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无税的自由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无税的自由城

安土城位于近江国(滋贺县)蒲生郡安土村下丰浦的安土山上。

安土山的高度为一百二十尺。

由山上俯瞰四周,北、西两方皆是景色秀丽的琵琶湖,东边是通往越前的北国道路,南边则是岐阜通往京都的道路。道路的尽头,即是信长初次发兵攻打北国之前,曾在此举行一场盛大的相扑比赛的常乐寺。

首先在安土筑城的,是近江源氏的佐佐木氏一族。为了制衡佐佐木的势力,六角氏还在城的出口处造了观音寺城哩!当信长攻灭六角承祯之后,特地命手下大将中川八郎右卫门重政镇守这三座要城。当然,新建的安土城之规模远比过去所造诸城更是宏伟。

这不仅是为了遏阻上杉谦信上洛之行的意念,也是为了压制假借援助本愿寺之名,趁机向东侵略的毛利氏。因此,这座新城的规模之大,可谓空前。

对负责筹划的明智光秀而言,这项设计融合了他所有的智慧,是他毕生最引以为傲的贡献。

安土城的主体由取自观音寺山的石垣所构成,城下挖掘了两条壕沟,壕沟之间遍布着诸大名的宅邸。城郭之外则是一般的街道,交通极为便利。除了军事目的之外,这座城也考虑到了日后的繁荣,可说是今日都市规划的前驱,对繁荣经济贡献良多。

城的规模之大,固然令人叹为观止;而光秀又参考了中世纪时世界各国的要塞、城堡之建筑,设计出一栋七层的大楼阁——即位于山顶的天守阁。

此外,光秀又将天守阁的外表镀上金箔,从远处望去,有如一座巨大的黄金城。浮现于水面上的倒影,在炽阳的映照之下更显得金碧辉煌,令人仿如置身仙境。

在这座豪华壮丽的巨城筑成之前——

“——信长先生无处可住了,大家的动作要快啊!”

总奉行日夜督促人夫们筑城,几乎无暇休息。在不眠不休的赶工之下,城终于造好了。当信长由岐阜的佐久间家中移居安土城时,除了浓姬之外别无长物,显得十分轻松、适意。

那正是二月二十三日。

“看起来快好了嘛!怎么样?到底好了没啊?光秀!”

担任总奉行的光秀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嗯!这个……但是……”

他含糊地支吾着。

“哈哈哈……”

信长拍着膝盖笑道:“我不是问城的事,你放心吧!我是问有没有可以让我睡觉的地方呢?从今天开始,我要住在此地,亲自监督你和总目付五郎左(丹羽长秀)。”

“那么,我先为你搭间临时住所吧!……”

右大将亲自在现场监工,这可是一件大事啊!

总奉行惟任日向守(明智光秀)

总目付惟住五郎左卫门(丹羽长秀)

石奉行西尾小左卫门

小泽六郎三郎

吉田平内

大工栋梁冈部又右卫门

小细工栋梁宫西游左卫门

油漆师傅首刑部

烧瓦师傅唐人一观

镀金师傅后藤平四郎

木雕师傅对阿弥

绘画师傅狩野永德

所延揽的人才全是各行各业中的佼佼者,并有专属的工作群为其效劳。再加上羽柴筑前、泷川左近、丹羽五郎左等人各自派出数万人夫来到此地;因此这个原本安静的小渔村,一转眼间变得嘈杂无比。

城的四周全为取自观音寺山、伊场山、长命寺山、长光寺山的巨石所围绕,由来自京都、奈良、堺港等地的石工及人夫,花费三天三夜的工夫才完成,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

信长命人在安土山的东侧建造一座临时屋宇,每天往来于工地之间。这天,当他巡视工地回来之后,又再度拿起了设计图。

“阿浓!把夕庵找来。”

“你要找武井先生……遵命!”

佑笔头夕庵很快地来到信长面前。

“城和街道都已经快要完成了,却还没有足以让百姓引为规范的法律,这是我的疏忽啊!现在,我要你记下我为安土城所制定的法律条文。”

“遵命!”

