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强右卫门被捕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强右卫门被捕

穴山玄蕃头对手下的包围行动视若无睹,只是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强右卫门。

太阳逐渐西斜,而武田方的阵营也和隔江相对的长筱城一样,完全笼罩在夕阳余晖之下。

“你说你肚子饿了?”

“没错!”

“你说你叫鸟居强右卫门,是奥平九八郎的家臣?请问,你是如何在严密的守卫当中,潜逃出城的呢?”

听到玄蕃头的话,被夕阳映红了双颊的强右卫门不禁失声大笑。

“你弄错了!我不是出城,而是正要回城去哪!”

“甚么?你说你是要回城里去?”

“正是!如果你不想让我方出城的话,那么最好连河底也张起网来吧!”

玄蕃头闻言不由得摇头苦笑。

“原来你是要回城里去!不过,长筱城在这一、二天内就会被攻陷了,为何你还要回去呢?”

“哈哈哈……”

“这有甚么好笑的?既然你已经成为阶下囚,最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只会自讨苦吃,知道吗?”

“大将!请问你是穴山先生吗?”

“正是!我就是穴山梅雪。”

“难道连你这样的大将,也看不出这城是否会在这一、二天内被攻陷吗?或许你还不知道吧?在长筱城被攻陷之前,织田和德川的大军就会到了。”

穴山玄蕃微微地摇晃着身子。

“这么说来,十五日早上在雁峰山升起的狼烟是?”

“哈哈哈……你到现在才明白啊?那时我早已由城里逃出来了。”

“那么,你是去请求援军的喽?”

“也差不多啦!……不过,正确的说法是,我是去看看援军到底到了甚么地方。”

“嗯!”

“你知道吗?大将!我还看到了织田殿下和德川大殿哩!如今两家的大军正连袂朝此而来,所以我说,这城绝对不会被攻陷的。”

听到这里,穴山玄蕃颤抖着声音叫道:“弥六郎,立即备马!我要赶到医王山的本阵去。还有,把这家伙绑在马上,我要带他一起去。”

“遵命!”

小侍卫们手忙脚乱地将强右卫门绑在马上,跟着玄蕃朝胜赖的本阵疾驰而去。

反观强右卫门,则是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安安静静地被绑在马背上。

(到头来还是被捕了……)

然而,他的心中却了无遗憾,毕竟该做的事都已经做了。事实上,在返回长筱城的途中,他有办法,也有时间可以好好吃顿板,但是——

(城内的人已经没有东西可吃了……)

想到这里,他宁愿忍受饥饿,也不愿独自一人求得饱餐一顿。

在强右卫门想来,如果一切顺利的括,那么他就可以一身草衣的百姓装扮来到川原,乘夜渡河回到城里。不过,虽然不幸被捕,他却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我已经完成分内之事,而且援军也快到了……)

思及于此,这位谨守义律的武者顿时感到安心不少,对死生更有一份置之度外的廓然气度。

到达武田势的本阵之后,胜赖亲自审问强右卫门。

事已至此,强右卫门不认为还有甚么好隐瞒的。只见他如同恶作剧被人发现的小孩一般,以不肯服输而又佯装淡然的神态回看着对方。

“你倒是个很干脆的家伙啊!鸟居强右卫门。”

“正是!”

“你和鸟居元忠有无血亲关系?”

“远祖时代我不知道,但现在我和元忠并无任何血亲关系。”

“你肯临危受命,潜出城外充当使者,又在事成之后回到城内与同胞共生死的气魄,真叫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大将!”

“甚么事?”

“我不会因他人的褒奖而得意忘形,更不会因受到敌人的称赞而降服。我看你还是趁早杀了我吧!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嗯,果然是个干脆的家伙。好,我就把你交给玄蕃吧!玄蕃,你好好地跟他谈谈。”

胜赖再度将强右卫门交回玄蕃头的手中,并且很快地被带到离城不远的川原小丘上。

此时,夕阳尚未完全隐没。尽管四周的谷底已是一片晦暗,然而川原附近的岩石上,却仍遍洒着落日余晖。

(啊!如果他准备在此杀了我,那么城内的人一定会看到……)

强右卫门心中窃喜,因为这正合他意啊!

(他们会知道我并未逃走,而是在回城途中为敌人所杀的呀!……)

来到小丘之后,他看到对岸的河堤上有幢幢人影来回活动着。

这时,城内的人似乎也看到了强右卫门。

不!他们当然看不清强右卫门的脸。事实上,他们只看到众多敌军的手下包围着一个被绑在马上的人,并将他带上了小丘……尽管如此,强右卫门却已经心满意足了。

“好了,就在这里吧!”

玄蕃头知道这个位置一定能够让城内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于是利落地翻身下马,说道:“强右卫门!我准备在此将你处死。”

“这里的景色相当优美,使我觉得精神一振。”

“强右卫门!”

