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藤吉战法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藤吉战法

信长离去之后,前田又左卫门利家再度向这位身着奇怪藏青色阵羽织的男人看了过去。

又左卫门早在犬千代时代,便对信长又敬又怕;但如今信长竟然要他将这个看来似乎狂人而又多嘴的男人带到足轻头的藤井又右卫门那里去!

叫我带他去的意思,也就表示他想用这个人罗!

(如果信长决定用这个人,就表示对方一定有其特色……)

“唉!你的名字叫木下,是不是?”

“嘿!嘿!嘿!对!我就是木下藤吉郎。”

“你刚刚说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世上的事没有一件你不知道的,是吗?”

“是啊!我刚刚是这么说的。然而那些都不是真的啊!犬千代先生。”

“甚么?犬千代也是你叫的吗?”

“嗯……真是抱歉!我本名叫尾张中村,生父的名字叫木下弥右卫门,当了百姓之后,才改名为弥助。至于我的养父,则是竹阿弥。无论如何,我的父亲曾在前殿下信秀手下当过小官,而我正是那小官的儿子,现在名字叫藤吉郎。刚刚那些话都是跟你开玩笑的,因为我一开起玩笑,就无法停止,胡言乱话,希望你不要生气。如果可能的话,就全把它忘了吧!”

藤吉不断向他点头道歉,这使得一向拘谨的又左卫门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这到底是怎么的一个人呢?好像还是有点奇怪喔!)

刚刚他在众人面前那般威武的呼唤着,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人时,他却显得如此谦卑!不断的搓着双手,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并且不停地向我点头道歉。

“这么说,你从前就认识殿下罗?”

“不!就当作我不认识他吧!这样比较好。今天虽然是我们初次见面,不过还真是谢谢你啊!……因为为了将来,我算是由前田又左卫门利家先生推举给大将信长公子,这样比较好……我想这样应该合情合理吧!”

“甚么!我推举的?……”

“嘿!嘿!嘿!真是非常感谢你,现在让我帮你把马带过来吧!藤吉郎现在愿意为你牵马。”

前田又左卫门不知如何是好的仰头重重吐了一口气。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男人啊!不只是他的外表形貌而已,连他的行为也极为特殊。前一刻还直接大喊别人的名字,现在又拚命向你低声下气;刚刚还吹嘘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下事无一不晓,现在他又告诉你这些都不是真的;此外,他又让人以为他跟信长有几分熟悉的样子,然而他又说算是我又左卫门推举他,这样对将来比较好……,真是叫人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不仅如此。即使他随便胡说八道一番,却能让人对他没有丝毫的厌恶感,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啊!

反正信长也不太喜欢一般的人物或依循常理而走的人,所以他一定是看到这个奇怪的男人具有某种特色才会想要雇用他。一定是这样的,没有错,一定是!

“好吧!我正想走一走。你去把马牵过来吧!”

又左卫门再度看着这个人。说他像人嘛,却又有点像猴子;说他像猴子嘛,他又真像个人,而且又穿着一身奇怪的阵羽识。他很想对这个奇特的人加以试验,于是他便先走了几步,并且说:“你刚才说写在纸上的兵法战术与野武士的战术不一样;而你对野武士的战术很有心得,是吗?”

“是的!我对这方面相当有研究!”

“你说相当有研究,这未免太自负了吧?野武士的战术和一般兵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是啊!是啊!如果使用一般兵法,即使像前田先生你一样拥有一座城池的大名,也会立即被打败的。但是,如果采用我藤吉郎的战法,就一定不会被打败。”

“甚么?……哈哈!我想你又开始吹牛了。”

“不!不!如果你不相信,那么我们一边走,我一边示范给你看。例如我将要攻打前田先生你的领地时……”

“喂!好!假设你正要来攻打我的领地时,你会怎么样?”

“我呀!不会像前田先生一样,对于平时就锦衣玉食,甚么事都不做,只会发威风的部下,我都不用。我的部下们,平时都是朴实的老百姓、渔夫或是打柴的。然而当我一声令下后,五十人时就是五十人,一百人时就是一百人,从那儿都可集合到这些人。这也就是平日潜伏在田野间的人,都可以成为有用之人。”

“嗯!原来如此。”

“对!当我把这些人唤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前田先生的领地上放火。”

“哇!你真懂得骚扰别人呀!”

“本来就是如此嘛!战争原本就是件骚扰的事情。当人们看见火时,会立即产生恐惧心理,如此一来,前田先生领地上的人民一定会开始恐慌。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在这混乱当中,一定会有强盗出现。”

“嗯!的确愈来愈危险啊!”

“然后等到你们完全处于混乱当中时,我就要施出我第三个策略。第三个策略其实并没甚么,只是煽动……怎么样呢?我就告诉人民:你们的领主已经无力保障你们的生活,然而你们却得每年缴纳一大笔贡奉给这位没有力量的领主,让他享受丰裕的生活……经我这么一煽动,一传十,十传百,即使你拥有再高的名分,在战争时期也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只要领主没有力量保障领民的生活,却又要他们每年供奉一大笔税时,这领主必定不是一个好人;这时人民便会与这个坏领主对抗,想要将他推翻。就这样,相信煽动言词的领民会举旗作战,一旦他们一窝蜂的拥来讨伐时……前田先生,我相信不到二十天,即使你没有被百姓斩了头而侥幸逃出,也会变得一文不名,对不对?怎么样?要不要把我的战法亲身实验一次呢?”

前田又左卫门沉着脸,默默地走着。

真的,这个穿着藏青阵羽织的男人说得一点也没错!

要是真有人利用这种手段,那么前田的领地不到二十天就会失去了。

(这家伙倒使人觉得他真有两下子……)

又左卫门担心一旦回头会被对方看出他的想法,于是故意装出不知道,挺着胸继续往前走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