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京师之道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京师之道

一行人几乎都是首次目睹京师的景物,也是初次踏上京师的土地。

在此四面环山,任何一个森林都可以看到寺院的屋顶,不禁令人想起古老流传下来的由绪和语草的故事。正因为如此,令人感慨万千,一股失望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路的两旁有几户房子并列着,街的中央有着用草铺起来的大窟窿,让人无法安心的踏过,到处可见战火之下荒废的屋宇,走在京内到处都可目睹凄凉的景象。

信长曾听父亲和平手政秀提过此事,因此并不感到惊愕。然而走入市街中央的杂草处时,有股臭味冲鼻而来,令人难以忍受。那绝不是垃圾及尘埃的味道,而是尸体腐烂的恶臭。也许是被盗贼或恶人所杀,而被丢弃在这草丛中,探头看去,依稀可见白骨。

“真悲惨啊!”

“就是嘛!比较起来清洲的街道实在是太好了。”

“到底皇居在那儿啊?”

“嗯……先殿下信秀公曾提过这附近的围墙倒塌,禁地里经常有盗贼出入……”

“嗯!已故的平手先生曾经流着泪述说呢!”

“对!对!他还说在禁城里的御门外有女子从事卖春行为。”

“那些卖春妇,三五成群,都是禁城里的女佣……说到此,他就泪流满面。”

大家聚集在那边谈论着,只有信长若无其事般地咬紧了嘴唇,一步步地走着。他默默地在这周围转了半圈。而后,看着先父信秀献上四千贯所修复的围墙,有些已崩裂,里面还长有杂草。如此看来,里面的建筑物更是倾斜了。不,或许是那些杂草代替了公卿们所住的屋宇也说不定。在这附近的百姓或武士们,也许实在没有收入,所以就迁往它处求生去了。

这时,其他的人继续谈论着。

“原来如此,眼前看到的比传闻中来得更凄凉。”

“如此一来,这里岂不成了贼窝?”

“啊!那边有一只狐狸跳出来……越过了墙,跑到禁地里去了。”

“王城都变成狐狸的巢穴……这天下不乱才怪。”

“不,就是天下乱,才会变成这样的。先殿下曾说京里的兴废可以反映出人民的生活……这就是日本国的写照啊!”

“你看,大将沉默的走着。”

“他大概是在想要如何才能使此地再度繁荣起来吧!”

“安静一点!大将在哭哪!你看泪水滚落到左边的脸颊……”

“我终于明白了!”

“你知道了甚么?”

“我了解大将的志向,我终于明白了……”

说话者正是池田胜三郎。

“结束尾张的大笨蛋而取得天下……原来,原来他指的是这个啊!……”

“照你这么说,他取得天下是意味着……要使禁城里的人事再度繁荣起来吗?……”

“不仅如此。”胜三郎小声地点了点头说着:“殿下接下去的工作,我终于明白了。到现在为止,他集合了家中所有的力量来对付今川家的入侵,全力为此下了赌注……”

“这样我明白了。”前田又左望着胜三郎的侧面:“从过去到现在,他的目标都在此。”

“他已讨伐今川义元,如果为了本身安泰着想,他必定会去取得西三河与伊势路以巩固我们的周围。然而,他却没有去那里而来到此地旅行。可见殿下接下来的目标就是逐步地接近皇宫,全力下了赌注!”

“这件事大将在逢坂山的追分时,就说得很清楚了。”

“甚么?又左,虽然大将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们还是不明白啊!然而现在我完全了解了……你看!又左!现在殿下的右脸颊也濡湿了,而且紧咬着嘴唇,望着围墙在哭泣……还好!我有机会跟他来到京师,总算了解大将的心思,我终于明白了……”

他如此说着,前田又左卫门利家也无言以对了。

他虽无话可说,但为了想再度确认信长是否哭了,于是他低吟了一声。

“我也明白了!到现在我才真的了解殿下的本意……原来这就是殿下所说的志向啊!……”

尾张笨蛋的第一阶段工作已经结束了。

从现在开始,信长踌躇的是要如何迈向第二阶段的工作。也就是所谓的:“供奉皇室,统一日本——”为此,他来到了熊野。

或许等到旅行终了而当他再度站到他们的面前时,眼前所有的障碍都会一扫而空吧!

这是大家跟随他来到王城之地之后,首次知道他的想法,这种想法也同时深印在每个人的心中。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