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春天的布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春天的布棋

又到了春天来临的季节。

五条川原上的猫柳树,就像是披上了一层白棉花似的,风向也渐渐由北转为东了。今年的春天要比往年来得早一些,三月都还未到,樱花就已点点地绽开了,如同往年,清洲城城里到处都可以听到黄莺的啼叫声。

今天是三月七日——

浓姬看见了上完早课回到城里的信长时——

“殿下,恭喜你了!”她双手并齐地放在榻榻米上向他打着招呼。

“甚么事要恭喜我啊?拿衣服来给我换。”

信长把湿透了的上衣脱下来丢在一旁,他发觉到近来的阿浓比以前更美了。

身边多了三个小妾在侍奉,就连浓姬个性这么强的女子,也会很用心于自己的打扮和穿着了。

“哈哈哈,你还说呢!那当然是恭喜你又得一麟子呀!”

“甚么?又生了?”

“是呀!这是第三个宝宝,真是可喜可贺呀!”

早在去年,长男、次男都陆续地诞生,这次是第三个男孩了。

(当然,那有不高兴的道理呢!……)

浓姬心里这么想着,这个信长一定不会把它表现出来的。

阿类生下第一个男孩时,信长就怒气冲冲地进了产房说:“嗯!这就是我的孩子呀!他的脸真奇妙。”

又说:“——好吧!他的名字就叫奇妙丸好了。”

“殿下,这不是在开玩笑吗!他是织田家的长子呀!”浓姬在一旁急了而插口说道。

“——奇妙这名字有甚么不好。奇妙就是奇妙。人间所有的事都是奇妙的。奇妙丸……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名字了。”

然后,第二个男孩是由奈奈所生,那时候的信长又是这样地站着低下头去看那婴儿。

“——这孩子好奇怪呀!头发怎么这么长呢?好像可以用一根茶棒把他头发给绑起来似的。好!他的名字决定好了,就叫茶筅丸好了。”他这么说完之后就出了产房。

浓姬刚开始很生气。

她严禁自己的嫉妒。而由这三个母亲所生下来的孩子,她都要把他们当作自己亲生的孩子。将他们教育成伟大的武将。这样想的浓姬对于丈夫的命名,一直耿耿于怀。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因为她明白信长已经脱离了这一家一族的束缚,他也不再定睛于尾张一国了,他望着更高、更远的目标前进着。

要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这世间不管到何时都还是人间地狱。就拿父亲道三的死,和自己丈夫的弟弟武藏守信行的死来说,这都是骨肉相残的“蝮的生存方式”,但那也是这个时代人们的生存方法啊!

在这混乱的世间,信长开始找到一个着眼点。

(要让这世间,有个新的秩序诞生。)

不!难道是我吗?我可以吗?这时的信长似乎对自己还缺乏信心。

但无论如何,对于现在的这种去杀、被杀,永无止境杀下去的常识,就必先攻破这个无止境的人间地狱。他似乎是这么想着。

但这也意味着,信长的生活方式全然脱离了常轨。然而,在他脱离常轨的生活方式里却有着他的准则在,他也期待着孩子们能了解到他的准则,为此,他对他们的命名,也不同于其他的人。浓姬这么想。换句话说,他之所以如此命名是意味着,难道没有理想而有个好名字就好了吗?这是他对此世间的反讽。

“殿下,现在赶快去产房,和你的孩子见见面吧!”

浓姬等不及他换好衣服,又催促着。

“今天是几号?”信长假装不知的问道。

“是三月七日。”

“好!你就代替我去一趟,说我为他取名为三七丸。你就这样地告诉深雪好了。”

“殿下……”

“甚么事呀!这是三男,叫三七丸,以自己的生日做为名字,这很好呀!”

“我不是在说名字的好与不好,我是说难道殿下不想看看自己孩子的脸吗?”

“甚么?这种话不像会是你说的,阿浓,你怎么问这种笨问题呢?”

“想看又假装不去看,看看这孩子也为他祈福,这难道不是做父母亲的心情吗?”

“我饿了,拿饭来!”信长不太高兴的叫喊了之后,又笑着说:“要使这世界成为更好的世界,这才是做父母亲的最大心愿。而且,这孩子又不只我是他的父母亲,等到七夜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了。我忙得很,同样的事情,不要叫我说两次。”

浓姬知道正如自己所想的之后,也急忙地吩咐佣人们传膳上来。

说的也是,自从信行死了之后,他这个人好像又多加了一层味道。而与其说这是一种味道,倒还不如说是一种相当大的成长。

在我的这一生中,我该如何地活下去呢?类似于这种问题,渐渐地……

“——就是这个,这就是我的人生。”

他确立了自己的方向,自己的目标。

现在,尾张的国内有一位自称是比信长低一级的贤能人物。而这贤能人物,也是在这夏天垂着尾巴来的,信长也不把他当作问题看。

信长吃完饭后就马上出了房间,向北边的天仓去了。

北边的天仓里,有着去年的秋天从那市场捡来的一个老乞丐的老佑笔,叫根阿弥一斋,把他关在这一间,好像是在养病的样子。病名是“中风”,半身不遂。

佑笔的右手,因中风而不听使唤,如同尸体一般。然而,信长却没有抛弃他。

“——这老人,对我的习性、脾气都了如指掌。若是就这样地放了他,万一,流落到了美浓的斋藤义龙,或是骏河的今川义元那边去的话,唯恐会坏了我的作战计划。所以还是收养着吧!”

对于他的近臣及堡里的那些女人们,他都是这么说的。

“根阿弥,你近况如何啊?”

