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久秀的发病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久秀的发病

对信长而言,普天之下,唯有谦信能对他造成威胁。

深谷源助回去之后,不久密探便传来上杉势率兵出了飞驒的消息。既然谦信已经进入飞驒,即表示美浓之路也在敌人的监视之下。因此,一旦信长贸然向北陆出兵,极可能演变成腹背受敌的局面。

另一方面,前来救援本愿寺的毛利水军,也动员了能岛、来岛、儿玉、粟屋、浦诸氏的八百余艘大船队,浩浩荡荡地朝大坂出发了。

为了及时阻止对方的攻势,信长命九鬼嘉隆带着水军及三百艘军船朝木津河口出发。

这样,他们以三百艘军船突击拥有八百艘船的毛利水军,企图阻止对方载运米粮济助本愿寺。

然而,由于敌众我寡,因此九鬼的水军无可避免地遭到了惨败。毕竟,毛利的水军人数远超过信长军,而且他们都是一批在濑户内海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八幡船勇士啊!很快地,毛利的水军便攻破了九鬼势的防线,长驱直入大坂,送来了本愿寺最期待的兵粮,也提振了他们的士气。

对已经变得一无所有的信长而言,天正四年可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年哪!

十一月二十一日,他登上正三位,正式成为一名内大臣。原本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但是想不到却因而多了上杉、毛利及本愿寺三个大敌。眼见这三个人的关系因自己而变得更好,信长不禁恨得咬牙切齿。

天正五年,信长变得更焦躁了。

正如深谷源助当初所言,谦信自前年攻进能登之后,即按兵不动,悠闲自得地度过了冬天,直到三月才又再度率兵回到春日山。之后,他又立即出兵前进,而毛利势也逐渐扩兵到播磨来了。

这也意味着,上杉和本愿寺已经取得联络了。

在纪州,铃木孙一及杂贺、根来寺等势力,也自新春开始便有了行动。

本愿寺的计划,果然一一实现了。

三月十三日,信长首先朝杂贺的根来寺去了。但是很快地,他又引兵退了回去,因为此时谦信已经率军由能登进入加贺。退兵之前,信长下令此地由柴田胜家担任总大将,其余的人,如佐佐、前田,则由长滨的羽柴秀吉率领,继续往前进。

到了八月,第三件突然事件的发生,更叫信长不知如何是好。

八月八日当天,奉派至北国镇压乱事的秀吉,由于在战略方面与柴田胜家发生歧见,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了。

在那之后的第九天,也就是八月十七日当天,曾经有过谋叛前例的松永弹正久秀及其子久通,再度由包围本愿寺的阵势中叛逃,往大坂方向的大和信贵山城直奔而去。这么一来,即等于明目张胆地背叛信长了。

由于西边的毛利势逐渐迫近近畿,迫使信长不得不将兵力做最好的分配。照目前的情势看来,信长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松永久秀正因为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才敢公然谋叛的啊!

信长立即把久秀的密友松井友闲召至二条宅邸:“久秀这家伙的老毛病又犯了,你去劝劝他吧!希望他能迷途知返。”

“是!”

“无论如何,这都是谋叛的行为啊!如果他有任何要求,我愿意尽力满足他,但是请他不要动不动就生气!希望松井先生此去,能劝他出城接受我的命令。”

“遵命!”

久秀之降于信长,最初是在永禄十一年(一五六八),也就是信长迎接义昭入京的时候。久秀趁着被召到阿波御所的机会,背弃了足利义荣及三好的同党;然后,又在元龟三年(一五七二)谋叛,接着又很快地降服了。如今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信长认为,这次和以前一样,只要派友闲出马就可以解决了。

然而,当友闲抵达信贵山城后,久秀却只是微笑着招待他,故意谈些言不及义的事情。

“你是不是对信长先生有何不满,所以才会反叛呢?如果真的触怒了信长先生,事情可没那么容易就解决了喔!”

站在友闲的立场,当然希望对方能听从自己的忠告,也好让他回去有个交代。

久秀终于收起了玩笑的态度,坦白说出了原委。

“友闲哪!我可不是生来当信长的家臣、接受佐久间的指挥啊!我认为凭我的能力,一定可以取得天下!”

“你认为像你这样就能取得天下吗?”

“友闲!难道你认为我不能?如今,上杉谦信已经从能登来到越前,而秀吉也和胜家不和而回到长滨。而且,毛利辉元也从西边挥军而来,本愿寺也因毛利势的救援而解除了困境。哈哈哈……这么一来,信长可真是四面受敌啊!即使信长有再多的兵力,这下子也应付不了啊!”

“即使他无法应付,难道你就能取得天下吗?”

“友闲!你真笨哪!……”

久秀说:“如今信长势必得将兵力分为两队,以便对付越前及中国(日本本州中部)。当战况激烈时,京师附近不就处于不设防的状态吗?我可以先攻下近畿,再由金藏堺口入京。一旦进入京师,就可以说是我的势力范围了。在禁里,不论是毛利或上杉,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乡巴佬,而这正是对我最有利的地方啊!”

友闲呆然望着久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至此,他总算相信久秀是个不讲恩义的人了。既然对方特意趁着信长窘困的时候谋叛,那么不论他再怎么说也无法改变对方的心意了。

“你是说,你不再考虑了?”

“这件事啊!你告诉信长,只要他肯保持沉默让我取得天下,我绝对不会为难他!再说,这怎能说是谋叛呢?我只不过是想要取得天下罢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智慧,久秀特地将藏兵粮的地点一一告诉友闲。令人讶异的是,久秀果然囤积了大量的山芋、野菜及荒布等乾粮。这些晒干的野菜、乾鱼、盐、味噌数量之多,足足可以供应三年以上。此外,地下也埋藏了大批的木材、火炭以及制作洋枪的铅、火药的原料等,举凡战争所需要的东西,无不应有尽有。

更令友闲吃惊的是,领内四处可见的柿子,也被串成长串,挂满了整面墙壁;此外,还有高及屋顶的酒樽。种种迹象看来,可见他的用心之深。

“怎么样?很吃惊吧?友闲!我要让我的百姓们知道,谁才是真正拥有无限智慧的人!既然城里有了足够的东西,不论派谁来说,我也绝对不会出去的。不过,我可不需要你的夸奖……我之所以准备这许多东西,就是为了守城啊!况且,我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哩!”

友闲怒不可遏,也来不及歇口气就在傍晚时出城去了。临走之际,他在久秀立于城门的木牌下留了一张纸条。

松永弹正久秀

此人贪得无餍,常年压榨领民的财物,如今城内已经堆满了财货。但是,他并未以此为满足,竟然妄想取得天下。如今,他又不顾恩义,谋叛信长殿下,为此特地送他一个贪字,以告天下!

领内全体百姓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