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背后的顾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背后的顾虑

森兰早在还是个小侍卫时,就已经是拥有美浓岩村及五万石的大名了。

年仅十八岁的他,虽然外表有如女子般的纤弱,但是胆量和才气却出类拔萃。为了报答其父三左卫门终其一生为自己鞠躬尽瘁的忠诚,信长特地把他带在身边,当自己孩子般地教养他。

兰丸一进客厅,不待信长开口,便抢先说话了:“大人,兰丸有件事请大人答应。”

“甚么事?你说吧!”

“请你不要更换接待德川先生的人选,还是由日向守来做吧!”

“阿兰,为甚么你要帮光秀说话呢?”信长状至愉快地笑着:“刚才五郎左也提出和你一样的问题哩!他说,如今家康都已经由冈崎出发,我们才临时更换接待的人选,一定会使客人感到疑惑的。”

“是啊!所以,请你答应我的请求吧!”

“慢着,难道你的看法也和五郎左一样?”

“不!我的看法和五郎左先生略有不同。”

“那好,把你的意见说出来听听,我才好做判断啊!”

“日向先生今天这种昏乱的表现,似乎不太寻常。”

“嗯,这点我看得出来。据我猜想,很可能是因为他的功名心一向很强,而在中国战场上的筑前又不断地传来捷报……使得他无法以平常心自处。这件事由他最近一直无法理解我所说的话,即可得到最好的明证。”

兰丸侧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既然如此,就应该更小心地对待他呀!”

“不,你错了!如果不给他当头棒喝,他的迷惑永远无法解开;如此一来,他还能有甚么用呢?不过,这次所发生的事情,势必会让家康笑话的。一旦光秀闹了笑话,不就是我信长的耻辱吗?……所以我想换个人,或许能够平息这件事情。”

“但是我兰丸却不这么想!”

“噢,是吗?那么,兰丸,说说你的高见吧!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想的。”

“我认为既然已经决定派丹羽先生担任征伐四国的军监,就不宜阵前换将,派他代替日向守先生的工作。否则,日向守心中的迷惑只会愈来愈深,这样是成不了事的。”

“原来如此!你认为一旦让他心怀怨恨上了战场,是无法立功的?”

“是啊!而且此时此刻,还有另外一件事会更加深他的疑惑……”

“还有另外一件事会更加深他的疑惑?”

“是的。丹羽对于这场仗都已做好准备,而日向先生也尽心尽力在筹划接待客人的工作。如今在一切准备工作都已就绪时,大人却解除了他的工作,而由丹羽先生负责……这件事将使得不满的情绪在其家中不断扩大。这不仅对丹羽先生有不良影响,就连开赴战场的日向先生,也无法专心打仗啊!这么一来,势必会严重打击信孝先生所率军队的士气,结果岂不是会使对付四国的威力大打折扣吗?这才是最重要的大事,因此希望大人能答应……”

听到这里,信长连连摇手道:“我明白、我明白,那么就照五郎左先生的建议吧!兰丸,你去告诉光秀,今天的事我已经原谅他了。好,就由你和青山与总担任使者,告诉他,我已经改变主意,仍然由他担任接待家康的工作……让他静下心来,尽全力完成这项任务吧!”

“是,谢谢大人!”

兰丸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出门外去找青山与总。这时,信长微眯起双眼,再次对着五郎左笑道:“怎么样?五郎左!三左的几个孩子当中,就属兰丸最聪明了。”

“是啊!他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下子我们也可以松口气了。”

“但是,这个光头的冥顽不化可真教人困扰啊!”

“说得也是!”

“阿兰因为看到惟任日向守哭泣的模样,所以心中一直感到非常不安……阿兰认为从光秀那么激烈的行动及一直未能理解我用心的表现看来,他很可能会谋叛……阿兰一定是这么认为!唉,连阿兰都能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可见光头真的老了。”

五郎左不胜讶异地点点头。事实上,他的心中也有这种感觉,所以才不想夺去光秀的工作啊!

虽然五郎左没有明白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所幸信长和兰丸都能及时察觉。

“你放心好了,我有办法敲醒光头的迷惑。毕竟,光头是个怎样的人,我可清楚得很。只是,家康绝对远在光秀之上,所以你们千万不能轻忽他,知道吗?”

“我明白!”

“哈哈哈……唉!让光头这么一气,我的肩膀都僵硬了。力丸,来帮我捶捶肩吧!”

“是!”

力丸很快绕到信长背后,伸手按摩着信长的肩膀。这时,信长舒适地伸了伸懒腰,无限满足地笑了起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