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训练过的云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训练过的云雀

三郎兵卫已经无暇多作考虑了。

很快地,他挑选一批武田势中最好的骑士,命他们摆开阵式,准备迎敌。在他看来,那些对准武田阵营而来的织田势步兵,只是一群有勇无谋的笨蛋罢了。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他仍然看出掌旗的,正是德川方的大久保兄弟。

“好吧!尽管来好了,看我一脚把你们踩平!”

只是,他的心中仍然存有一丝疑虑,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做甚么。

(难道他要诱使我方进入栅内……)

就在这时,武田势的阵营突然制造出一阵阵的土烟,朝大久保兄弟袭去。而对方也不甘示弱,立即响以一阵炮火。

枪声乍响之际,三郎兵卫的疑虑霍然开朗。

(原来敌人是有恃而来的……)

一旦骑士们胆怯而停止攻势,正好成了敌人攻击的目标……这时,鸢巢山的枪声终于停止了。

“伙伴们!不要回头看,我们一鼓作气冲进木栅里去,将极乐寺山的敌军本阵夷为平地!”

在晨露迷蒙当中,隐约可见织田、德川两家的旗帜在极乐寺山、茶磨山、松尾山等处随风飘扬。

如果迹部大炊助所说的佐久间信盛愿意充当内应一事属实,那么当我方朝敌人本阵攻击时,佐久间必定会起而呼应,共同夹击信长。

“哗!”山县三郎兵卫带着两千名骑兵,如怒涛排壑般地朝连子江奔去。

昂首站在这波怒涛之前的,正是大久保忠世及忠佐两兄弟。眼见对方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席卷而来,两人知道此时不宜力敌。

兄弟俩很快地掉转马头,朝等在一旁的兵士叫道:“立即撤退!将他们引到木栅里去。”

说完,两人即率先逃入木栅深处。

见此情景,山县势更是得意不已,认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将马防栅摧毁,杀尽所有的步兵。

“就是现在!前进啊!”

在混乱当中,骑兵们已经进入了木门,而栅栏也在马蹄的践踏之下,变得面目全非了。

令山县意想不到的是,木栅外居然有大批人马埋伏着。

就在下一瞬间——

由信长所率领的洋枪队将枪口瞄准被困在栅栏内的两千名骑兵,毫不留情地扣下了扳机……

哒、哒、哒!

子弹密集地对准这两千名骑兵队发射,不曾中断片刻。

终于,枪声停止了。在不足三十秒的时间里,木栅内尸横遍地,悲惨之状令人不忍卒睹……这当中,不时传来马儿的哀鸣,以及一息尚存的士兵们的呻吟声;幸存人数总共不到两百名。

他们都有彷佛经历一场恶梦般的感觉。

拿着大刀、弓箭作战的甲州势,做梦也想不到对手竟然会以火枪来制敌。如今,他们总算了解敌人建造木栅的用意;只是这也就是他们的死期啊!……

“就是现在!一个也不让他们逃走!”

一息尚存的山县三郎兵卫,神情茫然地召集所有幸存的士兵,企图对指挥行动的大久保兄弟展开反击。

幸存的士兵们愕然地拔出大刀。

这时,一阵密集的枪声又朝他们扫射过来。

“我不甘心哪!”

不知是谁这么喊道,而这也一语道破了这些人心中的不平,毕竟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三郎兵卫也在枪声当中摔落马下,茫然地望着眼前的草地。五短身材的他,是武田家最受称诵的勇将;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会死在洋枪之下。由于事出突然,以致他根本来不及对信长的新战法采取因应之道;就这样,他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集团战争——设乐原之战。在黎明前的朝露当中,他慢慢地阖上了双眼……

在洋枪的肆虐下,幸存者只剩五、六十名。当第一道阳光出现时,这场战争的胜负已见分晓。

假如武田势知道第一队全军覆没的惨状,绝对不会再让第二队继续前进。

然而,传达消息的士兵只说第一队已经战败,并未更进一步说明详情。

因此,第二队的大将,也就是信玄之弟逍遥轩信廉,仍然按照原定计划,继续朝敌人的本阵进攻。

和信玄一样,逍遥轩也是个不轻易表露感情的人。

“甚么?三郎兵卫已经败了!好吧!那么我们赶快前进!”