和煦的春阳普照大地,使得万物展现出蓬勃的生机。

诸国商人听到信长筑城的消息之后,纷纷来此一探究竟。当然,信长不可能对此情形视而不见。

“准备好啦?你就照着我说的写吧!首先,我决定将这条街命名为安土上下町中。”

“嗯,我记好了。”

“这里将称为乐市(亦即自由市场),既是乐市,当然表示诸座、诸役、诸公事一律免税。”

“噢!一旦城下的百姓听到可以免税、免课役,必然会乐于经营商业;这么一来,不就可以促进地方的繁荣了吗?”

“正是!否则怎能让它在短时间内有所发展呢?对不对?阿浓!”

“对极了!这是先父所想出来的方法。据他表示,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必然可以收到成效。”

“是啊!在这方面,斋藤道三的确是个高手。好了,我们接下去吧!”

“是,我已经准备好了。”

“第一,经由海路往返的商人,可以在此停留或寄宿。”

“嗯!既然答应让来往的商人寄宿此地,即表示他们的生命、财产都受到保护;这么一来,一定会有更多的商人到此经商。”

“我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单是这样还不能立即使这街道繁荣;因此,我决定免除城民们的车马税。别忘了,要把这件事情一并记下来。”

“免除车马税……我相信百姓们一定会很高兴的。一旦人民不需要再负担车马税,这里必然很快就会繁荣起来。”

信长得意地看了浓姬一眼,然后高声大笑。

“怎么样?阿浓!这件事只有我才做得到吧?毕竟,蝮(斋藤道三)并没有免去车马税啊!”

“我相信先父地下有知,一定也会夸赞你的。”

“哈哈哈……不过,我却不能沉醉在这虚浮的赞美当中啊!夕庵!我们继续。刚才我说的,是在安土城定居所能享有的利益;接着要谈的,则是安土城民应尽的义务。当然,在你们看来,或许会觉得这些条文太过严苛了。”

“臣不敢!”

夕庵紧张地握着笔待命。

一、关于火灾方面,如果属于天灾人祸,火首可以免罚;但如果是屋主自己放火,并经查明属实的话,当即逐出本城。又:刑责视罪行轻重而定。

二、凡是包庇、窝藏罪犯者,一律与之同罚;不知情者可以免罚。又:犯罪者须依所犯之罪量刑。

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赃物者,可以免罚,但必须依照古法将货物归还原主。

四、行于各国之徵税制度,在此一律免除。

夕庵仔细斟酌信长所说的内容,并书写成文字。

在所有的罪责当中,以纵火最重;至于其他犯罪情形,诸如藏匿罪犯、买卖赃物,则在经过详细调查之后,不知情者一律无罪开释。

一般的法律条文多半是“——蹈犯此罪者,必须施予——”,而信长却明令规定“——凡有此情形者,一律免罚……”首先明示不处罚的范围,引导城民们走向正确的方向。

由此可见信长的确具有相当敏锐的政治头脑,不仅深谙收揽人心的方法,而且懂得适时表现出富有人情味的一面,以改变人们过去对他的印象。

信长提醒夕庵在条文的最后加上一句话:“——凡是有意买卖马匹者,均必须在当地安土进行,绝对禁止私自与各国交易。”

这也意味着信长有意控制马市,以便掌握安土领内的马匹数量。在那个时代里,马是主要的战力,因此必须严加控制。

接下来则是将规定公布于街道上,让过往行人都能看得到。

当既可受到信长的庇护,又可免除一切课税的消息传出之后,各国的商人蜂拥而至。

他们在街道两旁建立家园,使得新城的雏形初具。当然,造城的人也不愿意落在人后,纷纷彼此激励对方;在这种良性循环之下,更促进了新城的发展。当安土山满布着落叶时,虽然新城尚未完全造好,却已经粗具规模了。这时,山顶上又出现了为数甚众的织田士兵。

尽管接下来的工作极为繁重,信长却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知道,自己将不再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了。

问题是,此时距离上杉谦信由春日山出兵的季节已经很近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