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五月二十一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五月二十一日

开始在连子川西岸设起马防栅,是在翌日清晨。

“——那到底是做甚么用的呢?”

“——难道信长真的如此畏惧对方骑兵队的袭击吗?看来他倒是个谨慎、小心的人嘛。”

“——不!这哪叫谨慎,根本就是懦夫的行为嘛!看来甲州武田势的骑兵雄姿必定时常萦绕在信长的梦中,使他无法安眠。”

“——没想到像信长这样的猛将,一旦进入山里,竟然变得有如驯兔一般。”

“——决战那天可有好戏瞧喽!”

就在人夫的窃窃私语当中,一道道的木栅设起来了。第一列木栅处处都有出口,第二列的出口逐渐减少;到了第三列,出口处则已完全被封锁住了。

这有如山猪为捕捉野兔所设下的陷阱。

二十日正午过后,信长又加派人手,全力在周围建造防栅。在一片吆喝声中,只见由连子桥至弹正山之间,已出现一道划分敌我的防线。

“——信长先生到底在想些甚么呢?”

“——来到这里以后,非但不积极部署战事,反而汲汲于营造木栅,可见他根本无意和对方作战嘛!不过,他准备守在木栅里作持久战的念头,倒也很令人费解啊!或许他只是为了对家康有所交代而出兵,实际上却根本不想与敌人正面冲突。”

“——如果他果真无意作战,那么结果又将如何呢?”

“——那么他只好等待甲州势自动撤兵喽!……或许他正在等着这个消息哩!”

“——嗯,说得很有道理!你看,那些援军还慢条斯理地建造防栅,也不想想,长筱城内连一粒米也没有了呀!”

在甲州势这一方,也不了解信长建造木栅的真正用意何在。正当他们搜索枯肠寻求解答时,酒井忠次已率领一队兵马在东南方展开行动了。

日落之后,筑栅的工程依然继续进行,每个人夫都已接到挑灯夜战的命令。

这场日本史上最有名的长筱会战,终于在二十一日的清晨揭开了序幕。

二十日当天,甲州势也已在连子川东岸部署完毕。

从木栅的构成方式看来,很容易让人误以为织田、德川的联军根本无意作战。因此,信长和德川即准备利用敌军的这种心理,趁其不备而一举歼灭对方。

由此看来,这场总攻击在一、二天内即可结束。

武田势的阵势如下:

第一队,由山县三郎兵卫率领两千骑。

第二队,由武田逍遥轩及内藤修理率领三千两百骑。

第三队,由小幡信贞率领两千骑。

第四队,由武田左马助信丰率领两千五百骑。

第五队,由马场信房及真田兄弟率领两千三百人。

原本担任先头部队的,即是主张决战的胜赖;但是临到出发之际,却在重臣们的坚持之下,怅然地答应留在医王山的本阵当中。

基于预防万一,因此马场信房及山县三郎兵卫费尽唇舌,无论如何也不让胜赖亲至前线作战。

天正三年(一五七五)五月二十一日——

是日清晨,清爽舒畅的南风徐徐吹来,微微泛白的天空也飘浮着朵朵白云。

一早醒来,山县三郎兵卫立即走出营帐,开始到各个营地巡视。

在武田诸将当中,山县和马场两人既是最得力的重臣,同时也是首屈一指的军师。

想到即将展开的战事,他不由得朝连子桥的方向望了过去。

“哎呀!那是甚么?”

他勒住了马缰。

只见在被浓雾所笼罩的桥畔木栅里,不时有幢幢人影在移动着。

“难道敌人已经进至此地了?”

正当他暗自思量时,突然由后方的鸢巢山传来一阵如雷的枪声。

哒、哒、哒!哒、哒、哒!

这不仅是五挺、十挺洋枪而已!猛然醒觉之后,他很快地掉转马头准备离去。就在这时,德川势的先锋大将大久保兄弟的哄笑声突然在栅前响起……

三郎兵卫立即策马飞奔而去。

鸢巢山已经遭到袭击了!

这么说来,我方的退路已经被截断了!而方才那阵哄闹声,就是敌人正式向我方挑战的表示呀!

“敌人!敌人已经正式向我方挑战了。来人哪!快吹法螺,快点!”

话声甫落,又有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由鸢巢山传来。

接着,一名神色慌张的侍卫来到他的面前:“报告!兵库助信实先生所镇守的鸢巢山城,已于黎明时刻为敌军攻占了。”

“甚么?对手是谁?到底是谁?”

在山县三郎兵卫连珠炮似的询问之下,侍卫都还来不及喘口气,便又急忙答道:“是德川的家臣酒井左卫门尉忠次……他的目的是要断了我方的退路啊!”

“你马上将这消息告诉其他大将!”

说完之后,山县三郎兵卫闭起了双眼。

(避免决战……)

由敌人事先截断武田势的退路看来,这件事似乎颇不寻常。想到这里,这位身经百战的勇将也不禁有如堕入五里雾中……

(那么,敌军先前派出众多步兵的意图何在?)

这时的他,已经不再试着寻求解答,只是愣然望着正站在严密设防的马防栅前起哄的步兵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