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坂本城的欢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坂本城的欢喜

过了大约一个月后,也就是在四月中旬时,安土城终于确定了谦信的死讯。

这件事实使得情势完全改观。自从松永久秀叛变以来,长久处于困境当中的信长,此时终于得以摆脱牵制,集结全部大军进行讨伐之战了。对信长而言,这不啻是他人生当中的第三个黎明。

很快地,信长立即将守在坂本城的光秀召到安土,摒退其他近臣,与他单独密谈。

“怎么样啊?光头!你看这世事的变化之大,真是叫人难以预料啊!”

这时的光秀已经由宫中授位为惟任日向守,而他此刻那严谨的表情,更增添了一股慑人的气势。

“是啊!正如你所说的。”

“既然谦信已死,我想其子景胜应该不会在此时出兵才对。何况,即使他出兵,柴田也可以对付得了。”

“我想,大将也应该有命令下来了吧?”

“哈哈……筑前正在播州苦战,荒木村重也在上月高仓山布阵哩!因此,我打算由你担任大将,与中将信忠共同率领援军,不知你的意下如何?”

被这么问着的光秀,似乎突然愣住了。

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光秀十分担心信长派他担任救援秀吉的任务。

“哈哈……我当然不会要你在筑前的手下工作。怎么样?你的看法如何?你认为自己最适合往那个方向去呢?”

“这个嘛!既然大坂有佐久间先生在,而我又早在三年前,就曾经献策要由丹波路攻向丹后、但马、伯耆、因幡等地,因此如果殿下允许我由山阴出发的话,将不胜感激……”

信长闻言大笑,一边吩咐浓姬备酒。

“阿浓!想不到你的表兄也有和我意见相同的时候啊!赶快、赶快拿酒来,让我们为出阵祝贺一杯吧!喔,对了!光头……”

“是!”

“筑前说他绝对不输给你,还要我把中国一带全部交给他负责哩!”

“噢!这羽柴先生倒是年轻气盛嘛!”

“不过我只是一笑置之,只答应将山阳道交由他来负责。至于山阴道嘛!我早就想好要由你光秀来负责了。所以,光头啊!你可千万不能输给筑前喔!”

光秀闻言喜不自胜,眉飞色舞地大声回答:“虽然我不似筑前先生那么年轻,但是我光秀可也不老啊!”

“听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因为你所要面对的敌人,并不仅是因幡、伯耆;在这之前,还有出云和石见哩!现在,我把山阴道全权交给你,由你来斩了毛利吧!”

“遵命!我会将这一番话牢记在心的。”

“噢,对了!我准备将细川藤孝父子及池田信辉、高山右近、中川清秀及盐川吉大夫等人编在你的手下,以便让你更能充分发挥力量。”

“甚么?你要把细川先生编在我的手下?”

光秀原本就已为了信长没有让他在秀吉手下工作而高兴不已,此时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欣喜若狂,语气当中流露出一股掩饰不住的惊喜。虽然他那光秃的额上布满了汗水,但是他却毫不在意。

“怎么样?你的意下如何呢?毕竟,细川藤孝与你是旧识啊!我希望你和细川能如柴田及前田的组合一般,发挥你们最大的力量。”

“谢谢你!这真是我的幸运啊!”

看到光秀那高兴的模样,信长也打从心底感到快乐。平常,虽然他承认光秀的确有过人的智慧及才能,但是对于他那唯我独尊的自我主义及保守个性却颇不以为然,因而才故意老是以粗暴的话语来揶揄他。仔细想来,连信长也不得不承认,光秀的确为自己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思及于此,信长有意把他提升为重臣之列,甚至比重用林佐渡、柴田、佐久间等人更加重用他……

“光头!”

“是!”

“你还有个女儿尚未出嫁,对不对?”

“正是!我的长女嫁给殿下的侄子织田信澄,次女嫁与荒木村重之子新五郎;如今尚有一女……”

“嗯,与你们家有同纹之亲的,应该是阿浓吧?既然阿浓名为桔梗,那么当她被称为桔梗时,年龄应该和你家公主相同才对。”

“是的。她的本名叫阿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嗯,这件事嘛!细川之子与一郎忠兴是在今年完成元服仪式,应该也是十六岁才对。怎么样?你愿意把女儿嫁给与一郎吗?”

“阿珠和与一郎?……”

“与一郎是个不可多得的武将,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男孩子啊!你放心好了,我信长的眼光不会错的。怎么样?你就让我做个媒人吧!阿浓!你不认为这是一桩天赐良缘吗?”

信长的话刚说完,浓姬便忙不迭地拍着膝盖表示赞成。

“的确!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姻缘啊!……两人不论是脾气或器量,都好得没话说,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成为一对非常完美的夫妻。”

“那么阿珠的事……”

光秀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原本我也正有此意,只是总认为过于高攀了,如今既然大将也这么说,那么……”

“好,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现在你立即着手准备婚礼事宜,先将新娘子送到胜龙寺城的细川家去,再准备出战吧!不过我希望你在今年内能够平定东丹波,否则一旦羽柴筑前先攻下西丹波,那么你就输定了。光秀!绝对不能输给他啊!来,姻缘和出征,这真可说是双喜临门啊!我们为此来喝一杯吧!干了它!”

光秀恍若置身梦境一般地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当浓姬为他斟酒时,他的双手正微微颤抖着哩!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