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枭雄之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枭雄之死

信长之所以能够强大,在于他不为一般常识所局限,因此经常有不按牌理出牌的举动。

假如他是世间所谓的大将,那么他就会在加贺和越前的入口处附近,与谦信决战。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信长想要获得胜利,就必须将朝着中国毛利势而去的秀吉、在近畿的儿子信忠及大坂的佐久间信盛、明智光秀全部召来。然而,这么一来,岂不是要付出更大的牺牲了吗?

然而,信长却藉着上一次的军事会议,想出了分裂作战的方法,以避开谦信的精锐部队。

而他自己则往返于安土、京都之间,密切地注视八方的动静,并且正确无误地指挥六处战场。

他在北国对上杉势所用的战术,正如他所说的,是支离破碎战术,也就是自古以来一直为野武士所使用的游击战法。

这么一来,进逼而来的上杉势势必会考虑到雪中作战的危险,而自行引兵退回去。这都是由于他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并且勇于付诸行动……

虽然上杉势的撤兵只是暂时的,但是却使得织田势在其他战场上的情况有了转机。

第一个转机,即是信忠在攻打大和信贵山的战事里,获得了大胜利。

由于信忠担任总大将的织田势,从十月一日至十日,连续不断地围攻信贵山。

“——信长已经没有多余的兵力能到近畿来了……”

这么想着、说着而公然叛变的松永久秀,眼前所见的事实却恰好相反。羽柴秀吉、明智光秀、细川藤孝、丹羽长秀、筒井顺庆等人接二连三地率领大军来到此地的事实,使得一代枭雄松永久秀几乎吓破了胆。

事实上,羽柴是在赴中国的途中路经此地,明智是准备到丹波,丹羽则是要到大坂;只是,久秀并未识破这一点。

细川藤孝原以为自己会被派往上杉势的后方,因此根本没想到秀吉会在这里出现。

无中生有,一向是信长最自负的战法;而当他聚集了全部兵力来攻打自己时,久秀的心中也有了觉悟。

“——命运终究不肯把天下给我!也好,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十日当晚,久秀将妻妾及幼子全部带往堺口。然后,他登上天守阁,由身上取出一根针灸,并且在针上点了一支香。

当天晚上城被攻破之前,只有他的一个妾,也就是利休居士之妻宗恩,带着她的孩子,也就是秀吉所喜欢的“阿吟小姐”逃走了。附带一提,利休即是茶道继承人宗淳的后代……

“把针插在百会(头部中央)穴上,这样才能发挥针灸的效果。”

久秀以毫不在意的表情说道,然而他的身边侍卫却很不以为然地问:“你是要在此放火,或是自戕而死呢?”

“这个嘛!我想切腹自尽,但是又很担心自己半途中风!”

“这倒奇怪了!对于一个打算自杀的人,中风有甚么好怕的呢?”

侍卫毫不同情地反驳道。然而,这个集所有的劣根性于一身的枭雄,此刻的表情却相当严肃。

“哎!你不会懂的啦!为甚么我要在自杀前针灸呢?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因为我担心我会中途中风啊!中风是一种突发的疾病,一旦发作,将会使我的手脚不听使唤。你想,如果我切腹的中途突然发病,那将会是怎样的情况呢?我不能亲手切断血脉,而在痛苦万分的情况下被抓到敌人面前。这时,他们一定会说:松永久秀,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的下场!他们会耻笑我,说我连切腹自杀也做不到。为防万一,所以我必须先针灸一番,才能使我在切腹时不致发病……这下子你懂了吧?”

话刚说完,插在他头上的银针突然冒起了一阵白烟。只是,难道这样就真的能使他完成切腹吗?……

久秀知道,即使自己现在表示愿意降服,信长也绝对不可能原谅他的。因此,他只好自尽了。凭良心说,在这样的乱世里,久秀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个人才……

当信贵山被攻陷之后,信忠便因战功而被任命为从三位左近卫中将。

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信长的政略。年仅二十一岁的信忠被封为左近卫中将的事实,不仅是对全日本人民宣告他的战绩,也使得禁里不得不承认信长的丰功伟业,对于鼓舞士气更有着莫大的助益。

而第二个好消息是,经由信贵山前往中国攻打毛利的秀吉,也获得了胜利。由于秀吉曾经和柴田胜家大吵一架,因此在这次的战役里,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表现一番。他带领大军奋勇地朝播磨进击,终于在十一月二十七日攻下了负责支援尼子胜久的播州上月城,并开始对毛利势发动总攻击。

看来命运之神又对着信长微笑了。正当他忙着应付上杉势的进击及东上的毛利势时,禁里发布了任命他为从二位右大臣的命令。当他于天正六年的元月正式登上正二位时,安土城也响起了祝贺城堡完工的鼓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