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摄津出阵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摄津出阵

荒木村重的谋叛,使得信长的个性变得更为深沉。

如果谋叛的人是曾经数度叛而复降的松永久秀,由于信长一向都不信任他,因此也就不会感到特别生气。

但是,村重就不同了。信长一向认为他是一名有骨气的武将,因而并未依照历代任官的规矩而破格擢升。不论是秀吉、光秀或一益、村重,都是信长亲自发掘的人才,除了获得重用之外,他们也得以跻身重臣之列。

发掘人才、利用人才,一向是信长最自诩的地方,也是织田力量的泉源。而荒木村重,即是由于信长钦慕其家风,信赖其人格,才获得重用……

甚至,他还作主把光秀之女许配给村重的儿子,并且将攻打中国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由他和秀吉负责。

(但是村重却谋叛了……)

如此一来,必然会使家臣对信长用人的能力产生怀疑;这种结果,无异于在他的脸上吐沫。

以信长的性格来看,难怪他要大发雷霆了。相对地,他更急于显示威力以证明自己的力量。

因此,在处理这次的叛逆事件时,态度趋于强硬,有意在众位外家大名面前一展雄风。毕竟,秀吉、光秀、一益、藤孝、氏乡、一铁、成政、顺庆等人,都不是织田家的元老啊!

如果这些人都像村重一样,轻易地背叛自己,那么信长辛苦建立的基业,不就要毁于一旦了吗?

(这次绝对不能再原谅他了——)

当信长正为村重的事而焦头烂额时,没想到德川家又出了问题,这使得他更加震怒了。

想要统一天下,光靠自家的元老是不够的,必须仰赖其他外家重臣的武力才行。因此,信长深信唯有彻底实行严格的军令,才能慑服诸大名,使他们不敢妄生异志。如果不以武力斗争来巩固自己的地位,那么如何能平定这个恶梦般的乱世呢?

因此,他决定对德川信康及荒木村重采取最严厉的处分。

十一月十二日,信长将光秀召到安土,命他立即出兵攻打丹波。至于处置荒木村重的任务,则由信长亲自执行。

“你明白吗?我要藉着这次的行动,把我的威力告诸天下。”

这时光秀答道:“是的,我明白。不过,还是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信长那强烈的报复心,只会使得天下更加混乱……原本光秀打算如此劝谏信长,但是话到嘴边,却总是开不了口。

因为,此刻两人的想法可说是南辕北辙啊!

“哈哈哈……光头啊!你的女儿都已经被休了回来,难道你还要为亲家村重说话吗?”

“不、不!我认为唯有温情,才能治理天下。”

“不要再说了!治理天下的方法很多,但是目前仍是乱世,所谓乱世必用重典,村重和毛利那班叛贼一定要铲平才行。如果不将祸根完全去除,无异鼓励其他人群起效尤。结果反而使得国家四分五裂。”

说完,信长大声地笑了起来。

然而他却不知道,此刻的光秀心底,正萌生一股“信长是个可怕人物”的想法。

“光头!对于令嫒的遭遇,我深感遗憾!有关她的未来,我会尽快帮她找个好对象。”

光秀郑重地行了个礼,说:“多谢殿下的关爱,不过这件事我另有打算,不劳你费心了……”

“我不是跟你说着玩的,我是真的为令嫒感到悲哀啊!你放心好了,这次我会帮你找个比荒木之子更好的女婿,相信我吧!我的眼光绝对不会有错。希望你回去之后,把我的话转告她,请她放心。”

“关于这件事嘛!小女的想法……”

“令嫒怎么啦?难不成她自杀了?”

“不!她已经再嫁了。”

“甚么?她已经再嫁了?”

“是的。”

“这是一件好事啊!没想到你这做父亲的,倒是很细心的嘛!快告诉我,你的新女婿是谁?”

“是我家中的明智左马介秀满。”

“甚么?你不选择大名,而把她许配给家中的人……”

“是的,还是小女自己的选择。她认为,身为大名之妻太累了,不如嫁给家中的人来得轻松自在点……”

“噢!这倒也是。既然如此,我也算了却一桩心事,改天我再补送贺礼吧!我想,阿浓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信长做梦也没想到,光秀这一招先下手为强的计略,原来是为了防止他提起再婚的事。翌日(十一月三日),信长便率领大军朝京师的方向出发,准备对荒木村重施予严惩。

抵达京师之后,信长首先攻打负责接应村重的高槻城高山右近,然后朝中川清秀的茨木城挺进。

高山右近即是众所周知的切支丹大名,和信长同为茶道之宗宗易的弟子。

当他接获信长亲自打头阵的消息之后,立即派遣使者前去探询信长的本意。

“右府先生,你是因为我等投靠村重而来的吗?或者你把我们也列入攻打毛利的任务之中?”

信长抬头望着使者,笑着说:“既然右近先生建立了南蛮寺,又同意我到京师勤王,那么请问他是为天下的和平着想呢?还是要眼睁睁地看着毛利及村重继续为乱呢?希望他本着基督的精神好好想一想,然后再来回答我。在那之前,我答应不去攻打你们就是了。”

使者离去之后,翌晨又出了城门,来到信长的本阵。

“右府先生,你是要迫我方降服,或者只是要我们悔过呢?”

“你这笨蛋!谁要你们降服来着?右近先生又不是我的家臣,再说我来此是为了杀死那位背叛我的家臣,并不是为了打仗啊!请你转告右近,他之所以接近村重,是基于友情呢?或者只是相利用他?如果右近先生不想正面与我为敌,就请他尽早打开城门迎接我,到时再开诚布公地谈吧!我给你们的期限是在今天中午,如果届时还未开城,那么休怪我手下无情。”

使者点点头,很快地转身离去了。

高山右近是位有骨气的武将,在他认为,一旦信长要逼自己降服,那么他只有切腹自尽一途了。降服……一旦被冠上这两个字,不正表示他有背叛之心吗?这么一来,后果可想而知。

半刻钟后,第三个使者又来了。

“我家主人为他误解了右府先生的心意一事感到抱歉,特别准备了一泡好茶向你谢罪,希望织田先生尽快入城。”

于是,信长微笑着进城,并且原谅了高山右近。

这时已是自安土出发后的第八天,亦即十一月十一日。

至于中川清秀方面,则由秀吉带着使者前去劝降。事实上,当秀吉知道信长打算亲自出兵的消息后,即暗中派人去见高山右近,劝他立即中止这种无谓的抗战。

由此可证,秀吉是个随时不忘为自己打算的人。一旦他对高山右近有救命之恩,那么待他日后攻打中国时,就毋须担心背后的安全了……

然而,中川清秀却迟迟不肯降服。

中川认为,即使自己答应降服,信长也不会答应的。由于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再加上对信长的恐惧,以致他无法接受秀吉的劝告。

不过,衡诸现实情况,他了解凭自己的实力,绝对无法抵挡得住信长的总攻击。因此,他终于在二十四日当天剃光头发,带着人质来到信长的阵中,表示投降之意。

信长就这么原谅他了。

(这些人似乎都很怕我……)

事实果然正如光秀所言,信长只好摇头苦笑。随即,他又带着大军继续朝荒木村重所在的有冈城(伊丹城)前进。

这时已是天正六年(一五七八)的十二月八日,近畿附近早已下过两、三次雪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