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平定天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平定天下

(谦信死了!)

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事情就正如刚才秀吉所说的一般,统一天下之势已然决定了。

毛利势之所以敢毫无顾忌地朝近畿攻来,本愿寺之所以能继续顽强地抵抗着,全都是由于有上杉谦信的上洛之行作为他们的支柱啊!

正因为如此,松永久秀才会认为——“这是最好的时机!”而公然反叛信长。

如今,久秀已经被杀了。然而,正当秀吉准备东上对付毛利势,而自己也蓄势待发,准备与上杉势一决雌雄之际,却传来谦信已经亡故,而上杉家也由其养子景胜继承的消息。仔细想想,在这个时刻发生这种事情,未免太过于巧合了。

一旦这个消息传到毛利势的耳中,那么他们的作战策略势必彻底改变才行。不!不仅是毛利势而已,如果本愿寺也接到了上杉谦信的讣闻,那么一定也会心惊胆裂,士气顿时消靡无遗。

相对之下,信长在北国可说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如今,他可以倾全力对抗毛利势,也可以攻打本愿寺……

“大人!”

这时,一直屏着气的浓姬再也忍不住地率先打破了沉默。

“看来连弓矢八幡也在帮助大人哪!”

“你说甚么?阿浓……”

信长仰头望着天空苦笑着,然后掉转视线望向秀吉。

“看来这件事应该不是对方的欺敌之策才对。毕竟,人的寿命是无法预计的呀!”

“正如殿下所言!”

“话虽如此,现在却还不是可以高兴的时候。对我信长而言,不论谦信是生是死,都改变不了我平定天下的决心,而这也是我此生唯一的心愿。”

“是的、是的,我知道!”

“现在,你立刻朝播州出兵,照我们先前所预定的计划,尽快攻下三木城的别所长治吧!”

“遵命!”

“就照当初我们的计划一般,由你和荒木村重共同率领两万兵马,合力对抗敌人的四万九千人吧!”

“这么说来,我并没有因谦信的死而蒙受其利喽?”

“在我确定真伪之前,你姑且认为没有援军吧!”

“哎呀!这也真是……”

“不必担心!如果上杉势直到五月还没有任何行动的话,我会增派两万名援军来支援你。”

说到这里,信长突然改变语调:“筑前,我要告诉你一件秘密!”

“啊!甚么事?”

“如果谦信已死的传闻属实,那么我们就要开始着手拟定平定天下的次序了。”

“噢,原来如此!那么我就洗耳恭听喽!”

“首先,在和中国作战的同时,也必须设法截断本愿寺的粮道……这是我的第一个作战策略。”

“那么毛利势又怎么办呢?这么做就能孤立本愿寺吗?”

“是的。一旦孤立了本愿寺,接下来的,就是攻打本愿寺……第三个目标是督促家康攻打武田胜赖……第四就是由中国的山阳、山阴两道西进,平息四国的纠纷;最后是在本愿寺的所在地大坂筑城。”

“甚么?你要在大坂筑城……”

“正是!你看,安土可以控制东边,大坂城可以控制西边,因此正好作为我信长的本城。”

“这么说来……大将是不打算住在京师喽?”

“筑前!”

“是!”

“你怎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呢?你想,从以前到现在,不都正是因为将军们都将府邸设于京师,才导致禁里和百姓们陷于危乱之境吗?”

“是啊!这件事我也……”

“每次都是这样,一旦将军家有任何风吹草动,禁里马上就会被烧,甚至连京都也无法幸免地成为一片焦土。因此我决定,即使日后平定了天下,也绝对不许武将住在京师。这也就是过去源赖朝何以要在鎌仓成立幕府的原因,你一定要牢记在心。”

“是,我一定会谨记在心的。事情正如你所言,只要将军不住在京师,就可以使京师免于沦为战场。殿下你真是深谋远虑啊!但是,大将你将居城设于本愿寺的理由,又是甚么呢?”

“哈哈……”信长再度恢复惯有的恶作剧表情,笑着说:“因为我要守着那些和尚们啊!何况我还可以趁势控制港口,开辟八方水路呢!除此之外,山崎街道的西边不是正通往关门吗?假如……”

说到这里,信长突然看了浓姬一眼:“要是蝮还活着,而且已经取得了天下,一定也会选择此地作为居城的。在这里,不仅可以防守安土,而且不管任何人,只要是企图占领京师的,都必须经过琵琶湖到淀川,而我却可以在此将通路完全封锁住。你说,这不是太好了吗?哈哈哈……”

听到这里,秀吉的双眼瞪得比浓姬更大,而且闪着金光。看样子,秀吉根本想都没想到这些事情哩!

待信长说完之后,他才恍然大悟。

事实正如信长所言,今天本愿寺之所以能够在大坂继续顽强地抵抗着,全是因为他们可以自由地从四方的海上获得来自于毛利水军的补给。

“真是叫人敬佩啊!”秀吉赞叹道:“那么,在大坂筑城之后呢?”

“当然是要征伐九州喽!”

“这么说来,关东的小田原是在那之后喽?”

“是的。既然上杉和武田已经换代,凭家康一人之力就足以控制他们了。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平定天下,你明白吗?”

“如此看来,假如东边的总大将是德川、北国的总大将是柴田,那么中国(日本本州中部)的总大将……就是我秀吉喽?”

“哈哈哈!你真是一个不容小看的家伙啊!不过别忘了,中国还有山阴和山阳两道哩!”

“那么从高丽到大明国(指中国,当时为明朝)就全部交给我来负责吧!”

“别骗我了,光看你那脸上的表情,谁都知道你很想取得日本的天下。你啊!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话刚说完,信长的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了。

(如果谦信真的死了……那么就必须立即朝山阴发兵,以压迫散布丹波、但马、因幡、出云、石见等地的毛利势。照此情况看来,丹羽长秀势必得留在近畿,那么也只好由光秀担任总大将了……)

“筑前!”

“是!”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你赶快朝播州出发吧!至于中国那方面,就由你全权处理好了。”

“遵命!”

秀吉喜不自胜地答道。这时,浓姬递过来一杯酒,并且说:“那么,就把这当作是饯别酒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