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消失的织田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消失的织田势

平定越前的乱事之后,织田势立即攻向加贺。

然而,这时上杉势已经进入加贺,正严阵以待织田势的来临。

难道两雄真会在北陆之地一决雌雄吗?

谦信必是接受一向宗徒的求援,趁着信长进入敦贺之前来到此地。

由此看来,武田胜赖的恳求及本愿寺、毛利、足利义昭等人所派的使者,果然动摇了谦信的意志。

真正导致谦信决意与信长一战的原因,是由于加贺的一向宗徒洲崎景胜、本愿寺光佐的密使常上院及镇守在越中、加贺国境上的谦信部队,都传来信长在越前大肆屠杀的消息。

此时的谦信仍然无意上洛,而时序早已进入十月,看来也该是他引兵退回越后的时候了。

“——也好,我们就留在此地与信长一战,让他见识见识我方的实力有多强吧!”

当洲崎景胜和常上院离去之后,谦信立即在国境上展开祈福仪式,预祝此次战事顺利。接着便进入加贺,攻打与信长交情深厚的松任城之镝木赖信。

对信长而言,松任城乃压制加贺的重要据点,一旦被敌人攻陷,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确保这个通往北陆的要衢,信长十万火急地派出了救援部队。然而,当织田势的先锋柴田胜家、佐佐成政、前田利家和不破光治率军由江沼、能美两郡出发时,谦信的精锐部队已经攻陷松任城,而镝木赖信也阵亡了。

“甚么?松任城已经落入敌人的手中?那么,敌人的守将是谁呢?”

当柴田胜家在海滨的松原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怒发冲冠地反问道。

“是谦信的部将柿崎和泉。如今他们正在大肆整修,准备守城哩!”

“哦,是柿崎啊!他根本不足为惧,我们一口气就可以把他赶出城去了。”

如果不是信长的使者正好来到本阵,织田势的先锋部队早就朝松任城的敌人攻过去了。

这么一来,自夸战无不胜的织田势和以神兵自居的上杉势,必定会在此地展开一场生死之斗。

然而,使者却以沙哑的声音宣布了信长停止攻击的命令。

“甚么?大将不准我们继续前进?这么一来,敌人的防备岂不是更坚固了吗?这其中必有缘故!”

“所以大将才要亲自来此向各位说明啊!不过,他要各位暂时停止攻击。”

胜家和成政沉默不语,而前田利家则说道:“或许殿下是为松任城的失落而感到气馁吧!”

不破光治不以为然地反驳道:“殿下一定有他的道理。你们看,这海风多么清凉啊!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吧!”

北国的十月早已霜雪纷飞,徐徐的海风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耳边也不时传来怒涛拍打岸边的声音。

织田势的先锋部队很快地在松原一带散开,而诸将则在传说义经及弁庆曾经住过一晚的胜乐寺内休息,等待信长到此会合。

信长较预定的时间晚了四刻钟才到,一进入寺内,立即边笑边摇着手说:“退兵吧!退兵吧!”

“啊!这又是为了甚么呢?”

前田利家率先开口问道:“如果我们就这么回去了,岂不是要被上杉势耻笑吗?天下人也会说,信长不敢与谦信一战,所以才会引兵逃走。”

信长微笑着把手放在火上,心平气和地说:“这个嘛!想和毘沙门天作战是一件最愚蠢的事,更何况松任城已经失陷,我们当然只好撤兵喽!”

“我们要退到哪里去呢?”

胜家紧接着利家问道:“一旦敌人知道我们撤兵,一定会从背后追击,何况上杉谦信又是一个追逐能手。”

“好啦!事实上我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和毘沙门天作战,而且我们也得到了另一种胜利啊!你们不必操之过急,毕竟我要胜的,是整个日本啊!我希望各位立刻引兵退回越前,为过冬做好准备,这才是上策。”

说完,信长又笑了起来。

“我都已经四十二岁了,怎会不懂人心呢?”

“这倒是真的。”

“如果我不战而走……自认为战无不胜的毘沙门天必定会心满意足。只要他一满足,就会按照惯例退回越后,绝对不会在松任城久留。但是,如果我们坚持决战而触怒了他,由于少了武田势这个后顾之忧,所以他一定会像上次在川中岛一样,对我军穷追不舍。这么一来,我们所损失的,就不仅是一、二座城池而已,甚至可能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啊!”

“原来如此!”佐佐成政拍着膝盖说:“为了不触怒对方,所以你要让他们留在松任城,直到冬天过去?”

“正是如此!要不这么做的话,必然会加深对方的敌意;这么一来,不仅无法完成在安土筑城的计划,北近江也会不保。所以,目前我们必须引兵退回越前,以免触怒毘沙门天。”

“嗯,这的确是个好方法,对不对啊?又左!”

胜家由衷地赞叹道,而利家也点头附和着。如果两军在此对阵,极可能会损失一半以上的兵力;况且,即使夺回了松任城,也会被困在大风雪中而动弹不得啊!

“嗯,看来也快接近了。”

光治望着天空说道:“在大将的计划里,建造安土城和夺回松任城何者比较重要呢?”

“哈哈……你想得很周到嘛!在我认为,安土城必定会取代松任城成为日本第一要塞……这么说各位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们空手而回的。胜家!”

“属下在!”

“我决定将越前八郡给你,希望你能在北庄严密地监视谦信的一举一动。”

“啊?你要将越前八郡交给我?”

“是的!至于前田利家,则负责第二防线,所以我将府中(即今之武生)给你,希望你能坚守到底。佐佐成政、不破光治!你们负责第三防线,必须固守敦贺至北近江之间的通路。明年春天雪融之前,安土城就可以完成了;当我们再度来到此地时,毘沙门天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如果我们不先巩固自己的守备,怎么压制得了本愿寺的策略呢?”

“没错!到底不愧是我们的大将啊!”

成政赞叹道。而信长却毫不在意地说:“不要以为我怕毘沙门天!只要我们能够切断本顾寺的谷仓地带及毘沙门天进军上洛的四条通路,必然可以赢得胜利。至于此刻的胜利谁属,就留给后世的史家来论断吧!”

这样,本拟以破竹之势袭向松任城的织田势,突然从上杉势的眼前消失了。

上杉势大声击鼓,以夸耀他们的武勇。

将松任城交给柿崎和泉后,谦信便退回越后的春日山城。过了不久,越后、加贺及越前都为深雪所覆盖了。

谦信认为,信长必是以为彼此仍是同盟,才会自动退兵以避免冲突。

“信长这家伙!倒是做对了一件事……”

回到春日山城后,他又一如往例来到山顶的毘沙门堂祈福,等待春天的到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