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田乐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田乐洼

信长率领一千名英勇军士在大雨中急急的向太子根前进。

敌人很可能认为这是善照寺城中所逃出的残存部队,任何人只要看到这群伪兵,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竟是要向北边山道前进的主力部队。

加上突然之间天空乌云密布,使得附近有如黑夜一般的黑暗,而且又有疾风、豪雨及不时闪现的雷电,似乎在为信长掩护一般。

此时信长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啊!……

一切或空无?

终老于尾张的大笨蛋或掌握天下?

他以此做为追求的目标,如今经过重重磨练的他,终于等到这个与他的前半生总决算的时机了。

整肃家中。

联络野武士。

假装决定守城。

利用礼者。

这些计划似乎都成功了,无论如何,对手实在是个不容忽视的大敌啊!

信长亲自率领的这些精兵,由善照寺来的不到一半;原先兵力不到一千人,然而在快接近田乐洼时,他却讶异的察觉兵力似乎已增至五千人。

万一在奇袭之前,被敌人发觉我方的行动,他们的五千名兵力就会变成八千、一万、一万五千、二万。

因此信长特地绕到善照寺相原的北边,多走一大段不必要的路。

如果当初直接走鎌仓街道过来,距离就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但如此一来他们的行踪便会在冲突之前就被敌人发现,他们的心血也就白费了。想到这里,所以决定全部人马足音都必须很隐密的前进着。

当他们终于抵达田乐狭间北方的太子根山下时,正是略过正午的时刻。

抵达之后,信长立刻将部下分布在茂密的树林之中。

在他眼下,有着大雨、帐篷及坐在树荫下的杂兵,以及一些民家使用的器具,雨和汗水就如此的由他身上一直向下滴落。

信长再次命人到山丘上侦察一番,然后又抬头观察天候的变化。

这一战是决定生死的战役,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

此刻“天时”正是决定尾张命运的关键。

今川势的先锋或许已经抵达清洲城也说不定。

一度雨势变小,但狂风却更加威猛。

天空变得更暗,紫色电光也在头顶纵横交错。

此时在耳边依稀可听到夹在风中的小鼓声。

信长牵着马站在山丘上,睁大双眼一动也不动的注意倾听,他在试着辨认小鼓声音由何处传来。

(义元啊!你可能点着一盏灯在这雨中听着山谣吧?……)

小鼓声所发出的方向,正是在义元本阵之中,应该是没有错,但在这雷雨交加的吵杂声中,实在不易确认。

时间终于到了午后一点。

这时突然吹起一阵狂风,同时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就在此刻又看见一道闪电。

“啊!”

山丘上的士兵一度用手拊着头。在下面五个帐篷的布帘,也几乎被风吹走,其中可看见里面军士的影子,由上往下看去,他们如同傀儡一般。在树影中也可看到杂兵们三三两两的散聚着。

“好!”

信长似乎要将盔甲上的雨滴全部抖落似的抖动着身体,坐在马上抽出爱刀长谷部国重对众人说道:“各位!就是现在!我们一起冲向义元本阵,不要发出任何声响,除了义元的头以外都不要杀,等一下我们用马蹄把他们踏平。”

兵士们没有回答,但是每个人都拿起刀枪,似乎被信长吸引一般似的跟着他冲向田乐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