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友情的萌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友情的萌生

“你说……你叫藤吉郎啊?”

“是的。我是前田先生所推举的,今后希望也能得到你的照顾。”

“你既然知道这么好的战法,为甚么不自己去实地操作而成就大名呢?你自己都不做,我想一定是吹牛吧!”

又左卫门想抓住对方弱点,于是故意加强语气的问道。然而藤吉郎却一点也不在乎的笑了起来。

“眼光太小了!你的眼光大小了!你以为我藤吉郎对这样的事就能满足了吗?你看我像是这样的男人吗?我当然可以做给你看,但是那却不是真正可以做的事啊!即使我这么做了,也只不过博得一个小小的盗贼之名罢了。再说我藤吉郎对于这些战法全都非常了解,因此相反的我也可以防止这类策动。我真正想做的事,是帮助能够治理天下、成就一番大事业的人啊!”

“嗯……所以你才想到殿下这边工作吗?”

“是啊!环视当今日本之中,有谁像殿下如此有希望有前途的呢?虽然现在他的根基还不太稳,但是我是真心诚意想成为他的手下为他做事……因此请犬千代先生将来能多多提拔、提拔。”

又左卫门被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为这个人吸引的想法感到奇怪,因此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并且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就安心了。不过,你真是一个很奇怪的男人啊!藤吉郎!”

“是啊!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唉!人啊!总是认为自己很伟大。事实上这世上的人,平凡者就是平凡者,对于略微奇怪而应该尊敬的人,却反而轻视他。所以说,在这个世界上仍然以盲目跟从的人为多。”

“哈哈!这倒是真的。不过对于你这样的人,如果有人真的轻视你,那才真是不好呢!”

“是啊!打个比方说,燕雀怎能跟鸿鹄之志相比呢?”

“好吧!那么我再问你,你有没有在武家做过事的经验呢?”

“有啊!有一次啊!”

“在谁家呢?”

“在远江。我曾在远江今川家的被官松下嘉平次的家里做过事。”

“那么,你又为甚么不做了呢?”

“那是因为他不了解我的大鹏之志啊!而且同事之间都联合起来欺负我,所以我只好离开了。他们表面上装出一副非常忠义的样子,似乎决心终生效忠主人,但骨子里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我是真正有大鹏般的志向,因此只要能做,我都会比别人多付出三倍、五倍的心力劳动着,并且拚命忍耐,当然使他们排挤我啊!”

“原来如此!这是常有的事情。”

“对啊!这个世界都是如此……还有一个让他们讨厌我的原因,就是女孩子都喜欢我吔。”

“甚么!女……女……女孩子都喜欢你?……”

“嘿嘿嘿!是啊!说到女人,你是不得不小心的啊。她们都比较喜欢勤劳的人,如果不是和勤劳的人在一起,她们就不会感到快乐!而且她们在本能上就知道这点。”

“藤吉郎……”

“是!”

“我不是要由你口中知道有关女人的事情。怎么样啊?那个女子很美吗?”

“哇!就是啊!她在远江附近是个出了名的绝世美人。正因为如此,所以家中的每一个人都特别在意她,为了博得她的好感,不时买梳子送她、写情书给她……每个人都有各种不同的花招。然而她根本不在乎其他人,单单对我藤吉郎好,并且很同情我,所以……所以啊!我跟她的感情非常好,我们之间有很深的默契,这也成为他们憎恨我的原因之一……”

“原来如此,原来在远江的小街中有如此美丽的女子。那么我请问你,她是甚么身分的人呢?”

“喔!她是一个名叫曳马野百姓家的女儿,同时也是松下家的女仆。”

“甚么?她是主家的女仆啊?……”

“是啊!一下子是盛饭的方法不对,一下子又是泡菜的作法不一样,所以她时常要跟殿下吃同样食物,这么一来就有问题了啊!”

“哈!哈!哈!这是打从一开始就存在的问题啊!想想看!在同一个屋檐下,而且又必须侍奉主人起居饮食,这样不好吔!藤吉郎。”

“但是这些在我看来,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换了别家的女孩子,根本就碰不到一起了!再说即使会碰在一起,也要费很多时间,而且也会耽误我的工作。相反的,在同一个屋檐下,不仅见面省事,在工作之余,也有更多时间相处。只要我们不疏忽自己的工作,一切不是很好吗?然而那些麻雀们却偏要惹出麻烦来。”

“我明白了!就因为这样才使你被主人辞退?”

“是啊,就是这样。反正在那儿大家都讨厌我,而她也说如果我再留下去生命会有危险,于是要我假装到尾张买东西,趁此机会离开……这就是我在武家工作的经验。前田先生,今后我可能仍会因太过勤劳或女人的问题而成为被同事讨论的对象,那时你可得帮帮我啊!”

前田又左卫门看了看这个怪人,然后移开视线。这个男人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他完全拿捏不住。但是就在藤吉郎的谈话中,他几乎忘了时间。

他说他是在尾张中村出生的,但是他话题之丰富,却使人不得不感到惊讶。举凡三河、美浓、远江、伊豆等地的人情风俗、领主领民的气质,他都了如指掌。再加上他说话技巧相当高明,又不时增添一些滑稽的动作,比手划脚的使人以为正在观赏一出舞台剧似的。

途中他们突然发觉阳光强烈起来,这使得两人立即乘马向前奔驰。当两人进入清洲城门时,早已接近正午时刻了。

“请问,藤井又右卫门先生在家吗?”

“喔!这不是前田先生吗?”

“这个人是殿下刚刚决定要纳用的,名叫木下藤吉郎。嗯……先把他带到马房那边工作。”

“是!遵命!”

“那么我是确确实实把人交给你罗!”

当他这么说完后,又回头看了藤吉郎一眼,说道:“在马房工作而不能与马交谈,一定会使你感到很困扰吧?藤吉郎!”

前田又左卫门就这么笑着离开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