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被追逐的妄想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被追逐的妄想

和安土城的笑声相比,明智的房间却因为白天所发生的事而显得气氛凝重。

自大宝院被召回的重臣们,全都聚集在光秀的房内,正交头接耳地讨论着。

除了女婿明智左马介秀满之外,还有同次右卫门、同左卫门、同十郎左卫门、妻木主计头、藤田传五郎、四王天但马守、并河扫部助等人……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苍白。

“看来这都是丹羽五郎左卫门的阴谋。他故意设下一石二鸟之计,好取得殿下你接待家康的工作。如此一来,既不需要支付大宝院准备工作的费用,又可以获得远征四国的补助军费……”

说这话的,正是明智次右卫门。

“不,我认为不只是丹羽一个人的阴谋。”妻木突然插口说道。

“那么,还有谁在背后帮腔呢?”

“据我猜测,兰丸一定脱不了干系。”

“兰丸……你是说他想要得到坂本城?”

“是啊!兰丸的父亲三左卫门在坂本城战死,因此他一定很想得到此地。据说他自恃是右府先生的宠臣,所以曾经不只一次向大人进言,希望大人把坂本城给他。”

“噢,我也听说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大人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大人要他再等三年……如今已经过了两年。”

“那么,只剩下一年喽?”

众人面面相觑。

“看样子,他们根本就是存心要灭明智家嘛!所谓把坂本城给兰丸……难道就是指这件事吗?”

“要不然他今天也不会如此为难我们啊!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同时,一直闭着眼倾听的光秀,突然大喝一声:“安静!”制止在座的每一个人。

“有人来了!”

“嗯,有脚步声往这边来了。”

所有的人全都安静地等待着。

“父亲大人,城内有使者来了。”

大声喊着走进来的,正是原本驻守在丹羽的龟山城,这一次特地来此帮助父亲的光秀长男光庆。已经十四岁的光庆,原本希望能够留到家康抵达之后,自己好趁机到城内一睹信长的风采,因此一直藉故拖延,迟迟不肯返回龟山城。在他那年少的心里,有着多少的期待呀!

“甚么?城内派使者来了?”

光秀的表情瞬间变得异常僵硬。

“是的,青山与总先生急匆匆地赶来,全身都是汗哩!”

“青山来了……那么,你有没有请他到客厅去坐呢?”

“有啊!不过我看他一脸急促的样子,所以特地赶来告诉你。”

看着光庆离去之后,光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真是个无知的孩子……”

“使者到底来干甚么呢?你的任务都已经被撤换,又被命令带着兵马回到坂本城去休息,难道大人还有其他的指示吗?”

秀满不安地看着光秀,逼得光秀也忍不住垂头丧气。

“看来绝对不会有甚么好事!你们说,如果他要我切腹自杀,我该怎么办呢?”

“切腹?”妻木主计头失声叫道,随即以手掩住嘴巴,示意大家小声一点。

“我们决心追随殿下的指示。”

“是的,即使粉身碎骨,我们也要跟着你。而且,据我看来,事情的确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我们不如斩了来使,然后退守到坂本城去,誓死与之一战。如果坂本城不利作战,那么我们就在中途集合坂本城的兵力,先退回龟山城,往后的事再做打算。”

“不,这不是好方法。依我看,我们不如冲到安土的街上放火,一举攻占安土城,杀了信长等人。更何况,我们在此也比较容易召集人手啊!”

“殿下!不论你作何选择,都毋须感到内疚。毕竟,是他先不义,而不是你不忠啊!你已经受了这么多的屈辱,我们绝对不能再任人宰割,乖乖切腹自杀!”

“大家先不要激动!”

光秀突然出声制止他们再说下去。原先他只是因为青山与总的出现,顺口说出“切腹”,想不到居然引起众人的联想力,而忽略了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这到底是因为他的头脑过于昏乱,或者是重臣们的联想力太过丰富了呢?

“要我们不要激动?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你们先等一下……”

光秀舔舔他那干燥的嘴唇,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重臣们说:“我们应该先见过使者再说吧?如果对方要我切腹……那么我就以叱骂使者为暗号,任由你们杀了与总,好吗?我说你们,并不是想拖大家下水,但是各位必须了解一件事实,一旦杀了使者,就表示我们有谋叛之心,因此得要小心行事。我想,不如让人从表面看来,以为是我和青山与总发生私斗。”

“那么,杀了他之后,我们该怎么做呢?”

“一杀了他,我们就立即退兵回到坂本,假装遵从大人的旨意,在坂本休兵。这时,当使者被杀的消息传到城内时,我们早已整军朝安土进兵了。”

“的确是条好计,就这么办吧!”

四王天但马说道:“我们先在坂本集合兵力,再看看对方有何反应……却假装是遵照大人的命令,在此聚集兵力……嗯,这个方法真是妙啊!”

“那么,我这就去会见使者。”

“凡事多加小心啊,大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