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安土的规模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安土的规模

春日山乃上杉谦信的根据地,季节变换较北近江的安土迟约半个月。当此地的樱花盛开时,已经接近四月(旧历)了。虽然时序已经进入春季,山谷之间却仍留有残雪,根本不利于军队夜行。

因此,至少必须等到五月初才能出兵……或许就是考虑到这一天,谦信才会一直按兵不动吧?

在足利义昭的使者大馆兵部少辅及富藏院的催促声中,谦信终于与毛利辉元结为同盟了。一待溶雪消失,加贺的一向宗徒就又再度与织田势对抗,在越前、加贺一带展开剧烈的攻击,并且不断派遣使者前来求援,请他尽快出兵。

但是谦信仍然按兵不动。

就连家臣们也不知道谦信为何迟迟不肯行动,一直到五月中旬,派往安土城的密探半田善六郎回来之后,总算揭开了谜底。

“善六!你说信长不在安土吗?”谦信笑着问道。

虽然春日山城的规模无法和安土城相比,但是却可以从中看出大将谦信的性格,例如他的书院,即予人一种有如置身于禅堂之中的感觉。

山城里不时传来黄莺的叫声,令人忍不住想起这雪国迟来的夏天。

“事情果然如你所料,信长在四月举行普请过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本愿寺出兵了。”

“嗯!这么说来,我们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正是如此!”

“一旦信长出兵攻打本愿寺,关东一带必定会起乱子。”

“关东?……”

“没错!北条氏政不是正等着我们攻打北国,好让他有机可乘吗?而关东的梶原政景、佐竹、宇都宫、结城、里见等人,却希望我尽快出兵以压制北条。当然,信长一定也很清楚这一点。”

谦信继续说:“好吧!我就让信长开开眼界,让他知道我谦信在冬天也能作战。现在,你把安土城的普请图拿来,我们先好好研究一番。”

“遵命!由我所带回来的这张普请图中,各位可以发现这座城的确令人叹为观止。”

善六郎边说边打开了地图,而谦信的视线随即被图中的景象吸引住了。

“甚么?原来是一座七层楼的城啊?”

“是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全部由巨石叠造而成,这第一层楼的宽度无法得知,高度则约十二间。”

“嗯!”

“至于第二层嘛!由于我曾混在工匠之中进入里面绕了一圈,因此约略可以知道南北有二十间、东西有十七间。”

“噢!这么说来,不就相当于六百八十块榻榻米了吗?”

“正是!……光是里面的木柱就有两百零四根,本柱的长约八间,粗约一尺四寸角至一尺六寸角。所有的柱子全部用布包住,上面并漆上最高贵的黑色。”

“哦!”

“第二层,也就是朝两侧数至十二叠以后的部份,共有十七个房间。据说门面全由天下第一画师狩野永德所画,御座也全由黄金打造而成。”

“那么第三层如何?”

“哦!此地即是信长的居所,共分为花鸟间、御座间、麝香间、仙人间、牧场间、西王母间等。除了雕画精细的彩门及金碧辉煌的御座之外,还有大约一百四十根柱子。”

“哦?看来信长是真的有意称王天下了。那么,第四层呢?”

“第四层内也有许多房间,包括岩间、龙虎间、竹间、松间、凤凰间、洗耳间、金泥间、手鞠间、御鹰间等,全由御绘师绘制而成。内部所使用的柱子,约有九十三根。”

“那么,铁炮一定是放在第五层以上喽?”

“是的。第五层并未特意装饰,而且每个小房间里都有窗户,所以我猜一定是存放武器的地方。”

“第六层有何用途?”

“看来信长似乎打算将木柱及房间涂成朱红色。”

“第七层呢?”

“那更是前所未闻的了。楼面宽约三间四方,四面都有阶梯,内部则全部镀金,整根柱子雕上龙磐图样。从远处望去,有如一座黄金城。当然,这也是那些木匠们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谦信微微地点着头,突然笑了起来。

“看来信长是不打算与我决战喽!”

“啊!这话怎么说?”

“如果头没了,那么造这座城又有何用呢?别忘了,头一定是连着身体的,不是吗?”

说完,他又突然摇摇头说:“不过,事实也可能正好相反哩!”

“相反?”

“是啊!难道你没听说,人亡物在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吗?好吧!辛苦你了,你下去休息吧!还有,顺便请深谷源助来见我。”

“遵命!”

善六郎恭谨地行了个礼,就转身离开了。谦信再度环视着自己的房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谦信的笑声当中,隐藏着腾腾的杀气。或许是因为他一向自诩为正义使者吧?虽然他不曾说出暴戾的言词,但是如利刃般的杀气却在笑声中表露无遗。

“大将!你找我?”

“哦!源助,你来啦?我要你立刻收集两千匹上好的越后布来。”

“两千匹上好的越后布……请问大将,这是做甚么用的呢?”

“信长造了一座豪华无比的新城,因此我想送些布给他,聊表祝贺之意。”

谦信和武田势作战时,曾经送盐帮助信玄;因此当他又准备送礼给信长时,也就不足为奇了。

深谷源助非常了解主君的个性。

“这么说来,你决定讨伐信长了?”

“没错!”谦信点头说道:“你先查明信长返回安土城的时间,然后带着这两千匹布去见他吧!”

“遵命!”

“你告诉他……”

谦信微眯着双眼说:“为了祝贺新城落成,特致赠布帛两千匹,并决定今年不攻打他。不过,明年——也就是当我于十一月由加贺回来后,就要与他对决了。”

“明年决战……是吗?”

“是的。近年来织田先生的作战技巧进步很多,是难得一见的对手。待我平定关东之后,将在明年春天攻打越前,希望能在那里与织田先生一决胜负。对了,你顺便告诉他小心一点,可不要让新城被我烧了喔!”

“遵命!”

“没事了,你退下去吧!我要开始打坐了。”

谦信很快便进入了禅定状态。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