“甚么事?大将!”

“你有甚么遗言要交代吗?”

“没有!打从我被抓时,就知道终必难逃一死。”

“但是我家主君胜赖公却为你惋惜啊!”

“我不需要胜赖公的惋惜,只要我家殿下九八郎能了解我的心意就好了。”

“你这说法倒是很妙。其实,我根本无意杀你,但是军令如山,我只好依命行事了。侍卫们,把他架到绞架上,即刻行刑。”

“感谢你为我的死法煞费苦心;不过,这和一刀杀了我并无不同,反正同样都是往赴幽冥之途。”

“说得好!侍卫们,立刻把他架上绞架。”

强右卫门瞪大了双眼望着绞架。只见一根约有三间(一间为一?八米)长四寸角粗的柱子矗立眼前,上面还绑着一根横木。

当侍卫们忙着将他绑在绞架上时,玄蕃头又说话了。

“强右卫门!”

“是的。”

“我实在为你感到惋惜!”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我知道。但是,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救城里那五百人的性命吗?”

“你胡说些甚么啊?城里那些人的生命早就获得保障了,不是吗?”

“不!他们能否得救,完全取决于你是否愿意帮助他们。老实告诉你吧!我方已经决定趁信长的援军尚未到达之前,全力攻打长筱城,将它烧个片甲不留。”

“哈哈哈……事情没那么容易。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这般容易,那你们为何迟迟不敢动手呢?”

“强右卫门!”

“干嘛?何必发出那么可怕的声音呢?”

“明天早晨就要攻城了。”

“哦!”

“但是届时援军却尚未到达……我想你一定知道这点才对。我希望你能大声告诉城里的人,就说援军不会来了……只需这么说即可。这么一来,不就可以保全城内那些勇士们的性命了吗?”

“噢!”

被绑在绞架上的强右卫门不禁睁大了眼睛。

穴山玄蕃头心诚意挚地说:“说真的,强右卫门,我不仅为你感到惋惜,也为你的主人奥平九八郎叹惋。我实在不想失去像他这种年轻有为,骁勇善战的猛将啊!现在,只要你肯告诉城里的人援军不会来了,那么我会在明早的总攻击中约束我军的行动,不准他们滥杀无辜,甚至我也可以答应让城内的人毫发无伤地离开。我不仅是为了你才这么说,也是为了你的主人奥平九八郎啊!还有,别忘了城内五百个人的生死全都掌握在你的手中。”

就在那一瞬间,强右卫门若有所思地望着城里,意志似乎开始动摇了。于是玄蕃头又趁机说道:“要是奥平九八郎贞昌能够保全性命,日后必定能够成为顶尖的大将。如果一位可造之材就此丧命,难道你不觉得可惜吗?”

“原来如此……”

强右卫门叹息道:“我确实……确实为主人感到惋惜。”

“对了!但是只要你的一句话,就可以使一切改观了呀!”

“好吧,也只好如此了。请你让我站起来吧!”

“你决定要说了?强右卫门!”

“是的!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这么做啊!”

“好,把绞架立起来。”

这时,城内的人也已发觉对岸的情况有异,纷纷地挥舞蓍双手,不断地叫喊着。虽然他们听不到对岸敌军的说话声,但是心中却隐约知道即将有事发生了。

“好吧!把强右卫门立起来,让他大声说话!”

“喂!”

和平地不同的是,此地的川风甚强,话声往往很快地被风吹散。然而,脸颊被晒成古铜色、头发满是汗水、污泥的强右卫门却毫不气馁,依然卯足了劲叫道:“对岸的伙伴们!我是鸟居强右卫门哪!”

被绑在绞架上的强右卫门高声叫着:“你们绝对不能投降啊!五万名援军明天就会到达此地了,你们千万不要放弃啊!”

“啊!”

玄蕃大叫一声。

“快把他放下来!这家伙,竟敢欺骗我!”

“伙伴们,路上已经全是织田势的士兵了,你们只需再忍耐一、二天就可以了。”

在即将隐没的斜阳中,他声嘶力竭地叫着。

“哇!”

对岸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当欢呼声传入耳中时,强右卫门再次叫道:“你们要坚持到底啊!”

就在同时,突然有两、三支枪朝他的腹部刺了过来,鲜红的血液顺着白木柱子蜿蜒而下。

“你这家伙,居然还敢骗我!”

“哈哈哈……这就是三河……三河武士的精神哪!”

强右卫门心满意足地低声说道。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甚至当敌人再度举枪刺入他的身体时,也丝毫不再感到疼痛了。

“哈哈哈……”

强右卫门再度放声大笑。虽然他已陷入死神的掌握之中,但是两眼却依然圆睁,在夕阳的照映下闪闪发亮。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