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木曾的内应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木曾的内应

“报告!”

在武井夕庵的陪伴下,坐在安土城第三层房间里的信长,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新近绘制完成的日本地图。而由前门进来,双手俯伏在地的,正是木兰丸。

“甚么事啊?阿兰!”信长头也不回地问道:“你是来告诉我佐久间信盛的儿子甚九郎来了吗?放心吧!关于佐久间的事情,我早就原谅他了。”

“不!不是佐久间先生的事情。”

“不是佐久间的事?”

信长讶异地回过了头。因为对大坂作战不力而被流放的佐久间信盛,据说已经在纪州的熊野病故。为此其子甚九郎特地请求信长原谅他们父子以往的过错,并答应让他回到安土来。心性善良的兰丸,也曾经为了这件事情而苦苦哀求信长网开一面。

“如果不是佐久间的事……那么会是甚么事呢?”

“戍守大门的卫士捕获了一名一直在门前徘徊的男子,自称是卖斗笠的商人。经过盘问之后,他供称是木曾义昌的家臣,并请我转交这封信给你。”

“木曾义昌的家臣……好吧!把信拿过来。”

信长由兰丸手中接过那封摺成小片、并以胶糊密封住的信函,然后把它丢在夕庵面前,说:“你看看信上的刻印有没有错。”

“遵命!”夕庵很快地站了起来,在书架上拿出一本记载诸侯印刻的书籍,仔细比对信函上的印记。“没错,的确是义昌的印记。”

“如果真是义昌写来的信,那么我就不必看了。义昌是武田信玄的女婿,目前正驻守在木曾路上,是我们攻打武田势的最大阻力。”

“我知道!但是你看,虽然这封信只有一行字,但是他却写得非常用心。”

“信上写了些甚么?”

“他希望你和送信者谈谈……”

“你是说那个卖斗笠的人吗?兰丸!”

“是的。”

“他的年纪多大?”

“大约在三十二、三岁左右。此人的左右手相当粗壮,很可能是个神箭手,同时似乎对枪和马也很有兴趣。”

听到这里,信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夕庵、阿兰!看来情势又有了改变喽!如今,连信玄的女婿也在饱经战乱之后,开始相信唯有在我信长的统治之下,才能获得和平的事实了。”

“那么,你准备接见这名密使吗?”

“不,不用见他了。你去转告他,就说我希望义昌能以他的弟弟作为人质。”

“义昌的弟弟?……”

“你这么告诉他,他自然就会明白。”

望着兰丸一脸迷惑的模样,信长突然大声地笑了。

“看来对方明白了,阿兰却是一点也不明白呢!”

“是啊!……虽然对方答应做内应,但是你根本没跟他谈过话,他怎么会明白呢?……”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么不妨直接去问他吧!我相信对方一定也会这么回答的。好吧!假设我是信玄的女婿,而且对武田家的当家主胜赖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

“啊!……”

“问题的关键在于胜赖老是喜欢打些毫无意义的仗,在其周围的北条、德川、织田势,任何一家的武力都胜过胜赖,但是他却浑然不觉……如果我们不具有侵略的野心,那么或许可以维持和平;然而,胜赖为了比美父亲的功业,而不断地发动战争。殊不知,没有把握的仗只是徒然浪费人力、财力罢了……这种无谓的牺牲,只会招致家臣的不满……最终必是走向灭亡之路。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因此愿意自动向右大将投降,献出木曾路,协助贵方攻打武田势。”

当信长说完之后,不待兰丸有所反应,武井夕庵已经用力地拍了一下膝盖,高声叫道:“这么说来,现在正是攻打武田最好的时机喽?”

“所以我才要义昌交出他的弟弟作为人质,使他不得不尽全力协助我们哪!”

“原来如此!时势果然完全改变……不!这都是大人你所创造的时机啊!”

信长笑而不答,转头地兰丸说:“阿兰,跟你打个赌,如果我说的和那个卖斗笠的人所说的话不同,那么我就把我最心爱的大刀送给你;不过,如果完全一样的话,那么你就得立刻去把伊贺者奉行加藤平左叫来。”

“好!”

兰丸依然圆睁着双眼,默默地想着刚才信长所说的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