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鬼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鬼魂

在义龙的身边,本来就没有小侍卫。

那也是因为自己装癞病所必须采取的一种手段,如果被识破就不妙了。

“——而且接近这种病人也是件不愉快的事。我如果有事,会敲打板子,这时你们才进来,否则不要靠近。”

如此一来,也便于与他的心腹部属密谈。

就这样,他把没有任何伤痕的头部与四肢都扎以绷带,而只有小寿江与鹿野两个侍女经常接近他。

对于这一点,生了一个孩子辰王丸(龙兴)的生母,也就是信长的妹妹尾张夫人,也相信自己的先生真的是得了这种病。

而他对待这两位侍女,却是相当的公平。

他深怕只爱一个人的话,会引起另一个人的嫉妒,而泄漏了秘密,所以也小心翼翼地对待她们。

当日根野备中和平野美作离去之后,义龙就唤来了小寿江。她拿着雪洞的灯进来了。

“还有其他的事吗?”

小寿江从十七岁开始就服侍在他的身旁,现在都已经二十三岁了。人长得漂亮,声音也悦耳动听。这时,她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会冷,那么我再点一桶火炉好吗?”

“不冷!”

义龙就这样地凝视着天花板回答道:“你说,有时会看到窗外的走廊下有幽灵,是吗?”

“是是!而且那还是在夏天呢!我真害怕。”

“你就是因为害怕,所以都一直在这附近点着灯吗?对不对啊?”

“嗯!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是真的,可不是开玩笑的,现在你的后面就有两个影子站着……”

“啊!”

小寿江赶紧抱着义龙。

义龙以绑有绷带的手抱起了她。

“难道你没有听到幽灵的哭声吗?”

“真……真……真的吗?……真的是幽灵吗?”

“我没有骗你,今晚的幽灵一个是弟弟喜平次,另一个就是在这城的千叠台馆里被殴打致死的阿胜。”

“甚么……阿胜,你说的阿胜,难道是指道三的爱妾吗?”

“正是。”

义龙彷佛要说出心里的话似地说道:“阿胜呀!就像你一样,是曾经被我抱过的女人啊!”

“啊!您说那个阿胜小姐。”

“是啊!她是美浓最漂亮的女子,她的个性有如其名一般,是非常的好强……”

“主公,主公啊!难道您……您也抱过自己父亲的爱妾吗?”

“不!她是我的女人,是我把她送到父亲那儿做密探的。不是父亲!他是我的仇敌!因为我是这么想的……”

“您说您这么想,是指……”

“不!我现在也是这么想,道三是我亲生父亲土岐赖艺的仇敌。”

他急促地说完之后,就趴在小寿江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啊!您到底怎么啦?主公!”

“小寿江,难道你没有听见吗?”

“啊!听见甚么……”

“阿胜在那儿边哭边说着……竟然被自己所爱的人送到他父亲那儿为妾。对于这种男人……她怨恨这种男人。然而,他是我亲生的父亲道三啊!”

“主公!”

“小寿江,拿酒来!酒!我想喝酒!”

然而,她却没有离开义龙。

因为今天的义龙不同于往常,令她感到害怕。她把自己的脸埋入了他那巨大的躯体里。

“叫鹿野小姐来吧!我一个人感到好害怕。”

“鹿野!鹿野……”

“啊!主公,您的声音怎么那么急促呢?您是不是感冒了?”

“我不是感冒。小寿江,我得了绝症!”

“是!是!这件事我很清楚。”

“不!我是真的得了绝症啊!我没有骗你!”

“好!别再开玩笑了……我明白了。啊!鹿野小姐来了。”

小寿江总算离开了他的身边。

“鹿野小姐,馆主想要喝酒,我们俩去替他备酒吧!”

“不用两个人去,鹿野还要做别的事。”

“好吧!那么我就赶快去……”

“赶快去!快去拿酒来!”

义龙非常急躁地催促着小寿江,小寿江也有点儿害怕地迅速离去。这时,义龙对鹿野说道:“去年的年底,有交给小纳户的手文库,你还记得吗?”

“是……那个镶有青色贝壳类似秋草模样的古旧手文库,对不对……”

“是啊!正是。你快去拿来给我,但是,你不要打开来看。”

“我明白了。”

比起小寿江,鹿野是显得较为健康的美女,在灯火之下,有时会令他觉得她很像浓姬的母亲明智夫人。

最近,比较得义龙宠爱的,不是这个女子,而是小寿江。

当他一个人独处时,就会觉得全身像是虚空似的毫无力气……

恨啊!为甚么我会这么恨呢?总之,我是痛恨信长的。当时他与父亲道三在富田的御堂时,我恨他;他出阵于长良川时,我也恨他;今天他讨伐今川义元,叫我更是恨他。

然而,这个信长又玩弄了他所派去的刺客,使得他的计划没有成功。相反的,又使得他们几乎要反过来拔了他的骨头似的。

(不能原谅!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与信长妥协。)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义龙!”

义龙喃喃自语着。

“——我的身体再过不久就会慢慢地腐烂。”

“——而在我还没有腐烂之前,一定要讨伐信长。”

“——然而,这有可能吗?信长已经买下了新的武器,而且还朝着美浓攻来了呢!”

“但是在我的身体腐烂之前,一定要讨伐他,我一定要讨伐他!那只狐狸,那个大笨蛋……”

“主公!酒拿来了。”

正当他泄恨之际,小寿江心有所惧地拿出了酒瓶。

“手文库拿来了,我就放在这里。”

鹿野也从左边来了。

义龙拿起了杯子,眼睛望着手文库的方向。

上面的青贝壳几乎都已经掉落,可以见到底部。

他一口气将酒饮尽。三十五岁的义龙,突然大笑出声。

“小寿江、鹿野!”

“是……是的。”

“你们两个都是我抱过的人,我还不算老喔!”

她俩突然吓了一跳,彼此对瞄了一眼,然而,都无法拒绝他的拥抱。

“哇!我有感觉!”

“甚么?您在说甚么?”

“我确定我有感觉,这边是鹿野柔软的乳房,而这边就是小寿江柔细的腰,我还闻到了你们的发香呢!”

“您……到底怎么了?主公。”

“我绝对不输给信长。好!今晚我要一次同时爱你们两人,我要试试我的精力如何,让我试试看吧!鹿野。”

“是……是的。”

“小寿江!”

“怎么样?你的眼睛怎么看起来那么可怕呢……”

“我是强壮的!我的身体还不输给年轻人。你们看!你们摸摸看!这个胸,这个胸膛!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输呢?我绝对不输他们的。哈哈哈……”

说完之后,义龙用尽手腕力量,疯狂地拥吻着她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