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胜利的行列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胜利的行列

骏、远、三的太守,今川治部大辅义元,在信长类似于野武士之战术的奇袭下,咬了毛利新助的一根指头之后,即消失于田乐狭间。

“今川大将的首级,被我毛利新助秀高给取下。”

这声音似乎向雷雨招呼着,使得风雨之势逐渐地转弱。

当然,此时无法立即收兵。在这桶狭间有如雪崩一般,大家打成一团,彼此追赶。总大将义元战死的消息开始传出。

这时的死伤已达二千五百人,其中松井宗信所率领的部队,更是死伤惨重,只有十余人生还。这些生还者知道义元战死的消息之后,都茫然不知所措。

而且他们也知道这是因为义元在田乐狭间停下了轿子。

这个田乐狭间只是一个一万五、六千坪的小盆地,而五千军势停留在那里,则有如小芋头般地遭到攻击,溃不成军。

这实在是一件很大的讽刺。要是义元没有把轿子停留于此,而直接进入大高城的话,那么信长的历史、义元的历史,不!应该说是日本的历史,恐怕要重新改写了。

然而,一切都结束了。

信长果然掌握到义元的个性与缺点,而深思熟虑地计划着。再加上天时地利人和,使他一口气粉碎了敌人。

“好了!别再追那些逃兵了,我们先到间米山去吧!”

把敌人追到桶狭间之后,信长就骑着马返回大泽村附近的间米山。这时开始奏起凯歌。

恐怕到了此时,信长的家臣们才知道主君的伟大。

“噢!”

“噢!”

“噢!”

欢呼声四处响起,这时在他们的头顶上又是一片青空。

时间正是午后四点。

不消两小时的时间,这场战争即决定性地分出胜负。敌人今川义元的命运与野心,也都于此一起消失。

间米山的叶子彷佛被洗过似的,显得格外的清澈。信长正在检验义元的首级与毛利新助的手。

这时有个人被担架抬了进来,他即是首先拿枪对准义元而遭到重伤的服部小平太。而小平太所坐的板子上,还放有着从义元身上所取下的松仓乡义弘的铁兜,以及两尺六寸的宗三左文字。

这些掳获的东西也被运了过来。

信长瞪着义元的头,两眼好像要刺穿它似的。

“哈哈哈!”

他轻声地笑着。

“把牙齿涂黑,又画了眉毛,并且咬了人的指头,好啊!我就用大刀来顶住你这个头。”

新助接受命令后,马上将义元的头立起来,靠近了刀尖。

接着,信长看着服部小平太的脸,叫道:“梁田政纲!”

“是!”政纲一身是泥地从草堆中走向前来。

“你是今天的第一功臣,因为你告诉我义元的轿子停留在田乐狭间。”

“是……”政纲眨了眨眼,看着四周。

正是如此,直到今天以前,应该要以取得敌人大将首级的毛利新助算是第一大功臣。

木下藤吉郎也知道这其中的涵义,而对着政纲微笑着。

“接下来是服部小平太。”

“是……”

“你不需要动,要好好的疗伤才是,你是今天的第二功臣。看你平常很懦弱,想不到你真有点本事,竟然先持枪对准他。”

“是……”

“第三是毛利新助,这种事将来还会发生,难道你们不以为以功名为志而忽略全军胜利的战争已经过去了吗?”

“是的!”

“第四以下的功臣,等回到城里去以后再一一表扬。好了,今天趁着还有阳光,我们整队回到热田的神庙前,并且报告我们胜利的消息,让百姓们能够安心,我们要提着义元的首级进入清洲城,好吧!赶快出发。”

“是!”

一如往常,他挥着鞭,如鱼在跳板上一般地指挥着。

“新助、藤吉郎,你们走在最前面,我会把掳获的大刀与铁兜分给你们。”

后来这把大刀被磨成二尺一寸五分。

“——永禄三年(一五六○)五月十九日,义元被捕获时所持的刀。”

在刀的中间刻有如上的文字,这是织田尾张守信长所刻的,同时也是为了纪念他所喜爱的宗三左文字。事实上,这把刀之所以流落到今川义元的手中,是武田信玄的姐姐出嫁时,武田家所相赠的名刀。

带头走在部队最前面的是,大刀上插有义元首级的信长。

接下来的是拿着宗三左文字的毛利新助。其次是今天一整天都拿着缰绳的木下藤吉郎,他身着金光闪闪的松仓乡的铁兜,骑在马上跟随于后。

当这一行人来到热田的神庙前时,当地百姓还不知道他们赢得了这场胜利。

然而,就在他们于神庙前报告这场胜战的消息而准备返回清洲时,四处都挤满了人潮。

“看吧!到底还是胜利了,真不愧为是我们的大将。”

“他可真是神出鬼没呀!”

“呀!瞧!那是义元的头呢!”

“对呀!看!他的牙齿涂黑了,而且还画着眉毛呢!”

“是呀!他领着四、五万的家臣出兵,结果还是输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曾经在其中伪装成军兵而赴战场的这些人,他们也发出奇妙的声音而拍手欢呼着。

信长带着义元的首级凯旋归来的消息已经遍传各地,使得今川势的先锋部队在一瞬间即消失于街道上。

那些生还者趁着信长返回清洲城的大好机会,向东逃逸。一天之内,从东海道到尾张的气氛,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我们为胜利的大将献花吧!”

从两侧的人群中,不时出现孩子的欢呼声,并且将花投向军队的行列。

然而,这时的信长却是双唇紧闭,不苟言笑。

或许刀尖上刺着义元的首级,会让一个武将感慨万千吧!他觉得前途有如希望看到彩虹般的遥远……

残霞照着欢迎凯旋部队的人们脸上,每个人都涌现着欢欣鼓舞的表情。

然而,或许在人类的生命里,有着更严肃的东西等待他们去捕捉也说不定。

人潮有如火花般不时地拥向他们的行列。

信长有如塑像一般,擒着义元的首级,在夕阳中慢慢地前进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