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刺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刺客

他们这一些人到底还不明白信长在想些甚么?然而,他们已经跟着他从热田乘船在海上航行了七公里的行程,经过了桑名而上陆,第一晚投宿在四日市。

当然马也是以船运过来的,来此地之时,这一群人都是讨伐今川义元之人,在这附近,谁都没有注意到织田信长这一行列人马。

在此地是要特别注意的,因为他们不同于别人。在此住宿或通行之人,会以为他们是大商人,手持着贵重物品在外旅行。在那时搬运贵重物品都请当地的野武士护卫通行,而蜂须贺小六他的手下是非常称职的,以道道地地的野武士姿态出现在大众之前……

在四日市的那晚,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次日,他们从四日市出发至追分,应该走左边的道路才是到熊野,而他们却走右边到铃鹿岭去了。

“大将,熊野应该是从这方向去的呀!”藤吉郎面带微笑的来到信长的马边这么说着。

“是啊!”信长毫不在意地回答道:“嗯,在我的记忆里从此地往右走就是出了近江的国境,然后从那边去也就可以进入京师了呀。日本的土地这么大,从那边去都可以通行,你安心吧。”

“原来如此。”

“还有啊,猴子,跟在我们后面的十五、六个浪人,你是否注意到?你想,他们是甚么样的人呢?”

“咦?十五、六个浪人……”

这么说时,他才猛然发觉到后面那一群戴着深斗笠的人。他们也从道路的右边走了过来。

“嗯,看来很可疑。”

“哈哈……猴子你也有大意的时候啊!但是,他们行动之快,是应该嘉奖一下。”

“你是在说谁呀?”

“在说美浓那个大怪物啊!”

“哦,那个呀,你是说斋藤义龙派来的刺客吗?”

“那当然了,有谁会跟在我信长后面呢?好吧,你去把金森五郎八叫过来……”

藤吉郎马上离开马的身边,到后面传金森五郎八前去。

“请问甚么事?”

“你有没有发觉跟在我们后面的那些人呀?”

“在我们后面,有人跟吗?……”

“你们这些人可真大意啊,在清洲城下我就已经看见他们了,我制作铛车旅游就是故意要引诱他们出来。你认识斋藤家里的人,我要你假装离开行列,去探视一下。”

“是的!我明白了。”

“还有,当我说作铛车的时候,你们要赶紧作,否则他们会杀过来也说不定。哈哈……旅行到底还是件很有趣的事啊!”

金森五郎八就在这一瞬间,割掉了草鞋的钮扣,离开了这个行列,躲到路旁隐密的地方去了。

(原来,他之所以叫我们作铛车,就是为此……)

这也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事,信长的才智本来就令人惊叹不已。五郎八解下腰间的手帕,撕成一条条的,以不熟练的手法做成绳子。

而在两者距离约二丁的时候,终于看见这些渐渐走近的浪人们的脸,着实让五郎八给吓了一跳,正如信长所说的,这正是美浓斋藤家的家臣。

并且那不是一般普通的人物,塚原卜传、疋田小伯以及带着他们修武者的弟子,而修武者的弟子梅津玄旨斋也在其中。除了玄旨斋外,还有在长良川取得斋藤道三头颅的小真木源太,还有听说是最好的忍者的犬上吾助也混在里面。另有长井忠左卫门、牧村丑之丞与川村濑左卫门等,金森五郎八所认识的就有六、七人……

在越前一乘谷的这一带,著名的剑术家梅津玄旨斋,创立了中条流,自成一派,在此近国可是举世无双的人物。并且听说他追随义龙,在他家中教导剑术。且从弟子中选出优秀之人组成一队刺客。

(这是件很重要的事呀!……)

原来在人眼众多之处,铛车是避开他们最好的方法。然而在这么长的旅途中,并不是都会走在人多之处,就像这铃鹿岭的山路,这么偏僻,道路又难行,该如何是好?

万一刺客发起行动,那怎么办?金森五郎八拚命地跑回信长的身边。

“大事不妙!”

“五郎八你到底在说甚么?我们在旅行,有何大事不妙?”

“正如你所说的,敌人正是斋藤家的刺客。”

“又在说梦话了,是我告诉你是斋藤家的刺客。我问你刺客是谁?说啊!”

“是梅津玄旨斋、最好的忍者犬上吾助,还有杀了道三先生首级的小真木源太、长井忠左卫门与牧村……”

“好了,好了。”信长这么说着:“我明白了。闭嘴,跟着我后面来。”

“照你这么说,我们就没问题了。”

“甚么?没问题……在人的一生当中,岂有没问题的事。”

“那会是……”

“哈哈哈……凭这十五、六人,就要取我信长的头,没那么便宜的事。而想刺死我信长,就可掌握尾张一国,稻叶山这个笨蛋,到底是谁为他出的馊主意!”

这一晚,他们来到了名叫关的地方过夜。

明早打算从关出发,此地也是铃鹿岭的下坡了。他们第一袭击目标也就是下了此山崖斜坡的地方。

在此能供住宿的,只有两个旅馆。

信长的这一行,住在鹤屋吉兵卫入口处的旅馆,而刺客这一伙人,则住在他们前面的玉屋利左卫门的旅馆。

此地,到了晚上,风更加的凉快,虫声四起,使得这些人的旅情更加的浓厚。然而却没有人沉醉于美好的夜色。

(明天……)

(今晚必须要小心呀。)

大家面对着晚饭,内心似乎有所期待,彼此窃窃私语着。

只有信长面不改色,脸带微笑地喝着店主送上来的酒。

吃完饭之后——

“喂,走吧!”

“嗄?晚上就要出发吗?”藤吉郎急忙地应着。

要避过刺客,就利用夜晚越过此山路,这也不无道理。

“笨蛋!”

信长笑了笑说道:“我这信长,怎么可能怕那一、二十个刺客而在夜晚走那山道呢?来吧!”

“那么,您叫我们跟着去,不是要越过山道,不然要做甚么呢?”

“难道还不明白吗?我们要去斩刺客。来吧!”

信长这么说着,他拿起了爱刀,站了起来,面带微笑对着大家。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