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拨云见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拨云见日

一旦人与人的心意无法相通,便有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结果往往十分悲惨。

坐在客厅里,正为这个家带来“好消息”的青山与总,以愉快的神情和光秀的长男光庆交谈。眼见父亲两眼布满血丝地由安土回来,光庆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这时正好趁机解开谜底——

“德川先生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啊?听说他的脸长得十分可怕,是真的吗?”

年纪尚小的光庆和一般少年一样,有强烈的好奇心,他满怀期待地向与总问道。

“光庆先生,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有甚么不对吗?大家都说三河武士的总大将……他自己也是个三河武士,是个很严厉的人啊!”

“哈哈……这和事实可差得太远了。德川先生是个很好的人,不过也对,如果以图画来描绘他的长相,那么他的脸就和大晴天一样。”

“噢,大晴天的脸?这么说来,他的脸上一直都保持着笑容喽?”

“是啊!事实上,即使是最刚勇的武士,也会有像婴儿般温和的一面哩!”

“说得也是!”

“你看,我们城里的阿兰先生,虽然长得十分英俊,但是力气却强大无比,一个人抵得过十个人哩!光庆先生,你不也是一样吗?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柔弱,但是能力及器量不都在众人之上吗?所以你一定要更努力呀!”

受到赞美的光庆,高兴得涨红了双颊:“我哪里成呢?我的身体不好,经常生病,父亲大人老笑我是病猫哩!”

就在两人谈得不亦乐乎时——

“主君日向守来了。”

跟在通报的侍卫身后的,正是光秀。

乍看到光秀的瞬间,青山与总不觉微微一怔。光秀的表情及眼神当中,都流露出不寻常的讯息,这使得他十分不安。想到这里,与总感到胸口有股刺痛的感觉。

“日向先生,听说你今天又被大人骂了?”一待光庆和小侍卫离去之后,青山与总随即皱起了眉头,关切地说道:“不过大人的脾气就是这样,雷声大雨点小,发过就没事了。这一次,大人是特地派我当使者来此的。”

为了让对方安心,与总故意以轻松的语气说道。然而,坐在对面的光秀脸上并没有半丝笑容,双手也僵硬地放在膝上,神情显得相当紧张。

“你说雷声大雨点小,所有的事都过去了,请问是甚么意思呢?”

“噢,我是指接待家康的工作。”

“接待家康的工作又怎么啦?”

“丹羽五郎左卫门和森兰丸合力为你求情,如今大人已经不再生气了……如今,任务对掉的决定已经取消,家康先生仍然由你负责接待。他们两人告诉大人,一旦这件事传入家康先生的耳中,恐怕会贻笑大方,所以希望大人收回成命。同时,也请你不计前嫌,继续为右府先生效力。”

“与总先生!”

“甚么事?”

“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

“是的,所以我才在这里等你啊!难道你认为还有其他的事,使我不得不火速赶到此地传达指令吗?……”

这时,连与总也不禁连连摇头。

他突然想起光秀那十分注重礼仪的脾气。

(说得也是,即使是至亲,也一样得尽君臣之礼啊!)

“唉呀,你看!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如此失礼。”

他坐正了身子。

“我来传达上意!”与总高声说道。

“是,恭聆上命。”

“惟任日向守光秀听命:虽然今天遭撤除接待德川殿下一职,缘于丹羽五郎左卫门及森兰丸两人苦苦求情,因此大人决心原谅尔所犯过错,恢复原来工作,望尔秉持以往忠诚,全力做好接待工作。”

“甚么?是五郎左和兰丸为我……”

“是的,这是他们两人的好意。如今大人既然已经原谅了,希望你能把握机会,好好表现一番。”

一瞬之间,光秀无法置信地猛眨着眼睛。

原本以为使者是要来命自己切腹自杀,没想到却是要自己“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这实在太令人意外了。

这时,拿着刀等在外面的重臣们,也茫然地愣在当场。

“你愿意接受吗?”这时,与总以使者的身分问道。

光秀突然两手俯伏在地。虽然他内心的疑惑并未因此消除,但是既然大人已经表示原谅之意,自然他也没有拒不接受的道理。这时,他实在不敢想像,如果他们照原先决定的计划去做,将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是的,就照大人的吩咐……我一定遵办!”

青山与总似乎松了一口气:“日向先生,恭喜你呀!”

“……”

“虽然大人有时会大声地斥骂你,但这也是因为他一直很看重你的缘故……这一次他之所以这么严厉地斥责你,是因为他担心你会因而被德川先生看轻啊!你必须体谅他的心情。”

“这……这……这话是谁说的?”

“是森兰丸先生!”

“甚么?是阿兰……”说到这里,光秀的声音突然模糊了。

“是的,阿兰先生正是这么说的。”青山与总说:“德川先生是公认的智慧型人物,再加上大人不希望他怀疑自己的勤皇之志,所以才会引起这么大的怒气,这也就是引起今天这场骚动的原因哪!”

“我明白了,御前先生。”

青山与总觉得他似乎仍然不服,但是此时此刻,他也不好再说甚么了。

(原本还以为告诉他这个消息,他一定会欣喜若狂……)

看来这次事件给光秀的打击确实很大,不过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听他多作解释,因此他只好告辞了。

光秀神情肃穆地送他来到大玄关,但是并未开口说话。

(故意对我示好的五郎左和兰丸……到底又在打甚么主意呢?)

如今的光秀,只是一步步陷入疑惑当中,再也不可能恢复冷静的思考了。

与总离去之后,重臣们立即聚集在光秀的房间里等着他。

“殿下,恭喜你啊!”

“真是太好了!”

他们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毕竟,原本他们都以为将被下令切腹自杀,因而全都陷入绝望的深渊当中,想不到结局竟然如此美好……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