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买味噌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买味噌

藤吉郎走出廊下后,便哈哈笑了起来。

因为他可以看到信长心中的想法如镜子般映在眼前。

看来该做的事都已经做了,敌人也早已由骏府出发,目前正逐渐接近尾张。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才要和世俗一般的评定军情、鼓舞士气,这些作法早已失去意义了。

信长也明白即使问遍天下武将,他们都会一致认同这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他们的答案只有两种。

全部灭亡?

降服……?

这两种都不是信长所愿意的,他到底希望甚么呢?

那就是他要尽全力,他要“试试自己的运气”。

信长并不想依赖家臣的力量,他要靠一己之力将敌人的四万大军消灭而获得胜利。或许这种作法会引起其他大将嘲笑,反而一致讨伐自己也不一定。

这种作法的确有违常轨,以致家臣们百思不解。这是信长与自己性格的对决,除此之外,他实在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来,这是唯一可行的对策。

“——我到底是掌握天下或是终死于尾张的大笨蛋——?”

这是信长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在藤吉郎看来,这句话并不夸张,当然也不是自暴自弃的话语。

这是生来具有伟大性格而罕见的人物所发出的话语。

他不会向任何人屈膝,一旦要他向人屈膝降服,他宁愿割断自己的肚肠,结束自己的生命……

事实上这正是藤吉郎心甘情愿追随信长的原因。

(好了!好了!这下可真到了决定时刻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赌注,相信再也没有比这更大的赌注。截至今日为止,信长几乎不曾休息的费心策划着,当他接获敌人已由骏府出发的消息后,突然一改往常的反对家臣们的意见,这时他准备试试自己的运气……

今晚,他命令藤吉郎去做的事,即是他试验自己命运转变的最初秘策,是他一直苦心经营的最后一个秘密。

“这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他到底还是决定一个人解决所有问题,不愧是我所心仪的大将。他还愿意带着我藤吉郎与他共赌命运,这真是我的荣幸啊!”

藤吉郎很高兴的回到厨房里。

“喂!宗久!快帮我拿张纸来,我要写些事情。”

他对着手下的小久井宗久招着手。

“纸……你要纸做甚么啊?”

“我要去买味噌啊!”

“味噌——可是味噌已经有了,而且可以让我们用很长一段时间哩!”

“那些不够!不够的啦!”

藤吉郎以严肃表情边说边摇动手臂。

“你们记住,这是不可对外张扬的秘密喔!我们都是忠义之士,当然要保守秘密,但是如果你们想告诉城内其他忠义者也可以,但若非忠义之人,就绝对不可说出来。我们大将终于决定在敌人进入尾张时,死守本城!”

“甚么?守城啊?”

“对啊!这件事除了城内的人之外,绝对不可告诉其他人。对于你们几个有信用的人,我想告诉你们应该没甚么关系才对吧?……”

藤吉郎运用他一流的反宣传技巧煽动大家。

“一旦决定守城之后,你们那些住在城外的家族也得尽快让他们入城才好。从末森也好,那古野城也好,我想存米应该是够了,但是味噌似乎不太够,因此从现在开始,我要到各处城市,到各个百姓人家收购味噌,知道吗?宗久!在我不在的这段期间,你要好好注意城内一切事情,此外大将的饮食你也要指点其他人去做才行!还有,我在外面所买的味噌一旦送到时,你要好好收藏起来,绝对不可以滥加使用,知道吗?”

“是!……我明白。”

“好!既然如此,为了早点出门,你赶快把账簿拿来给我,大家快点帮忙啊!”

藤吉郎巧妙的命令着大家,于是在这城内一角,这小小的御厨房中,即笼罩一股奇特的气氛。

“喔!终于决定要守城了。”

“大家要好好加油啊!要是出城和他们打仗,还真是一场生死攸关的大仗啊!”

“哎!大家记住,这是秘密,不能到处乱讲喔!”

藤言郎如此对众人说道:“你们都了解大将的脾气,要是他觉得没有必胜的把握,是不会轻易出击的!一旦他决定出击,即表示他已有必胜的把握……正因为现在他还不太明白整个状况,所以他要好好睡一觉,在敌人大军抵达之前,他要睡者等待他们。你们看!到底不愧是我们的大将!反正即使失败,仍然难逃成为敌人刀下亡魂,倒不如悠哉的等他们来。他这种个性倒满有趣……但这件事千万不能向敌人泄露。”

“对!这是当然的……”

大家对于自己能听到这件大事而感到兴奋,于是情绪高昂的折着纸。

不能把这件事泄露给敌人知道,可以告诉我方的人,但是要告诉谁呢?所有人都歪着头一副思考的表情。

“快!快折啊!只要折有一千张即可钉起来交给我。”

藤吉郎对被他任命留守的宗久说道,于是宗久就将全部折好的纸集合一起,做成一本账簿。

“奉行!账簿已经做好了!”

“好!现在你去取笔和砚来吧!”

藤吉郎以高昂声调说着,接着又继续说道:“记住!我出城买味噌及决定守城的事,即使告诉身边的人也无所谓;但是,大将还悠悠自得的睡觉,等着敌人来讨伐的事情,最好不要说出去。”

宗久将笔砚取来之后,藤吉郎就在新做好的账簿上面开始写着:“——味噌、算盘。”

宗久在旁歪着头看着,突然说道:“这不是每天都要写的账目吗?”

“你真是笨吔!这是买味噌者的名单!我一个人怎么有办法买到所有味噌呢?况且在我们领地是铁定不够的,所以可能必须往西三河去买才行啊!正因为如此,这附近所有的重役宅都必须问问看,但这么一来就得召集一些人手帮忙,这个账目是用来登记这些人名的。”

藤吉郎说完后,又拿起笔继续写着。然后他以非常严肃的表情,将写好的账簿放在腰间,就这样走出御厨房。

如此看来,他和信长所谓“不足的东西”,原来是指“宣传”,而现在则以买味噌的名义,开始他们的活动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