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亡父的遗产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亡父的遗产

信长早一步回家之后,便在房内仰视着天空。由密探所捎回来的报告,都显示出今川义元上洛之战的准备工作都已告一段落了。

在此之前,由于使用根阿弥一斋的伪书,致使尾张、三河的国境发生变化,因此在本年中不可能进军前来,然而这种情况却不可能维持太久。

因为骏河、远江、三河等三国的大名们,都已接到命令,要他们做好随时准备应战的工作。

对此信长并无必胜的信念,甚至连对抗计策也没有。到底双方的实力实在相差悬殊。

就在此时,藤吉郎突然出现,使他茅塞顿开。

是的!就如藤吉郎所言,如果要以平常的兵法战术来对抗敌人,从一千个方法中也找不出一个能打胜仗的方法,因此一定要采取完全不同的战法……如果是这么想着时,那是绝对不会找不到的!

(好!我就凭自己的心力来想。这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我必须苦思一番。)

就在此时,浓姬端着茶走了进来。

“殿下!我看你正在想事情的样子,为了怕其他人进来而打扰了你的思绪,所以我亲自为你端茶来了。”

“阿浓。”

“是!”

“你想想两千名士兵如何骚扰两万大军呢?有没有甚么较好的方法啊?”

“嗯!你说甚么啊?……两千对两万,这不就等于一个人要对付十个人吗?只要一个个杀掉不就行了!”

“唉!唉!我并不是要你告诉我这些废话,我当然就是在问你一个人要杀死十个人的手段及方法啊!”

“哈哈哈!”浓姬笑了起来:“要是我知道这种手段,不就可以征服天下了吗?”

她边说着边将蒸好的馒头放在信长的膝上。

“即使对方正处于睡眠状态下,在杀了两个人之后,一定也会惊醒其余八个人的……或许有一个方法可行,甚至可能只有这个方法才行得通也说不定!”

“甚么方法?就算开玩笑也行,你快说啊!”

“只要让这十个人烂醉如泥,不就可以一个个杀掉!”

“甚么?十个人?使十个人全部醉倒?”

无论甚么时候,信长对于他人所讲的话,都会非常认真的倾听。而且,当他一旦有了信心时,他更会叱骂或哈哈大笑,展现出小孩般的纯真面貌。

“阿浓!我出去一会儿!”

“唉!可是我正端茶来给你啊!”

“待会回来我会喝,你在后边等着。”

“殿下,你还是跟以往一样,真是奇怪。”

然而这时已看不见信长的影子,他早已出了玄关……

这时爱智十阿弥匆匆忙忙的跟了出来。

“不要跟来!我只是去看一下马而已。”他严厉的这么说着,并迳自往马房走去。

一来到马房之前,他立即看到由前田又左卫门引介给足轻头的木下藤吉郎。他仍然以一副神妙的表情,在晴空下切着喂马的饲料,并将饲料分配好。

“猴子!你到底还是到这儿工作了。”

“是啊!对我这个片刻都不得休息的藤吉郎来说,这么站着工作,是我最大的兴趣啊!……而且您马房中的马,无论那一匹看起来都非常的优秀。”

“我不是来听你称赞我的马的。”

“我有没有对殿下说过,我是在午年出生,所以特别喜欢马……但是这些好马却是不容易到手的啊!因此还是殿下有先见之明,允许各国商人能自由的出入这里。正因为你有这样的肚量,上天才赐给你这许多好东西……”

正如藤吉郎所说一般,在信长的马房中,每一匹马看起来都是那么出色。

例如刚刚信长所骑坐的那匹有着骏足的马,即被命名为“疾风”,其次便是“月光”,它是苇毛中最好的品种。接下来是“电光”,然后依序为“风云”、“吹雪”、“龙卷”、“野分”等,将近有二十匹好马并列在一起。当这些马一看到信长时,会不约而同地以脚磨擦地板,似乎想对他撒娇一般,由此可见信长对马的爱护。

这时正是中午休息时刻,马房内没有其他仆人在。

“猴子啊!”

“是!”

“你刚说能用你的人,就能得天下,对不对?”

“是啊!我是这么说的!”

“好。现在我要问你如何能以一杀十呢?”

“一个人杀十个人……这么说来,大将!你已经决定和今川义元作战了?”

“你不必问这么多。我已想过,如果趁他们睡梦中袭击,在杀死两个人后,其余八个人便会醒来了。”

“是啊!是啊!但是可以让他们喝酒,喝得酩酊大醉不就可以了吗?不过如果是酒量很好的人,一旦没有被醉倒时,他的眼睛就一定是睁开的啊!”

