了。”

“好了!”

对于渐渐放松自己而说个不停的藏人,信长压制他,叫他别再说下去了。

“母亲呀!就如您所听到的……今天,同样都是您的孩子,但其中却有一个是非死不可。”

香林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被惊吓得直朝着藏人看去。

那不只是不认识的浪人所说的话,就连信行身边最得宠的臣子藏人,也身着武装地这么说道,这实在叫我不得不相信呀!

停了一会,香林院喘着气说着:“权六先生,你为何沉默着呢?为了信行所做的事,你还不赶快向上总介殿下道歉吗?你这样对得起死去的主公托付你做信行家臣的责任吗?”

“很抱歉!”

权六像是吞了口苦水似的低声地说道:“连我这个权六,都差点喝了武藏守公子所盛的毒酒啊!对吧?藏人。”

藏人吓了一跳地说着:“是!这也都是那个主君的命令。”

“够了!”

信长又斥骂他。

“十阿弥,把这两人带走。放了浪人,至于这藏人,取他的头来。”

“这……这……这……”

藏人很狼狈地想说着甚么,十阿弥却在此时对准了他的侧脸狠狠地赏了他一记耳光。

“你是造成你主公犯错的不忠之人,还有甚么话说,站起来!”

当那两个人被带出去之后,四周突然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声音。

对一个做母亲的而言,没有比这更感到可悲的了。不杀就会被杀的这种乱了人伦的事,这不是信长的错,但也不是信行一人的错啊!这是生在战国时代,人人为了生存而对他人无法包容与宽恕的一场悲剧啊!

走廊上又传来了脚步声,长谷川桥介和河尻青贝走了进来。

“报告。”

“嗯。”

“武藏守公子,他知道自己已无法再逃而承认了所有的罪状,他说这全是他的错,堂堂正正地自行了断了。”

“甚么?信行说他错了吗?”

“是。”

这两个不善于撒谎者,对此谎言也只有默默地低着头说。

“母亲大人,就如您所听到的,这也是不得已的啊!”

信长这么说的同时,香林院掩面出声地哭了起来。

所有的重臣及浓姬在这一时之间,眼眶都红了。

“权六。”

“是……是。”

“信行既然已自行了断了,他所留下来的孩子将来都会封予城堡的。”

“在那之前,你就是末森城的城主。赶快回去宣布我的旨意,若是有人不愿在你的领导之下,那么就撤了他们的职位。尽心地抚育那些孩子,使他们成为有用之人。”

“是……”

就这样的,兄弟间终究避免不了流血,然而,这个悲剧的结果,也断了织田家内部的祸根。上总介信长总算可以全心对付外敌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