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妻子的军阵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妻子的军阵

信长胜利的消息传到浓姬的耳里,大概是在下午五点左右。

留守在城里的布施藤九郎到官邸去报告:“报告!”

当他跪伏在庭院时,夕阳将他的影子照得更长了。

“甚么事?”

浓姬开门厉声反问。在夕阳的反射下,她的头巾微微发光,手中的大刀也黑得发光。

见到对方威风凛凛的姿态,布施藤九郎感触良多,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不愧是大将的夫人呀……)

信长在天未明即从此地出发,从此浓姬的行动就不像是个女人似的。

信长如疾风般的出阵,当三个小妾与侍女们都茫然地呆立原处时——

“——大家要有所觉悟。”她这么说了一声之后,即绑起头巾,改换一身的武装。

信长无言的教训,让大家知道这场战争是多么的重要,并且要大家有所觉悟。

“——拥有一切或一切皆无?”

如果信长未获得胜利,那么他是绝对不会回到城里来。这也正意味着,如果信长不回来,那么敌人就会入侵。

在主人留守城里时,就曾经有许多次敌人入侵的例子。在混乱之中,士兵们常会蹂躏良家妇女,烧杀抢夺财物。如果苦苦哀求对方饶命,反而会让入侵者得寸进尺,如犲狼虎豹般的残暴。所以女人要有所觉悟地武装自己,准备对抗那些如鬼一般的畜牲,这种装备是有必要的。

无论如何,她们的心中一定要有主见。因此,这时的浓姬就拿着大刀说道:“快说,有甚么事?”

她的眉头微微上扬,这时候,她也必须要考虑到一些可能发生的事。

对于这种事情,信长并没有交待,或许他是完全地相信浓姬吧!而浓姬在这一点上,和自己的丈夫有着良好的默契。

这时,站在浓姬身后的,还有同样装扮的三个女子和孩子们,他们的眼神都极为锐利。

见到这种情状,布施藤九郎的胸口感到一股炽热。

“快说,难道是敌人入侵吗?”

“夫人……”藤九郎跪在地上,眼中噙着泪水看着浓姬:“你一定会高兴的,因为我们已经胜利了。”

“甚么?胜利了?”

“是的,刚刚市桥传十郎来通知说殿下……”

“殿下?殿下怎么了?”

“殿下正擒着今川治部大辅义元的首级从热田返回城里来了!”

在听到这消息的一瞬间,浓姬突然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她赶紧以大刀做为拐杖而拄立着。

(胜了……)

就这么一句话,在这一句话里夹杂着多少的忍耐与辛苦,同时也有决策隐藏于其中。

这十年来所花的血、泪、希望和绝望,都是为了这一件事。

“啊!原来他已经平安地回来了。”

“是的!当治部大辅的五千大军停留于田乐狭间时,被我们的主公一举擒下……这其中的细节,待殿下回来后再一一地说给我们听吧!”

“这是一件大事。”

她拿着大刀走向前去。

“等一下,藤九郎。”

“是!甚么事……”

“在殿下还没有进入城门之前,千万要小心,各位女子,我们的武装也不能够解开。”

“遵命。”

藤九郎跑出去后,浓姬内心万分的高兴。

已经胜利了,她应该把这消息告诉其他的人才是,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我们已经胜利了。”

“是的!这下子我们就可安心了。”

“孩子们,父亲大人已经胜利了。”

“他取下了敌人大将的首级,正在返家的途中呢!”

不论是阿类、奈奈或是深雪,还有那些侍女们,都欢天喜地彼此交头接耳地说个不停。

听到她们的交谈后,浓姬回过头去,说道:“大家安静!”

她以严厉的声音说着。

“战争不是胜利即是失败,胜不夸,败不乱……”

这么说着的浓姬,在心中却说着:请原谅我。今天的胜利是应该高兴的,但是在欢欣之余,往往会令人掉以轻心,而导致灭亡,这是在战国中必须要学习的事情。

她并没有想要给对方泼冷水的意思,只是想让孩子们了解这个事实。

“战争就是……”浓姬抑制自己的情绪说:“并非到此就结束!殿下的志向是在取得天下,从这一战之后,我们还有武田、斋藤、朝仓、北条、浅井等无数的敌人,所以这次的小胜利,还不足以让我们织田的家族如此欢呼,孩子们你们明白吗?”

“是!”长子奇妙丸回答道。

“我明白了。”接着,德姬也以手支地回答。

“好!我们就以武装的模样来见殿下,在庆祝胜利之前,我们绝对不能松懈,这是战国武将必须具备的心得,希望你们能够牢记在心。”

大家都严肃地点了点头。

“天色已暗,快备灯火吧!”

“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