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金革高鸣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金革高鸣

信长骑在马背上,偶尔低头对藤吉郎说道:“猴子!我们就在这里绕一圈吧!”

“好的!”

藤吉郎曾经自傲的宣称他能跟马说话,如今不论是他的脚步或牵马姿势,的确都非常美妙。

“好!疾风,我们在这里转一圈!因为殿下想看看后面有多少人跟来!瞧啊!瞧啊!再怎么瞧也只有四匹!”

连信长在内的五匹马已经来到距离热田只有三里远的半途中,但是跟在后面的人数却一直没有增加。

“好吧!不再往后看了,我们直接向神庙去吧!”

一行人就这样的来到神庙前,信长如往常一般的大声叫着:“夕庵!夕庵!”

他叫了两声。

社家加藤图书助顺盛听到叫声立即回答:“喔!清洲殿下要出阵了!拿红饭,快拿红饭来!”

已经预先准备好的红饭很快就被端了出来,这并非信长事先要他们做好红饭等着他来的。

在前一天,曾有一名信长的佑笔武井肥后入道夕庵借宿在加藤家。事实上,信长刚刚叫的正是他的名字。

图书助将夕庵和红饭搞混了,因为这两个名词的音非常接近。这时,已准备好了的武井夕庵,也急忙来到社前。

“夕庵,文章呢?”

“是!在这里!殿下,就只有这些人啊?……”

“他们马上就来,把图书助叫来,说愿文要给他!”

“好的!我明白!”

“桥介!你拿着弓箭站在我的左边,重休拿我的铁兜在右边跟我来!”

“是!”

全部人数只有六个人,除了藤吉郎之外,其他两个人必须照顾这些马,信长于是慢慢往神庙前进。

这时,随着夕庵出现的图书助也跟来了。

“殿下!另外还有二、三十人马上就到。他们都一起来到神庙前,有的甚至连鞋都还没穿好呢!”

“好!我们开始拜神吧!”

“是!”

神社中央有个供奉神像的台子,信长就站在前面,左边是持着弓箭的长谷川桥介,右边是拿着信长铁兜的岩室重休,在后面恭敬的持着愿文的人,则是武井夕庵。

这正是清静的早晨,由于人数不多,因而参拜气氛显得更加严肃。

开始祭拜之后,信长又开始叫道:“夕庵!”似乎很生气的催促着他。

夕庵答声“是”,就上前与信长并列,然后拿出信长命他作好的愿文,以微微颤抖的声音朗诵起来!

——源的义元在骏河、远江、三河等三国作威作福,其心中的不图意轨早已昭然若揭。此次又阴谋率领四万大军进犯京洛之地。平的信长所以要起而与之作战,是为了粉碎他的阴谋,虽然我军兵力仅有三千,就如蚊子叮咬铁牛一般,但是我的心中却是一片忠诚,丝毫没有私心。我基于担心王道衰微、拯救人民,于是有此义举!今特地将此事昭告天下……

夕庵对于愿文中所使用的文字非常紧张,不时害怕似的将头低下,额头上也有豆大的汗珠冒出来。

当他诵读完毕之后,就将愿文交到信长手中。

“好!”

信长接过愿文后说道,接着就往神殿内的中殿走去。

长谷川桥介和岩室重休也是一脸紧张的跟在信长左右,两人静静的陪着信长站在寂静的神殿里。

信长进入中殿之后,就向加藤图书助献出他的刀及愿文,接着就开始高高的拍打起来。

这些行动全部在于表示一个人的意志。

随后跟来的家臣们也聚在神殿前歪着头看着。

因为这实在不像信长,信长从来不曾有过如此行为。

他曾经将摆在父亲牌位之前的香丢了出去,但现在却又恭恭敬敬的献出去,又以柏手拍打起来……

这时已有将近两百人聚集一起,他们彼此对看着,其中也有些人满怀不安的窃窃私语着:“当自己没有办法时,我想依赖神的力量!”

“或许是吧!……”

当以柏手拍打之后,信长又转到右边。他的两眼炯炯发光,眉毛宛如鬼神般的高高扬起。

在他左右的随从也都睁大双眼由中殿走出来!

“你们都来迟了!”

信长锐利的斥喝一声:“有件事情必须告诉各位,那就是我已经将愿文交付神殿,你们可以听到祠堂中有金革声音传出,这就表示我破邪显正的心意,也代表热田武神已经接纳的证明。我们的战争一定能获得胜利,各位心中不必怀疑!要是有人心中仍然存有疑惑,我将立即将他问斩。”

这时众人方才明白他并非想依赖神明之力。他就有如阿修罗神像一般,有着铁壁似的自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