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对谈攻打甲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对谈攻打甲府

“夕庵!”

待兰丸离去之后,信长在房间的一隅坐了下来,眯起眼睛看着春天的阳光。

“猴子也该由姬路出发,朝冈山城去了吧?”

“是啊!由于因幡到淡路一带在年底之前就已经平定,所以他决定先回姬路城去,让兵士们养精蓄锐,然后再攻打山阳道。”

“听说宇喜多直家已经病亡,那么宇喜多家是由他的儿子秀家继承喽?”

“是啊!不过,他却使得筑前先生……”

“坦白说,他的确是个当军师的人才。如今竹中半兵卫又已经死了,这对接下来的战争,多少都会造成影响。”

“是啊!竹中先生的确是位不可多得的谋士……不过,筑前先生的身边,还有黑田官兵卫及蜂须贺彦右卫门哩!”

“听说你知道半兵卫临死之前所说的话?”

“是的。”

“想来也真是可悲,就因为他足智多谋,以至终其一生都无法握有大军。”

“他在临死之前也是这么说的,说完之后就死了。他说:如果我笨一点的话,那么如今或许已经是个拥有三十万或五十万石的大名了。然而,由于我的智慧,而使得大人处处警戒着,以致我只能当筑前先生的军师……”

“哈哈哈……这世上的事实在相当奇怪!有些人是因为智慧不足,以致无法功成名就;有些人则是因为太过聪明,以致无法出头……”

“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竹中先生的智慧还比不上大人哩!”

信长捧腹大笑。

“夕庵,你可真会奉承人啊!哈哈哈……和竹中半兵卫比起来,我们的智慧的确有一段差距。”

“是吗?……”

“慢着,我的意思是,并非我在他之上,而是半兵卫的智慧远超过我。但是,我却拥有两样半兵卫所没有的东西。”

“两样半兵卫所没有的东西……”

“是的。第一样是先见之明;另一样则是运气。人,除了具有智慧之外,还要有先见之明。一旦有了先见之明,就不会瞻前顾后,而能朝着目标勇往直前……所以话说回来,人生其实是相当简单的……”

这时,信长突然想起了甚么似地降低了声音说:“夕庵!万一我发生不测……”

“啊!……你说甚么?”

“当今天下,能继承我的志向的,只有一个人……你告诉那个人,一定要先平定中国及四国,然后在大坂筑城。接下来的,就是平定九州。”

“大人!你怎么突然说这些话呢?如今信忠已经长大成人,并且负起了家督的责任;除了他以外,还有谁能继承你的志向呢?……”

“没甚么,我只是突然有不祥的预感,就顺口说了出来。不过,这也是一种先见之明的证据啊!你知道为甚么要先攻打九州吗?那是因为除了东北方之外,九州较易遭受外国侵略,同时经常有南蛮及明人(中国,时为明朝)出入,因此如果不及早巩固在当地的势力,将来可就后悔莫及了。”

说到这里,连信长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只好摇着头苦笑起来,自我解嘲说:“哈哈哈……这些话真像遗言,对不对?夕庵!”

夕庵没有回答。因为此时他的心中,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在这时,两颊通红的兰丸走了进来,夕庵不禁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我说的是不是和那卖斗笠的一样?”

信长故意以毫不在意的玩笑口吻问道,于是兰丸重重地喘了一口气,两手俯伏在地说:“属下认输,大人所说的话果然和密使相同。”

“哈哈哈……你记住,水往低处流,因此只要站在水源高处,自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当我说你希望以义昌的弟弟作为人质时,对方立即表示愿意接受,而且马上就会去办。”

“看来胜赖已经令所有的人都对他失去信心了。那么,你把伊贺者奉行加藤平左叫来了吗?”

“是的,加藤平左卫门正在门外等着哩!”

信长往门外望去,果然看见留着平民发型的忍者平左卫门正站在那里。

信长非常高兴地说:“嗯,你的动作可真快啊!平左,进来吧!”

“不,我在门外就可以听到你说的话了。”

“噢,我忘了你的耳朵比一般人更为灵敏。好吧!你就站在门外听着,我要你去……”

说到这里,信长突然停住了。只听到:“滨松是不是?”

平左卫门回答道。

“哈哈哈……是的,正是要你去见家康。请你告诉他:义昌内通,甲斐正值花期……只要这么说就行了。”

“遵命!”

“二月时我会出城游山,届时请家康设法把胜赖及武田家的重臣们引到那里去……我会把这些事都写在信上。不过,务必记得提醒家康:甲斐正值花期。”

说完,信长接过夕庵递过来的纸、砚,立即奋笔疾书,然后把信密封起来。

这封信很短。由于信长和家康一直有着默契,随时做好攻击武田势的准备,以待时机来临,因此只需小小的提示,家康就能了解信长的弦外之音。

接过信函之后,加藤平左卫门只是点点头,然后便悄声无息地消失了。

“大人!”

情绪依然昂扬的兰丸问道:“方才大人说要引诱武田方的重臣……这话是甚么意思呢?……”

“阿兰,你也注意到了……原来我应该嘉奖你才对,但是你不明白我话中的涵义,却叫人觉得美中不足啊!”

“是!”

“你想,木曾义昌成为我方内应意味着甚么呢?既然连义昌都对胜赖感到失望,可见在武田的重臣当中,一定有很多人也不再对胜赖怀有希望,对不对?所以我要家康为我方多找几名内应,以利于发兵。”

“原来如此……那么,大人最近就要对甲斐出兵了吗?”

“是的,一等义昌那边的人质到达……就是击灭武田家的时刻。家康必定会尽全力去打这场仗,而我也要没收武田家的领地!哈哈哈……我信长之所以迟迟不出兵,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来临。”

兰丸坐正了身体,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信长说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