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作战准备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作战准备

信长和藤吉郎便如此快速的接近了。

在他人面前他们仍然如往常一般,信长会旁若无人的大声斥责他;然而当两人远乘至外地时,即宛如正在密商大计般的交谈着。就这样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藤吉郎便由在马房工作的仆役而换成为信长取草鞋的人。

不知从甚么时候开始,信长的小侍卫们也跟在他们后面走着。

在这些小侍卫当中,开始有人非常讨厌藤吉郎。然而过了不久,他们的态度竟然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们开始对他产生好感,这使信长感到不可思议。

这天,当信长上完弓箭课之后,便急速命令道:“有谁在吗?把前田又左和爱智十阿弥叫来!”

过不了多久,这两个人来了。

“你们两个并列坐好!”

他微微点下头,然后也微笑起来。

这两个人是信长最喜爱的宠臣,然而外人看来,很容易知道这两个人的性格完全不同。不仅性格不同,即使是长相,也毫无相似之处。一个是像女孩子般的头发浏海儿,且容貌出色。另一人则有强壮体格,且是个敦厚、重义律的武者。这两个人除了性格迥异之外,彼此也为了争宠而失和。

“又左!听说你对十阿弥老是叫你为狗感到十分生气,是真的吗?”

又左卫门抬起严肃的脸,点了点头说道:“犬千代是我的乳名,我现在称为又左卫门利家。”

“哈哈哈!而十阿弥却还跟以前一样,老是叫你狗,对吧?”

信长如玩笑般的看着两人,比较一番后微笑道:“嗯,一个雄健的武者,被留着浏海的十阿弥叫成狗,当然会不高兴。十阿弥,你这样做不对喔!”

“……”

“好!又左啊!我要给你一道命令,今晚十点在本堡外面,我答应让你讨伐十阿弥!这是一个身为武士的精神,也是一个武士必然有的心情,因此我允许你这么做。”

前田又左卫门很讶异的回头看着十阿弥。然而十阿弥却似乎一点也不在乎的伏着脸窃笑。

虽然才气焕发,却是家中有名的毒舌家十阿弥,这时候的表现简直是对前田又左卫门的轻视。

他的笑声,也就摆明着告诉又左卫门:你要是敢杀我的话,你就杀给我看看吧!这时候,前田又左卫门心中的怒气高涨,但更令他不解的是信长所说的话。

(你可以斩了十阿弥,这到底是甚么意思呢?)

“怎么样?你敢杀他吗?”

信长又追着问道。

“虽然我一向禁止你们在任何时候发生私斗,但这一次却是我特别允许的。当你杀了他后,你也必须消失……”

“照你这么说,是指……”

“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可以杀了十阿弥。因为身为武士而被人称为狗,早已超出忍耐的极限,所以我允许你。”

又左卫门直到此时才逐渐了解信长的意思。他是要我假装杀了十阿弥……并且让每个人都知道这回事,藉此掩护行动,准备秘密的派我到某地充当密使……

“那么,到底要到哪里去呢?”

此时利家很严肃的反问着,一旁的十阿弥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有甚么好笑的?十阿弥!”又左卫门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这是很重要的谈话,你在一旁窃笑,岂不太无礼了?”

“对不起!请你原谅。”

然而十阿弥虽然这样说,却仍继续笑着。

“我虽然拚命忍着不笑,但你这只狗的问话方式也未免大过严肃了,使我觉得奇怪而不得不笑。”

“你又说了!你的嘴可真毒啊!……”

“是啊!你想想!你是因为担心主君生气而必须消失的人,居然还问主君你要到哪里,这不是很奇怪吗?”

信长听了之后,不由得微微笑着。

“你们不要再争了!十阿弥,你能读我的心吗?”

“是的!我非常清楚殿下的心思。”

“好!你若是真明白了,那么就不需要告诉你要到哪里去,因为这就是要驱逐你的意思。”

“是的!我明白。”

“好!那么十阿弥,你将被又左卫门斩死,然后成为死尸,就如此的消失了。”

信长说完之后,便离开房间走了出去。

“十阿弥!”

“甚么事啊?狗!”

“你一直都有点小聪明,你说你明白,到底你明白些甚么,何不说出来让我听听呢?”

“这么说来,狗啊!到现在你都还不明白自己要去哪里吗?你真是一个不开窍的人啊!你想想看,现在殿下每天为了今川将要进攻的事而烦心不已,如果你往这方面想的话,就应该不难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又在炫耀你的小聪明了,我只是比较谨慎罢了。”

“那么你就要谨慎的把这件事给做好喔!反正我也快要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你到底要上哪里去啊?”

“当然是到阴间去罗!”

“十阿弥!”

“你干嘛变了脸色呢?你那生气的样子,就好像纪州狗的狗食被人抢走时的模样,那个脸真是很像啊!”

“你!难道连我你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吗?”

“这只狗还真是不明白啊!我所得到的命令是要被杀,然后死去。死了的人还能到那儿去呢?那当然只有阴间罗!难道你以为死人还能在骏河边走来走去吗?”

又左卫门气得微微颤抖着,他实在不了解这个人的嘴巴为何这么毒,再加上他又有个女人般的朱唇,这使得他话中带刺的意味更浓,也益加令人无法忍受。

利家竭力控制怒气,并且站了起来。

“你真是个惹人生气的家伙,将来即使被杀死了,也怨不得谁。你的身体就像个女人似的,我在想万一被杀了,你的灵魂究竟会化成何物?我问的是这个啊!”

“哈哈哈!你这只狗倒也能想到这点。那么我再告诉你,一旦我被斩了,我的灵魂便会和我的身体一样,同时由这世上消失,这样将会使杀我的人成为人们的笑柄。”

前田又左卫门早已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如果他还继续留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立即杀了他。

“那么,十点时我在堡外等你!不要忘了!十阿弥。”

“啊!狗啊!狗啊!你是真的明白了吗?要是你还不明白,那么就像个男子汉一般的坦白说出来,我可以教你啊!殿下所讲的话,请你教我好不好啊?”

十阿弥急急忙忙追出来说道,然而这时候前田又左卫门利家早已在走廊外消失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