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放逐将军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放逐将军

信长一行人终于平安无事地越过铃鹿的山路,进入了近江路。

跟往常一样,美浓的那些刺客还是跟随在后,然而,他们却害怕被对方袭击,因此变得非常神经质。

刺客怕被刺客所刺,这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而他们又不得不跟踪信长这一行人,这是稻叶山城主的命令。此时他们也确知信长的可怕,再加上不见梅津玄旨斋的人影,因此更是没有勇气杀过去。

(就这样来到了京都……)

他们非常悔恨,痛骂着自己。

进入京都之前,信长一行人兵分二路。自己带领前田、蜂谷、池田与金森四人及两头马,另外有随从四人留下来。

“猴子,你和小六一起带着行李先到难波的堺港之津去。”

他下达命令之地是在逢坂山的追分。从右走山科入京城,左行宇治到泉州。

“我还有一些事,只要留点费用给我就可以了,在此我们分道扬镳。”

他们在秋风徐徐吹来的追分茶店里休息。信长一如往常,谜样的作法,真是令人难以捉摸。

藤吉郎歪着小头问道:“这么说来,我们带着这些金银财宝是要到堺港的地方去,难不成要将那边的美人都买尽吗?……”

“是啊!是要你去买美人,全部买下来。”

自认非常了解信长心事的藤吉郎,这次却非常的慎重。

“美人当中也分为两种,你到底要叫我把钱投在那一方面,这令我费解。”

“甚么?美人也分为两种……”

此时,茶店的仆人伸长了脖子,涨红了脸,在一旁聆听着他们的谈话。

“有那两种?你说吧!”

“是啊,一种是渡海来的南蛮美女。”

“喔!你是说会发出砰声大响的美人啊!”

大家都知道,这是指洋枪。

“另外一位美人是出于日本,名叫三好长庆,此人的房屋确实是在堺港啊!”

“猴子!”

“是!”

“我看你大概是美人买多了。”

“是吗?”

藤吉郎慎重地点了点头。

他想信长运用全部的财产,可能是为了要买洋枪来做为新武器;而另一方面又想到,在这附近有位大户叫三好长庆,或许是要送礼给他也说不定。

三好长庆原是细川家的家臣,比信长大十一、二岁,年近四十。他利用手段压倒了主家,取得山城、摄津、河内、和泉、淡路、阿波与大和七国的领土,也是伴随在将军家的人。

虽然耳闻将军足利义辉有好的家臣扶持,但实际上他的陪臣三好长庆却给将军无限的压迫。

自从应仁之乱以来,在战国时代,要找到讲求道德仁义之人也实在很难,而将军义辉得来的地位也很奇妙。

义辉的父亲是十二代将军义晴,后来被逐出京师,死于近江穴太的山中。他的孩子菊童丸在十一岁时就有了义辉这个名字,继承了第十三代将军的职位,但是却没有能力回到室町御所去。

就在他当了将军的翌年,亦即是十二岁时,又被细川晴元追出了京师,十三岁时又回京了,这时却由三好长庆取代细川氏,于是又把他放逐到近江的坂本去。

与三好和睦交往是在天文二十一年(一五五二),亦即是十七岁的时候,总算再次的回到京城;然而次年的二十二年,他又第三次惨遭放逐。

总而言之,他本身不具实力,即使再回京师,虽有室町御所将军府的住宿,然而却有那可恨的三好长庆陪伴着。

“——无论如何,在此有许多争端,说话要小心,不可违背他,否则我们就回不了京师。”

正因为如此,他也就屈服在那里。

如此说来,将军也只不过是三好长庆的傀儡而已。

知道这件事的藤吉郎,了解到在这附近最有实力的是三好长庆,或许信长是想要拉拢他吧!此时,他不敢再多说些甚么了。

“你说我买太多,是甚么意思呢?”

藤吉郎再一次的反问道。

“猴子!”

信长提高声音叫道:“你实在是不了解我。”

“很抱歉!您说我不了解你,是指甚么事?”

“你难道不知道我信长的目标何在?”

“那当然是为了要进攻美浓,所以必须要先坚固我们自己的磐石……”

“笨啊!”

“嗄……”

“那么,你认为我是要结盟三好长庆来迫退稻叶山的那个大怪物吗?……”

“难道您不是这么想的吗?”

“哎呀!你这只山猴,我看你是越来越笨。你听好!我信长之所以要掌握美浓,是因为可以更接近京师,就因为我要来京师,它成了我的绊脚石,所以我才要料理这稻叶山的大怪物,你本末倒置,真是不可原谅。”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你接近京师是要铲除夹在其中的障碍物,那么大将您的工作是……”

“你真是的,我信长要走的路,只有这一条,结束尾张这个大笨蛋,取得天下……使万民能够安安心心的住在这里,这是比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小六!”

“圣意啊!”

小六使劲地点了点头回答着。此时藤吉郎敲着自己的头说:“这实在是件可喜可贺的事,你看看我这猴子,大概是出来旅行太久了。脑袋瓜都给搞糊涂了,如此……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么说来,美人只有一个。必要的话,还要三好长庆欢欢喜喜的到堺港来迎接殿下……这样我们要为他加点药啊!”

“好,你若是明白,那么到堺港买美人之时,就堂堂正正地说出我织田上总介的名字,让日本全国的人都知道我不需要任何的隐瞒。”

“哦!我明白了。”

他又点了点头。

“好吧!各位,我们先走一步,到堺港再相会吧!”

藤吉郎、蜂须贺小六两人就从左边道路离去了。

正值秋季,冷热适中,天空飘浮着朵朵的白云。

“你看,来到此地,看看大家的心胸,再眺望远处的山城、王城之地,望着天、看着人,使我心中充满了勇气。”

信长对金森五郎八这么说着,同时向茶店老板招了招手,赏给他几个小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