除了有个小仆人每天按时送饭菜来及清理他的身子之外,在这一角几乎都没有人来过。

每当那小仆人来时,在那微微发霉的臭气间,根阿弥就把桌子转向窗户边,他只有眼睛还相当的好,常常绕着自己喜欢的文物。

然而——当信长坐在他桌边的时候,连话都说不清楚的根阿弥却从书本间拿出几封书信放在信长面前。

“我这边都已准备好了。”

“我看看,哈——这不是武田信玄的笔迹吗?”信长拿起一张纸在手里看着说:“写得不错,真是雄浑的字迹呀!可是,你的伪笔在那呀?”

这么一问!根阿弥就从喉咙深处发出不可思议的笑声来。

“嘻——事实上这个就是我的伪笔呵!”

“甚么?这就是。”

“连殿下都分不清楚。那我也算是完全地学会了武田的字迹了。殿下,这是斋藤的。”

“嗯!就连义龙自己也会看错的呀!你学的可真像!”

“说的也是,赴骏河的间谍有甚么消息来吗?”

根阿弥面不改色的提起他那不能动的右手,很流利地在纸上写了起来。

“——今川义元,武田信玄”都有各自的署名,每一笔划都丝毫不差。

“殿下,接下来这两个人都有野心夺取天下,然而,这两个人却绝对无法治理这天下的。义元也只不过是取代了足利将军,而一心想要拥有权力而已。信玄同是源氏的子孙,所以,他想就算自己当了将军也是名正言顺的,根本就没有新东西在他肚子里。这些没有内容的草包在那里争权夺势,就算再争上百年,也一样没有结果的。在此,如果有一人,能集新的观念及力量于一身,那么就有可能结束这战国时代。”

“这个我明白。”

“是!我太罗嗦了。织田家有着让人更新的观念,又能勤政爱民。所以,连我根阿弥都愿意为之效劳。但是,殿下,若是在此让今川义元给踏平了,那么我们就一无所有,全部付诸流水了。”

现在,换成信长笑了起来。

“中风的呀!你也未免太多嘴了吧!根阿弥。”

“非常抱歉,不小心说溜嘴了。”

“嗯!今天我拿来了笠寺的户部政直的书信来,现在就开始抄写吧!”

“哈——拿到了户部的字迹了呀!这得好好利用……或许这可以压制义元的上洛之战也说不定!”

两人谈到此,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这也是因为他们综合了所得到的情报,得知今川义元对上洛之战已有了万全的准备。

当然,这么一来的今川势力必定全力突破三河和尾张的国境。

以前,虽然是织田家把三河的安祥城弄到手,但现在这个国境线却因为义元的上洛之战而岌岌可危。

安祥城虽说取回来了,但现在的冈崎城却由今川家守护着。在父亲信秀时代织田家的重臣鸣海城的刚勇、山口左马之助,今天都已归顺今川,占领了大高、沓挂两城,在那中间的丸根、鹫津等要塞也被控制住。鸣海城是隔着热田川的笠寺的城主户部新左卫门政直所主持。这也是当初织田家内部在争家督时,导致他投向今川家。

而这笠寺城,可说是义元要攻入尾张的咽喉地带,非常重要,他们以此为重要据点。为了要加以监视,义元更是派遣他的心腹冈部五郎兵卫在大蛇岳建筑了围墙。

如果就这么置之不理,则有可能尾张不是受到由东方来的侵略,而是大家背叛织田家,就如山口、户部等叛臣卖主求荣一般,这是可想而知的。

但也不能因而出兵,一旦出兵,那就导致义元的大军前来呼应,这不成了诱敌入尾张了吗?所以,这可说是又痛又痒,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殿下,就连殿下,对这地方也束手无策啊!”这是根阿弥上次和他会面时所说的。

“怎么会束手无策,如果这种场面就能难倒我的话,那么我又如何能在这乱世里有一番作为呢!”信长豪放地笑着说。

就在这事发生的几天后,现在已是今川家的忠狗笠寺的户部新左卫门政直每天都会向义元报告尾张情报的书信被拦劫到,而交到信长的手里。信长这个人也真能想出用伪笔信作为策略之一,为此他平日的准备也终于被派上用场,诚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好!那么我就说伪书的内容给你听了,根阿弥。”

“是,我已准备好了。”

“文件由你想。寄信人是户部新左卫门政直,收信人是我信长。”

“原来如此……你要让义元以为他反了。”

“安静点写吧!好!这是由户部送来的书面报告……近来的今川义元。”

“近来的今川义元……”

“正当内政多事,又逢想举兵西上,为此,我也努力让他早日决定西上……”

“正当内政多事,又逢想举兵西上,为此,我也努力让他早日决定西上……嗯,这倒是个很妙的内容呀!”

“叫你闭嘴写,好了吗……以往,尾张一直伪装内政多事,所以,谨慎地不敢出城进攻。今逢今川义元大举西征之际,鸣海、笠寺会假装跟随他,我已和山口左马之助协谈过,我们只等着您的命令,断却他们的后路,和本队的军队做夹杀计划,一定取得义元的首级回来献给您。”

“嗯!”就连根阿弥的双眼也都圆睁了:“内容就是这样,由那个户部新左卫门写给殿下的。”

“是的!好了,如此一来,我们这边暂且没有必要出城去攻打今川,也不怕他来攻打了。”

“您真是高明!”根阿弥拍拍自己的额头说道:“照您这么说,户部和山口都是殿下的大忠臣了。”

“不要多说话,赶快把它写好。”

信长这么说着,就走了出去。根阿弥一斋又成了原来半身不遂的病人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