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被叱的战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被叱的战略

光秀脸上的表情十分凝重。

好不容易才在长期的包围战中取得胜利,原以为可以获得信长的赞美,想不到换来的,却是无礼的斥责,致使光秀的心中充满屈辱感。

“噢,光秀啊!你甚么时候回来的?”

信长以一副毫不知情的神态问道:“事先不知道你回来了,要是早知道的话,从一开始就把你叫到这里来了。”

“大人,你到底哪里对我不满意,为甚么要如此对待我?你的这种作法,简直教我不知如何是好?”

“你说甚么?对我有甚么不满意……”

“是的。近半年来,我光秀一直转战于沙场上,一心希望及早攻下波多野兄弟所驻守的八上城。”

“我知道,辛苦你了。但是,光秀!我以近二十年的时间,竭精殚虑地想着如何平定天下,不也是劳心劳力的吗?好吧!无论如何,八上城总算是攻下来了。”

“是的,而且我还俘掳了波多野兄弟来见你。原本我打算在竞技赛前把他们当礼物送给你,特地日以继夜地火速赶回,没想到你到现在才见我!由于我的缘故,使得你的酒宴被迫提前结束,真是对不起啊!”

“我也同样感到抱歉!不过,光头,你的话中有些地主令我疑惑,你说你俘掳了波多野兄弟?”

“是的,我的确俘掳了他们。”

“嗯,那么你是如何俘掳的呢?”

“首先我包围八上城,并且接连发动攻击,但是对方却迟迟不肯降服。”

“这个我知道,告诉我那之后的事情。”

“后来我想,既然这座城久攻不下,不如以家母为人质,送到敌军的城内,以交换波多野兄弟两人作为我方的俘虏。”

光秀略带得意地说完之后,信长严厉地问道:“光秀,你哪里来的母亲?你早就没有母亲了呀!”

“没错,这也正是我费心想出来的策略之一。”

“噢?这么说来,你把假母亲送到对方的城内后,城就被攻陷了?”

“正是如此……在那之后,敌人就自动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了。”

“城门打开时,你并未立即斩了波多野兄弟吧?”

被这么问到的光秀,一时间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

“光秀!你该不会是以卑鄙的手段引出波多野兄弟,并把他们俘掳到安土来吧?”

“这个,我……”

“难道你真的这么做了?唉!如此一来天下人必定会认为是我要你采用这种卑劣的策略的!信长以光秀的母亲为人质,将波多野兄弟诱到安土……一旦这个消息传了出去,我问你,我该如何处置他们兄弟呢?好吧!人总是会有百虑一失的时候……算了!你已经回来就好。无论如何,辛苦你了。来,拿起酒杯吧!”

光秀颤抖着双手端起了酒杯。

原来信长是因为他带着波多野兄弟回来,才故意不让他参加马术竞赛。

这么看来,信长今天的话语里,是含有强烈的讽刺意味喽?

“来人哪!快为攻陷八上城的大功臣光秀斟酒。”

信长边命令侍女倒酒,边端起自己的大酒杯来。

“光秀!”

“是……是!”

“就算是我信长以你的母亲为人质,诱使波多野兄弟投降吧!”

“是!”

“即使真是如此,你还会杀了波多野兄弟吗?”

“这个嘛!也是我的策略之一。”

“假扮令堂的人,到底是谁?”

“是出生于美浓,一直服侍着我的老侍女。”

“你可真会利用关系啊!算了,不谈这个。我想,当波多野兄弟被杀时,这名老侍女也难逃一死。”

“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

“难道你丝毫没有罪恶感吗?你怎么能面对世人,说那个女人并不是你的母亲?”

“你觉得这件事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这么做,是不是?”

“是的……我是这么认为。”

“你这笨蛋!”

“是!”

“你当然没有关系,但是我信长会变成怎样呢?人们会说我是一个毫无人性的暴君,战争都已经结束了,居然还把家臣的母亲杀了,这还算是人吗?……我问你,我该如何解释呢?以名誉破产的代价换得八上城,值得吗?你仔细想一想,再回答我吧!”

光秀紧咬着双唇,怅然放下了酒杯。

对他而言,这是始料未及的难题。

如今,中国之战、本愿寺周边的包围战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而武田胜赖的实力正逐渐加强、德川势的领地也不断地扩展……在此一时期,如果不能及早结束丹波之战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光秀会这么做,也是为了顾全大局,希望能减轻信长的负担啊!想不到信长竟然如此诘问他。虽然他承认信长所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这么咄咄逼人的问话,却无法不使人心寒。

(或许信长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重视我了……)

“怎么样?光秀!我说得不对吗?”

“不,你说得很对。”

“那好,你要知道,并非所有的策略都适合采用。别忘了,我现在的身分是右府。”

“是……是。”

“如今我的一言一行都为天下所瞩目,因此绝对不能做出违悖人伦的行为。你说,这种会被冠上杀亲恶名的计谋,我能用吗?”

“当然不能用,但是我的本意是想减轻大人的负担,早日消灭敌军罢了……”

“我明白,因此我才不像以往般的生气啊!……”

“是……”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尽管你是费尽了苦心才攻下八上城,心血却不一定会被认同。相反地,人们会说惟任日向守为了和羽柴筑前竞功,不惜以自己的母亲充当人质,甚至被杀……我想你一定不希望遭到这种批评吧?”

光秀再也无话可说了。虽然表面上他承认信长的话很有道理,但私底下则认为自己所用的策略才是上上之策。

(无论如何,光秀认为自己终究是花了一番苦心……)

当他听到信长的批评后,心情更是跌落谷底。

“好吧!无论如何,你的功劳是有目共睹的,辛苦你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你下去休息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