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秘药的效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秘药的效果

此刻,瑞龙寺的钟声响起,时间正是午夜的十二点。

四周一片宁静,连老鼠的声音都听不到。风雨也停了,在义龙疯狂的爱抚下,小寿江与鹿野两人就像死人似的睡在隔壁的房间了。

义龙从纯白色的寝具上站了起来,先喝了一杯放在枕边的水。

喝完之后,又开始抚摸那毫无感觉的四肢及颈部。突然,他又看着放在床边的手文库。

这就是刚才鹿野从小纳户拿来的古老的青贝手文库。

这是他小时候还和道三住在一起时,道三所给他的。直到去年为止,这还是为义龙所爱用,然而由于有两、三个青贝壳已脱落,所以他就把它放在小纳户里。

“备中曾经说……”

在这手文库里有我义龙出生的秘密,道三他到底承认了甚么呢?……义龙内心充满了好奇,他非得去打开手文库不可,于是他站了起来。无论如何,这是一件大事啊!

自以为是土岐的后代而一直诅咒道三的义龙,以报父仇为目的,全心投入,终于把道三给杀死了。

他不认为道三是他的亲人,他把自己的小妾送到道三那里去当密探,而让道三钟爱她。

“但是,备中说……道三才是我的亲生父亲。”

听到这里,的确会叫人大吃一惊地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在义龙的眼中看来,道三的头脑是不同于一般人的。他十一岁就在叡山学佛法,而后不知何故又下山来卖油,然后学习枪法、研究洋枪、军学、天文、武艺、医术、经济,只要值得学习的东西他都学尽了,而且自称是日本极恶之人。后来他也终于杀了主君,夺取美浓一国,他就是这么样的一号人物。

然而,这位道三的确对义龙非常好。

就如日根野备中所说的,像道三这种大奸人物,岂会不知道义龙有谋叛之心呢?

然而,道三毕竟还是没有杀了义龙。

假如他真的是土岐赖艺的孩子,那么自称为蝮的人,又为甚么要犹豫,在他幼小的时候就可以一刀把他刺死的啊……

“这么说来……我……或许就是……”

义龙也开始迷惑了,他终于伸手去拿那古老的手文库。

“道三真的是我的父亲……这种事情能让它发生吗?”

这么说着,他也开始怀念五年前道三还在世的日子。

“——六尺五寸殿下的病,怎么样了?”

“——无论如何,一定要集合大家的智慧来医治他的病。”

每当面对他的时候,总是辱骂着他,这位自称是日本极恶之人,虽然有着一股傲气,但在他的心底或许有着男人对这世间的情爱吧!

他不杀义龙就是最好的证据。备中也说过,如果真要杀您,机会多的是……

义龙拿起了手文库,又回到了寝具上。他感到非常害怕。

(到底会发现甚么呢?……)

虽然这都是为自己所使用,但是义龙却对手文库里面的记载不屑一顾,他认为里面都是一些纸屑,没甚么值得一看的东西。

他掀起盖子。眼前所看到的,尽是一些熟悉的纸片,其中还留有三、四个小黄金。

“没有甚么……只有盒子啊!”

当他这么说时,空突想到“底下”?于是他歪着头摸着箱底,中间好像有黑色的纸贴着,摸着摸着,那东西就浮了起来。

“啊!找到了!”

他拿起了那东西,把纸撕破之后,从中间出现包以红锦布的东西。

义龙双手颤抖地将它打开来。里面到底包着甚么?……他拿起灯看着表面上所写的文字。这时他用力地吐了口气。

这真的是具有道三的风格与气魄的笔迹啊!

“——为我的儿子义龙,道三处方癞病的秘药。”

上面只写着这几个文字。他急忙地打开来看,赫然发现有五颗药丸。

看了之后,义龙不禁泪流满面……

“为了我的孩子义龙……”

由这几个字可以充分表现,这位骄傲的毒舌家,他所表现出来的亲情却是非常的简洁,就如那八个字……他精通医药,以前还常常教那些医生呢!而这个道三,原来是在秘密地制作癞病的秘药……

(这就是那极恶之人对自己骨肉的亲情表现……)

想到这里,义龙忘了自己杀父之事,而只想把药往自己的嘴里送。

道三为自己装病的事所蒙骗,而避开别人的耳目,暗自地制造秘药。想到这里,义龙如鲠在喉般的难过。

(我不但骗了他……还增加他的痛苦……)

他把灯拿过来,照着道三所炼制好的药,药的表面呈斑猫色的一种固体,而在那点点的青贝上面,微微反着光,红绿交杂,可以说是一种相当神秘的配合。

这一定是利用几百种药草和药物所提炼成的。

“——我的医术与药学是天下第一,没有我治不好的病。然而只有一种是无药可救的,那就是笨蛋,只有笨蛋是无药可救。”这是以前道三常说的话,而这些话似乎在义龙的耳边回荡。

“——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这是道三的自信,也是他送给儿子的秘药……因为他对于儿子的装病信以为真,所以这也是他倾尽全力所炼成的药材,然而却被儿子在偶然的机会里发现了它……

(这不是偶然……而是由于神秘的亲情所导致的结果。)

当他想到这里时,眼睛突然浮现出得意的神色。

(信长……你这家伙,今天我终于发现了这秘药,一旦我服用之后,那么对于你信长也就没甚么好怕的了……这个秘药是要我鼓起勇气,只要我恢复了健康,一定可以对付你信长的……)

这么说的同时,突然从背后袭来一股寒气,义龙不经意地回过头去。

“啊!道三!”他突然出声,双膝跪地。

在那画有雪景的屏风背后,似乎站着幽灵。

这幽灵有时看起来像是喜平次,有时候又像是阿胜、明智夫人,但是今晚看起来却像是道三。

“道三殿下!”

义龙突然双手伸向前,在空中猛抓着。

“啊!不能叫道三……应该要称父亲……父亲大人……”

他很快地推开了棉被,往右边的榻榻米前去想要吸取地上的水,这时,水却反射出如青磁般的光辉。

义龙伸出双手,拚命地想要抓住那东西。

如此一来,由于满口都是水,于是他急忙地将药丸往嘴里送。

突然,他感到舌头有着一种苦味,口里也开始燃烧,他就这般地将药吞了下去。

“好了……我的绝症就要好了。只要我的病好了,又何必畏惧信长这家伙呢……”

他终于笑了。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从头、喉咙、胃、腹部到脚,都有如被火烧灼了一般。

“这个……”

这时他的脸、眼睛、耳朵、鼻子都已泛紫。

“嗯……喔!”

他抓起了短裤,站了起来,两手往前抓,却扑了个空。他的双眼逐渐地模糊,气也喘不过来。灯前的被子、寝具、手文库,几乎都从他的眼前消失了。现在的他仿如置身火坑一般。

“好苦……好苦……我好痛苦呀……”

义龙非常痛苦地嘶喊着,并且开始呕吐了。

是血,那是红色的血,血有如火花似地散在白色的寝具上。

“苦……苦……我好痛苦!”

他的呐喊声终于惊醒了睡梦中的小寿江和鹿野。她们急忙地起身。

“主公!您怎么啦?”

“主公……”

然而,由于视线模糊,他的双脚没有踏好,而像螃蟹般地冲了出来。胸口沾满血迹的义龙,伸出双手想要抓住甚么,但是却扑了个空。这时,他那巨人的身躯,终于有如被砍断的巨木般倒了下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