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试链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试链

走在最前头的人当然是信长。

在热田宫南方,上知我麻祠前面不远的地方,鹫津、丸根这两座城堡却正团团冒出黑烟向天际冲去。

从早上就开始受到总攻击的这两座城堡,如今已经失败而被烧了起来,这阵烟即是这个结果的告示。这时,在信长这方的队伍中,夹杂着一些很奇怪的旗子,而且长长的继续跟着往前进。

不!如果再近点看看这些奇怪的旗子,即可发现它们其实只是些旧布,甚至杂有擦手的手巾及内裤在一起,这或许可以说是信长故意做出来的伪兵吧!

在这些伪兵之中,一眼即可看出来他们的身分原本都是野武士,是蜂须贺小六的部下!没有错!

这些人偶尔会高举他们手中那些奇怪的旗子,并且发出很奇怪的声音,宛如游山玩水般的跟在信长队伍后面。

信长的夜游与这些人活泼的行为相较之下,真可说是不相上下啊!

走在最前头的藤吉郎,仍然带着疾风,偶尔才让它在草边停下来休息或转转圆圈。

道路尽头即是鎌仓街道,于是信长的队伍故意绕开北边,由热田直向鸣海方向前进。当他们过了山崎时,接到了第一个坏消息。

“报告!”

前方有个负伤的兵士慢慢向信长面前走来。

“丸根城失陷,大将佐久间大学也已经战死了。”

“甚么?!大学死了?……”

顷刻间,行伍中的人全被这消息惊得鸦雀无声。

“好!”

信长看看部队中的人,突然从马上站了起来,由腰袋之中取出一样东西,然后把它挂在自己肩膀上。

“啊!……”所有的人全部惊叫起来。

“那是佛珠!好大的佛珠啊!”

信长看看行列,然后大声说道:“佐久间大学已经战死了,各位今天还要将性命交托在我的手里吗?”

“是的!”

“是的!”

这时所有的人全都大声的附和着。因为他们不得不附和,现在的信长身上有着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领导大家。

“殿下!且慢!且慢!”

林佐渡守通胜突然由队伍中骑着马跑了出来。

“甚么事?佐渡!”

“请你听我说,如今丸根、鹫津这两城都已经沦陷,因此我们不要再往这个方向走,好不好?”

“不行!”

“为甚么呢?丸根和鹫津既然都已经失败,丹下和善照寺当然也会失陷。这时一定有更多的敌人取代我们进城,而我军只有这点人数,如果坚持走小道前进,是不是有欠考虑呢?”

“住嘴!”

信长大喝一声,将马头掉转方向,对众人说道:“既然是要去送死的,说那么多意见又有甚么用呢?各位!继续眼我前进!”

信长的话声刚落,所有的人都“哗”一声的应和着他,林佐渡的影子就在那尘埃中消失了。

第二个坏消息传来时,正是他们往丹下前进的途中。

自从爱智十阿弥事件发生之后即告失踪的前田又左卫门利家,今天也参与了这次战争。由于他想再度回到信长身边,因此他曾与冈部元信的大军展开一场厮杀,但终于寡不敌众的败于古鸣海附近。如今这消息也传来了。

“甚么?又左战败?”

“是的,而且可能有生命危险。”

当全身伤痕累累的年轻兵士如此报告时,信长不禁咬牙切齿的说道:“快啊!我们要快!绝对不能让义元进入大高城!我们一定要快才行!”

当困难重重涌至时,信长更加快军队前进的速度,这不仅反映信长的心情,同时也反映出他的士气。

这正是所谓化悲愤为力量!

如今信长恨不得立即杀到鸣海城与冈部元信拚命呢!

当第三个坏消息到来时,信长似乎早已预知而正等待着它。这次的消息是丹下城已被攻破,守将佐佐政次及其五十名部下已经全部阵亡,如今鸣海街道已被敌人大军层层严密的防守着。

如果想在此处与义元作战,不到片刻工夫就会分出胜负。好吧!就视情势而定吧!假如在这边和敌人决一死战,敌军立即会将信长的消息传到后方,而那时义元早已经进入大高城了。

一旦让义元进入大高城,那么我们今天在天色未明之前即出发的这番苦心就算是白费了。

义元自己率领直属部队四千人,松平元康则率领二千五百名精锐部队守城,如今鸣海城的守备可谓固若金汤。此时如果发动奇袭,很可能变成腹背受敌的情势,这么做宛如飞蛾扑火,必然难逃失败的命运。

这时正是正午时刻。

信长如今已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让马停下来……”

在善照寺围墙的西北边有着烟火冉冉上升。当藤吉郎接到这个命令时,不禁回头看看信长,发现他全身都是汗水、尘埃,脸也显得特别僵硬及苍白。

在那些一次次传来的坏消息当中,到底暗示着甚么?到底要我怎么办呢?但是我不能停顿下来,无论如何都得拚死找出一条活路。一定要有所行动,否则就如同袋鼠般的畏首畏尾。就在这个时候:“我有事情要跟木下先生说,请问木下先生在哪里?”这就是上次藤吉郎到各个村庄购买味噌时所结识的梁田政纲的家臣。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根来太郎次,而今他正穿着一般百姓服装,骑着马向前走过来。

“喂!喂!我就是木下啊!”

“哦!……”对方看到藤吉郎为信长牵马的样子,不禁吓了一大跳,同时也慢慢的接近他。

“刚刚义元所乘坐的轿子正在田乐狭间休息,我想这个消息有告诉你的必要。”他在藤吉郎耳边说道。

“甚么?在田乐狭间!好,谢谢你来告诉我。请你先回去禀告你的主人梁田先生,让他知道这件事。”

在那一瞬间,南边的天际有大片黑云遮蔽着半天,但是却由其中透出一道如象牙般的白光,并且逐渐向这个方向移动,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现象。

信长极力睁大眼睛坐在马上往北方天际望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