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失算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失算

“又左先生,那个声音是?”

“是关闭城门的声音,他们要出来找我。”

“他们找到你之后会怎么样呢?”

“这不是我又左所能回答的,一切要看殿下的意思,我又左就像是砧板上的鲤鱼一般。”

“又左先生。”

“怎么了?”

“我们逃走吧!不要去见殿下。”

“怎么可以呢?阿松,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

“如果我们死在这里,那真的像狗了。”

“别再提狗好不好?也就是因为他经常口出恶言,我这一刀才会不知不觉地砍向他。”

又左卫门背着幼小的妻子,一步一步地接近宫内的花园。

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把阿松送回浓姬那里,而自己已觉悟要接受信长的任何裁决。

然而,这件事情已经被这聪明的阿松发觉了。

“我们逃走吧!又左先生。”

她又在他的耳边低语着。

“现在死的话,那才是真的不忠呢!”

又左卫门苦笑着。

“现在如果害怕被杀而逃走,这是不忠呀!你放心吧!阿松。”

“不!我是又左先生的妻子,既然是妻子,那么就要给先生好的意见呀!”

“好!好!我明白,你是我可爱的妻子。但是,男人有男人要走的道路。”

又左卫门感觉到阿松的脸颊贴在他的背上,眼泪正夺眶而出。

“好!我们多做点好事,来世还能够相逢,到时候又左和阿松又能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所以今天你还是听我的话,回到夫人身边去,好吗?”

阿松摇了摇头。

“这样也是不忠啊!如果现在又左先生回到殿下面前,殿下也一定非斩掉你不可。”

“这我已经有所觉悟了。”

“但是殿下杀了你之后一定会后悔的,如果你让他有了这种想法,这是你的不忠啊!我们还是逃走吧!又左先生。”

“那么我们即使逃走又能如何呢?阿松。”

“在重要的时刻,我们可以为主公立功,届时……你可以说是阿松要你逃走的……如此一来,我们又可以回到殿下的身边了,对不对?又左先生。”

又左卫门全身无力地站在那里。

他有如一个正待他人指点迷津的挫败孩子。

但是这时城门已经关闭,有几组人正打着灯火四处搜索着。

“逃走也是不忠,就这样死去也是不忠。”

他那年幼的妻子如此叫着。

“正如你所说的,都是不忠啊!”

说到这里,突然从里面的房子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

“是谁?”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甚么?是藤吉呀!”

藤吉郎却没有回答他的问话,他说:“到底还是前田利家的太太啊!假如你现在就死,那还真是不忠呢!”

“甚么?藤吉,今晚我不想听你在胡言乱语。”

“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我藤吉也没有闲工夫在此胡说八道!来,赶快随我来吧!”

“你说跟着你……跟着你要去哪里呢?”

“为了大将,你赶快从那不净门逃走吧!”

“不行呀!这样殿下会误会的。而且我又左又是真的杀了十阿弥,殿下会生气的。”

“他不会这么想的。”

藤吉郎突然抓起又左卫门的肩膀。

“你真是没有头脑的男人呀!你斩了十阿弥是因为你的疏忽,但与蒙上大的羞辱相比,你愿意选择何者呢?前田先生。”

“甚……甚么?”

“你已经斩了爱智十阿弥,现在的殿下连猫的手都想借,既然已损失了一个人,难道你还要让殿下蒙受更大的损失吗?损失一个人已经够惨重了,而你又跑出来,依照大将的脾气,他一定会杀掉你不可。杀了你之后,大将一定又会后悔的。像你这种人才如果还能活着,必定可以为他效劳,所以你现在一定不能死,活着也可以补偿你斩了十阿弥的罪过呀!”

“……”

“看你沉默的样子,显然你已经想通了,来,走吧!别让他人看见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今天被斩,那么对大将而言,将是双重的损失,而他将来也一定会后悔地说,如果又左还活着的话……你是要现在忠义?还是要将来才忠义呢?像你这样的人,难道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背后的阿松,也以清澈的声音说道:“真的,他说的都是实话,又左先生,你就带着我阿松离开这里吧!”

前田又左卫门大力地摇着头,紧咬着唇,几乎要哭出来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