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织田信长2·桶狭间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横死之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横死之夜

“主公,您怎么啦?”

义龙在寝所并没有唤人来的习惯。

这时,在义龙身边的两个女子忽然惊叫了一声,然后同时发出了悲鸣。

他所吐出来的血,还有虚空气绝之形相,叫人看了惨不忍睹。他的双眼,似乎飞出了三、四寸,在那青色的榻榻米上,他瞪大双眼,动也不动地望着她们……

(义龙的肉体是死了,但是他的眼睛却让人感觉他依然还活着。)

这实在令人胆颤心惊,难以置信。不!应该说实在是让人不愿意去相信这会是事实。小寿江和鹿野喃喃自语着……

在两人发出惨叫声的同时——

“哈哈哈……”

突然有笑声从房间传来,然而,这笑声却是发自于死了的义龙口中。他那被血迹染黑的舌头和泛紫的嘴唇拚命地笑着,可以看到他那雪白的牙齿。

“哈哈哈……我终于为自己报仇了,这是我极恶之人道三的报仇方式。我知道你一定会服用的,这是我为你留下的毒药……哈哈哈……你到底还是服了,你这个笨蛋……”

从已死的义龙口中,却说出了道三诅咒的话语,她们两人听了这些话后,竟然昏了过去……当值班武士听到刚才她们两人的悲呼而赶来时,小寿江也正好醒了过来。她开始诉说着……

两名值班武士将她们扶了起来,然后用纯白的寝具将义龙那冰冷的躯体包好,同时在脸上盖以白布,面向北边放着。

刚才还在枕边与夫人吵架的日根野备中,以及义龙的儿子龙兴,在得到消息后,也都立即赶来。他们茫然地看着这一切。

这时,值班武士已清理好遗体的周围,并且将医生玄通也请来了。此刻的小寿江和鹿野,面无血色。

总之,这一切都不像是真实的。

刚才还想着要如何讨伐信长的义龙,竟然在三十五岁的壮年带着他那巨大的身躯与世长辞了……而且还是死于父亲所诅咒的毒药下……

“道三先生真是个可怕的人物啊!”

玄通终于忍耐不住而开口说话了。这时,十八岁的龙兴也说道:“玄通,这种事别跟外人说。”

“是……是的。”

“父亲到底还是土岐的后代……这么说就好了。”

年轻的龙兴已经静下心来,比在旁的备中或玄通显得更有气魄。

由于刚刮过胡子,所以他的表情显得格外清澈。他顺着烛台的火影,从被褥一直望向屋顶,看来有如祖父道三年轻时的模样。

当道三还在叡山静心修练佛道时,还是山中有名的美男子。

“小寿江!”龙兴突然叫着害怕不已的父亲的侍女。

“父亲大人真的是由手文库中取出药来服下的吗?”

“是……是的!”

“你亲眼看见他取出来服下的吗?”

“是……喔!不!是因为在上面留有那张纸,所以我想应该是从这里取出来服用的。”

“原来如此。”

龙兴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用力地拍着手。

他把刚刚退出的年轻值班侍卫又叫了进来。

“是您叫我们进来的吗?”

“三之助,是你摇醒小寿江的吗?”

“正是!正是我三木三之助。”

“那个时候,小寿江已经昏倒了吗?”

“是的!是我摇醒她的。”

“当她醒来的时候,就说父亲大人服用了毒药,她是马上这么说的吗?”

“是的,她说好可怕,而且她的身体还不停地颤抖着……”

“我明白了,你退下。”

说到这里,龙兴突然从怀里取出道三所写的纸包上的纸片,然后来到了烛台边。

龙兴是想再度确认这张纸是不是小寿江所看到的那张纸。

突然,这张纸片烧了起来。

“公子!您为甚么要……”

备中吓了一跳,迫不及待地问着,这时纸片已经烧成灰了。

龙兴马上立起一个膝盖。

“啊!”

他拔起了刀,只见刀光闪闪地从右向左划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此刻小寿江的头已经落在榻榻米上,溅满了血迹。

“父亲是病死的,然而现在还不要发丧。”

备中拿出了纸为他擦拭着血刀。

“这个女人,自以为聪明,但是她却忘记了我是道三的孙子。”他这么说。

他认为小寿江可能是织田那方面的间谍,而把道三留下来的处方换成了毒药。

“啊……”就这么一声悲鸣,小寿江的朋友鹿野也倒在榻榻米上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