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带着新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带着新娘

对于前田又左卫门利家而言,这件事情早有严密计划。

——他在中午和十阿弥分开之后,便来到自己的佛堂内静坐思考,有好一会儿他两手交叉的认真想着。

十阿弥所说的没错,杀人之后消失的又左卫门,和被杀死而由世上消失的爱智十阿弥,如果真的两个人同时到同一个地方时,那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了!不!不仅是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还会成为天下笑柄!如此一来,也会使得信长的意图被对方识破,这才是可怕之处。

(现在最让殿下感到苦恼的,到底是甚么呢?……)

他也和十阿弥一样,绞尽脑汁静静思考这个问题。

然而他的答案也和十阿弥相同,只有两个。

第一,信长的兵力不足。这次为了今川义元的上洛之战,恐怕必须动员将近四万名兵士才能与之对抗。同时从西三河到尾张、美浓一带的野武士也必须加以压制,虽然不一定能让他们成为我方人马,但至少也不能让他们为敌人所用,成为我方的敌人,但至少也不能让他们为敌人所用,成为我方的敌人,这件工作是一定要做的。

然而,这件事情信长绝对不可能命令又左卫门和十阿弥去做。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可能是最近刚加入的木下藤吉郎,而他只须在旁控制即可。不仅仅是控制着而已,让信长想出这个策略的人,一定就是提草鞋的藤吉郎。

第二个答案,当然就是冈崎松平党的事了。

松平党所给人的印象,一向是个非常强大的武者,这对又左卫门而言,根本不需要信长告诉他。在他的祖父时代,就曾亲眼见识过他们的强大。

至于目前在骏府充当人质的元康,当初离开冈崎时,仅仅只有六岁,而今已经有十八岁了。也就是说,足足有十三年的时间,松平家的家臣们同心协力,在主君不在时尽力恪守自己的岗位;这是历史上仅有的例子。

正因为松平党是如此忠烈,因而在这次的上洛之战里,他们一定会被今川义元命为先锋部队。如此一来,便会有如火团般的直接扑向尾张这个地方来了。

(就是这里!)

前田又左卫门利家想着。

虽然他的反应速度不如十阿弥那么敏捷,但是只要他能细细思考,他的想法也绝对不会有错。信长就是由于知道又左卫门这个特性,所以才将此重大任务交给他。

(十阿弥被杀死了……话虽如此,不也意味着他必须抱着必死的觉悟进入冈崎城,说服那些老臣们吗?而我则必须到阿古居的久松佐渡——松平元康的生母再嫁的地方,说服她帮忙。也就是说,真正的意义在于松平势力不需要与织田势力做正面冲突,这样就可以了……)

当他这么下决心时,他也愈来愈慎重了。

由吉法师时代,就不曾离开过信长身边的前田犬千代,即使真的杀了爱智十阿弥而逃到久松佐渡那边去,被他人一听,即会敏感地把他当成是名间谍,他们只须稍微想想,就会发现其中必然藏着阴谋。

但是他如果带着十一岁的未婚妻阿松一起逃走时,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此一来,不仅敌方,连自己这方面的人也会被骗过了。他这么想着。

况且再怎么说,阿松这十一岁的年龄是最恰当的。如果她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他就必须面对良心的苛责,因而不太容易实现这件事情。但是由于她只有十一岁,因此世间的人会认为与他一起逃亡是很可能的。

为此他特地将阿松由宫内带了出来,准备就这样带着她离开这里。对于这件事情,不论被人们如何议论,他都不会生气……

然而,对于把他叫做狗,把阿松称为母狗的十阿弥,他实在怀疑自己怎能忍耐他的毒舌直到今天!

在这种感慨之中,又左已经把刀拔了出来。而对于事情完全不了解的十一岁小新娘,由于受不了十阿弥的恶毒言语,而冲了出来,对着十阿弥叫骂:“爱智先生!你的话也未免太毒了一点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