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老虎的奋起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老虎的奋起

话说十八日晚上的深夜……不!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十九日凌晨二点的时候。较平常早睡的信长寝宫之前有人来了。

“殿下!殿下!”

在外面大声呼叫的人,正是木下藤吉郎。

“猴子啊?”

“是的!我已经探知治部大佐部队前进的方向了!十九日晚上他们将驻扎在大高城!”

“甚么?大高城?”信长不曾再说第二句话,立即起身。

“好!你去吹号角吧!”信长如此命令道。

“阿浓!把我的鞋子拿来!”他又对着隔壁房间叫道。

这时正是家家户户安眠的时刻,照理应该不会有人回答才对,但是却突然听到有人回答道:“你的鞋子已经准备好了!快去取来吧!”

浓姬谨慎的回答着,不!不仅是浓姬而已!

“是!”在他房间隔壁的屋中也有人如此回答。接着他的两名近身侍卫在不到三十秒内即由鞋柜里把他的鞋子拿过来了。

“还有!女人们都把灯点起来吧!”

彷佛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一刻到来似的,浓姬的声音显得异常兴奋。这时应声的三名侍女也各持着一座烛台进入房内了。一瞬间房内变得非常明亮,然而进来的不是侍女,而是信长的三名小妾——阿类、奈奈及深雪。

此时信长已由侍卫为他配戴穿着盔甲。

从前在吉法师时代还未数到六十之前,就可以帮他穿好鞋子;因此信长希望他身边的侍卫也能做到这一点,于是他也时常让他们练习着。

在一眨眼之间,他身上装备已穿戴妥当。

“饭!”

他这么叫着。

“是!”回答的人是深雪。

“这是很重要的战役,不要忘了将我们所准备的神酒及代表胜利的栗子拿来!”

浓姬再次的提醒道。

“好的!哦!阿类!你去把孩子们带过来。”

这时突然听到第一声号角声在夜空中传响。

终于,和骏府相对抗的尾张之虎奋起了。

老虎生长于山野之中,因此不与腾于云间的龙战斗;它要等到龙来到它跳跃范围之内的距离,才放手一搏。因而他一直压抑自己的斗志,使敌人误以为他决定守城。

“你的两刀呢?”

浓姬问道。

“光忠!国重!”

当他如此回答之时,两人之间丝毫没有空隙之感。

“是的!光忠在这里。”

于是他将刀插入腋下,接着进来的人是长谷川桥介。

“国重吗?”

“是的!我猜你可能要用国重,所以我把它拿来了。”

“哈!哈!哈!”

信长高声笑着,然后再次看着浓姬与再回到房内的藤吉郎,说道:“阿浓!猴子!我们胜了!”

“正如你所说的!”

“你这个小聪明。你看!连桥介都能了解我的心意,这是个好预兆,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这时号角又继续响起,然而却没有人跑进城里。

这也难怪!打从信长起床至今还不到五分钟呢!……信长接过爱刀长谷部国重之后,来到深雪所端来的东西之前。

“杯子!”

“是!我为你斟酒!”

浓姬站起来接过丈夫手中的杯子,在其中倒入神酒,这是出战前祝福的酒,也是代表离别的酒。

但是这时候谁也没有多余时间去感受伤感。

信长一口气将酒喝下,接着又伸手取过深雪递给他的饭碗。

此时阿类已带着由睡梦中被叫醒的孩子们来了。

“战争就是如此,你们一定要牢牢记住!”

信长以教训的口吻说道。他就这么站着吃下四碗饭,将饭、汤囫囵吞进肚子里,然后将筷子一丢,拿起刀子便往屋外走去,嘴边同时大声叫道:“猴子!来啊!”

“是!”

藤吉郎紧跟在信长后面。

“今天就由你为我牵马吧!”

“是啊!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马呢?……”

“疾风!”

藤吉郎先这么答道。

“疾风!我们要去打仗了!要快!要快啊!”

马早已在玄关前等待着,它的两眼也闪烁着亮光,非常雄伟的站在那里。

“我们先到热田神宫!大家跟来吧!”

然而跟在后面的人,却寥寥可数。

这时,附近侍卫的房内总算有了亮光。

这是他们起来作战的准备。

其中也有人提着鞋,就如此的骑马飞奔出城。

“殿下呢?殿下在哪里?”

“殿下早已出城了!”

“甚么?他……他往那个方向去?”

“往热田神宫的庙前。”

“热田……难道他没有率领军队吗?”

“殿下后面只跟着五匹马。”

“甚么?五匹?”

“是的!就是殿下的小侍卫岩室、长谷川、佐脇、贺藤及为殿下牵马的木下藤吉郎,连殿下一共只有六个人,你们要快啊!”

守门人如此回答。这些人就提着鞋匆忙往热田奔去。

夏天的夜晚极为短暂,这时城堡上方的天际已露出一线曙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