他豪气万丈地说道。在急促的大鼓声中,他带着三千名士兵由山县势的北翼朝木栅前进了。

同样的,他们也在木栅外遭到猛烈的炮火攻击。

“——你们看哪!武田势又像训练有素的云雀一样,乖乖地接受炮火的洗礼哩!”

信长十分得意地说。

幸免于难的逍遥轩很快地召集仅存的士兵,狼狈地逃开了。这时,胜负可说已经完全决定了。

人之所以悲哀,正因为有感情和精神存在。因此,即使第三队的小幡信贞和第四队的武田左马助信丰明知此去必死无疑,却无法就此引兵回去。

不!不仅是他们,连守在医王山的胜赖也耐不住久候,急欲下山一探究竟了。

小幡势已败,左马助的黑母衣队也被敌军击溃了。在信长的精密策划下,武田势无法侵入栅内一步。

眼见左马助的部队已经全被歼灭,守在雁峰山麓的右翼大将马场美浓守信房也击鼓准备出发了。

他了解今天这场战争对武田家的意义。

这不仅是胜败的问题而已。

还关系着武田源氏的传家之宝——八幡太郎的白旗及楯无的足具——的绝续存亡啊!在他人眼中,或许道两样东西如同粪壤,但是对武田氏而言,却有着无比的意义。于是,两队不知彼此姓名的人马就这样地展开了一场厮杀……

(信长终于一改往日的作战方式……)

信房亲自击鼓,藉以激励士气。

当部队正要前进时,信房突然发现织田势的诱敌部队又出现了,于是立即下令停止进击。

这并不表示这场战争已结束。然而,不明就里的胜赖却不断地催他行动。原来由真田兄弟和土屋直村所率领的第五队也和前面几队一样,早在木栅外就被猛烈的炮火歼灭了。

最先是真田源太左卫门由马上摔落,紧接着土屋直村也阵亡了。不多久,真田昌辉的身影也在人群中消失了。

“报告!大将马上就要从医王山下来,与你一起前进。他说:即使美浓守反对,我也要与敌人决一死战!”

听完使者所说的话后,信房大声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殿下真是个时运不济的人哪!告诉他,请他立即回国去!战事已经结束了。”

“啊,你说甚么?!”

“我说战事已经结束了。请你转告殿下,信房决定在此阻止敌人的攻势,希望他赶快引兵回国!”

“那么,大将……”

“笨蛋!战争已经结束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信房此生再也见不到殿下了,请他自己多多保重吧!”

“呃、这个……”

“快走吧!一旦被敌人截断后路,就走不成了。你瞧!敌军已经走出栅外,正准备发动总攻击哩!”

话声甫落,敌军的旗帜果然开始朝这边移动了。

使者立即飞奔而去。

信房再度击鼓,指示部队慢慢朝敌军接近。如果不放缓前进的步伐,必然会加快敌人的进击速度,那么他就无法争取更多的时间,好让胜赖安全地返回甲州了。

(既然山县已经战死,我也不能独活……)

信玄在世时,曾再三嘱托他好好辅佐胜赖,没想到他却未能善尽职责,任由胜赖一意孤行,导致今日的失败。想到这里,信房的内心羞愧不已。

(佐久间信盛愿意当内应!唉,我怎么会相信这种谎言呢?……)

如今想来,他不得不承认信长设下马防栅的策略的确相当高明。同时,他也了解对方的用意何在了。

(我实在有愧先君的嘱托……)

为了避免成为敌人洋枪的攻击目标,他下令全军以蛇行方式前进,并且严禁兵士接近木栅。事实上,他之如此煞费苦心,全是为了让敌人产生武田势正在前进的错觉,以拖延决战的时间,让殿下得以全身而退。

当使者再度出现时,已是四刻半后的事了。

“殿下听从你的建议,已经由医王山经信浓回国了。”

“很好!他终于听了我的话了。”

“是的。不过,殿下并未马上听从。后来还是穴山入道(梅雪)抓住他的战袍,告诉他这是攸关武田家绝续存亡的时刻,殿下才勉强答应的。”

“好,这样就好!否则我有何面目去见信玄公呢?好了,你快回去跟在殿下身边,绝对不能让他中途变卦。这是我信房最后的心愿……你就这么告诉他吧!”

“遵命!”

“快去吧!还有,你不要再回来了。”

这时已是上午八点,温暖的阳光遍洒在大地之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