“你不要说这些会令我烦恼的事,好不好?我只是问你有没有能让那十个人醉倒战场上的方法啊!”

对这么迫切的询问,藤吉郎歪着头想着。

“大将!这个方法固然可行,但还有比这更好的方法啊!”

“甚么?甚么方法?”

于是信长在乾草上坐了下来,抬着头看着藤吉郎的脸。

“十个人,十个人都喝醉,就算没有到醉的程度,只要手里拿着酒杯,人心自然就会涣散。这时,先对付对方最强的那个人……也就是先杀他们的大将,然后让对方误以为我们人数众多。这么一来,就不需要把他们全给杀了。”

“甚么?”信长很不高兴地说:“答案就只是这样吗?”

“是呀!不知是不是吃的东西不好,近来,我的头脑好像愈来愈迟顿了。然而,大将啊!您有意思要继承先前殿下万松院的遗志吗?”

“父亲的遗志?”

“是啊!那也是死去的平手政秀先生的遗志。”

“猴子!你说这话可就奇了。父亲及平手爷有要我继承他们甚么大遗志吗?”

“呀!呀!”这时,藤吉郎又显出一份极失望的表情抱着头说:“大将,你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新的事情上,却忘了你所拥有的重大遗产呀!想想看,先前殿下为何把大笔大笔的金钱送住京都以供皇宫修筑之用呢?而又为了甚么对于伊势、热田的两神庙,每年都献上供物呢?”

“甚……甚……甚么?”

“你以为那只是忠于皇朝和敬神的虔诚心念而已吧!可惜啊,可惜大将也是个不肖子孙呀!”

信长的双眼如箭般快速地投向他,甚至眨都不眨一眼地看着他。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从这猴子的口中会说出这样的话题,他全然是出乎他的意料。

回想起来,也真是的。的确,亡父对于敬神与勤皇的事情都特别慎重。就算他正面临着敌人之际,只要是有关于伊势神宫的献金,或是对京师的纳奉,他都尽其所能的去达成。

藤吉郎说这其中存在着特别的意义……

“大将,大将从小的时候,哈哈哈!就是大家所公认的小暴徒,没人拿你有办法。这件事我猴子也经常耳闻。家中没有人不受你的气,而几乎都快失去家督这继承权……但是,在这当中,就只有两个人反对这提案,一位是先前殿下万松院先生,另一位就是平手政秀先生……为甚么只有这两个人反对,他们真正的用意何在?你明白吗?”

“……”

“我告诉您吧!那就是他们两人认为能够完成他们志愿的,就只有大将您了。除了您之外,没有别人。这绝对是错不了的。而他们两人的志愿,不是要取得天下的这种大志,而是希望能够平定乱世,再把它还给天朝太子。这即是他们所期盼的。”

“猴子!你要是胡说八道,我绝不饶你。”

“好!好!但是您总得听我把话说完吧。以前,南北朝时代,日本的武将豪族分成两派地争战。一派是足利将军的将军派,另一派是皇宫派。而这附近的美浓的土岐、骏河的今川都算是将军派的。伊势的北畠、远江的井伊两家又是皇宫派的。”

“嗯!”

“当然,最后是将军这一派胜了,其结果就是今天的乱世。而先前殿下及平手政秀先生认为要救这乱世,一定要再让皇朝强盛起来做为大家的领导者不可。这是他们两人的想法……到此没有问题吧?以前,就因为将军这一方胜了,导致皇宫内族的许多人都过着逃亡的生活,流落为野武士、浪人、牢人等等。这附近也有呀!三河熊村的竹之内波太郎,尾张的蜂须贺小六等等,他们都是呀!我说一个人可以变成三人、五人,就是指着这个。大将,您曾立志要平定天下,那么我请问您,又为何忘了这些在心里感谢先前殿下的皇族子孙们呢?您既然继承了先前殿下的遗志,那么又为甚么不以更笃定的心情来拥护皇朝呢?”

藤吉郎说到这里,信长就像是突然想到甚么似的站了起来。

“猴子!”

“是!”

“等一下或许会用到,暂且将它的马绳解掉吧!”

“是!”

“从明天开始换上乘远路用的马绳,由你来带路。”

“是的,谢谢您,我绝对不会输给马的。我这个猴子,也有类似于马一般的骏足……”

但是,此时早已看不见信长的影子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