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织田信长5·本能寺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家康到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家康到临

德川家康一行,照原订计划于十三日由冈崎出发,十四日当天进入近江的番场,在该地停留了一夜。

在此地,丹羽五郎左卫门长秀特地建造了一座临时行馆,以便迎接家康。

这时候的家康正值壮年,年仅四十一岁;而信长则大他八岁,时年四十九岁。

这次的旅行,乃是以答谢信长赠予骏河一国为名义,顺道访问安土。所有武田家投降的家臣中,只有原领有安堵之地的穴山梅雪入道获准与他同行。

与家康同来的家臣,包括酒井左卫门尉忠次、石川伯耆守数正、鸟居彦右卫门元忠、本多平八郎忠胜、榊原小平太康政,此外还有由信长具名邀请的重臣天野康景、高力清长、大久保忠佐、同忠隣、石川康通、阿部善九郎、本多百助、菅原定藏、渡边半藏、牧野康成、服部半藏、长坂血鑓九郎及配属于大名格旗下二十八名小侍卫组的鸟居松丸、井伊万千代,之下并有十二名侍者,随时照料一切事务。

这次的旅行,不仅是为了庆祝武田家的灭亡,家康所以率领这么庞大的团体前去访问安土,即象征德川家终于苦尽甘来,有了扬眉吐气的一天。

以六岁稚龄成为尾张人质的孤儿家康,如今已经拥有远在今川义元之上的大名身分;而这一切都得力于童年玩伴信长的鼎力相助,所以他一口答应信长的邀请。

信长为了尽地主之谊,确实花了一番心血。为了迎接家康一行,他特地派遣高野藤藏、长坂助十郎、山口太郎兵卫等三人为奉行,负责修复家康等人必经的道路。

在番场的那一夜,家康一行即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家康一迁入刚造好的临时行馆,立即有小侍卫送上美酒佳肴,并有曼妙的歌舞助兴。甚至丹羽家的老臣们,也一一来到馆内,殷切地表达欢迎之意。

不过,德川家的小侍卫们并未听见歌声。

“——记住,如果德川家的任何一个人在这次旅程中,做了有失身分的事,那么不仅个人名誉受损,就连德川家也会遭到不好的批评,到时可就后悔莫及了。”

临行之前,家康这么谆谆训诲着他们。

翌日,十五日当天——

按照预定的时刻,家康一行人在早上九点从番场出发,当他们抵达安土的大宝院时,已是当天下午三点。担任总接待官的光秀,压抑了胸中不快的情感,亲自来到前门迎接家康。

毕竟,不论他和信长有何过节,对家康却是一直都抱持好感。不,不仅如此,光秀甚至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和这位控制东海的三河武士统领家康,成为肝胆相照的好友。

然而,当光秀看到从轿内出来的家康时,忍不住大吃一惊。

在战场上所见到的家康,总是穿着非常气派的铠甲,流露出一股威风凛凛的气势。然而,今天他所穿着的衣服,居然和平民没有两样;但是出门迎接他的自己,却穿着闪闪发光和唐织锦衣;两者相比,简直有如天壤之别。而且,他的眼神甚至还四处张望,连个小城主的样子都没有,十足像个乡巴佬。

话又说回来,此地的一切装饰,也和光秀原先的想像有很大的不同。

德川家所带的行李,全都放在马背上;此外,小侍卫们的装束、日常用品及容器也都比平常更胜一筹。虽然东海之地并不富裕,家康却一直认为他们的用度已经超越了节俭的分际,不过,如今和织田家比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德川家的确太过寒酸了。

光秀不自觉地吞了口气。

原来如此!对家康这一行人而言,大宝院实在太过豪华、奢侈了……话虽如此,他之所以如此大事铺张,也是为了让家康有被重视的感觉,这是他的一番好意啊!

不过,直到目前为止,光秀依然坚信,自己的这一番好意,一定会让家康留下良好的印象。

“欢迎来到敝城,惟任日向守光秀在此恭候大驾。”

令光秀意外的是,家康竟然态度恭谨地朝他行了个礼:“由于我们到此叨扰,增添你许多麻烦,真是教我过意不去。家康本性不敏,希望你代我向大人转达感激之意……”

接着,一行人便在光秀的引导下,进入那座曾经引起轩然大波的御殿。家康惊讶地抚摸着柱子,又抬头望着天花板上的图案,口中不住地发出赞叹声。看样子,殿内的豪华建筑,应该不致引起一向朴素的家康任何不快吧?

当家康看到那枚引发信长怒气的金纹印花时,脸上有着深受感动的表情。

“日向守先生,这对我未免太过奢侈了。从这里的一切看来,可见你一定费了不少心血。”

这时,光秀突然觉得全身颤抖。对于自己的辛劳,信长只是叱骂,而家康却了解“你一定费了不少心血”……这句话一出,使光秀感到有股暖流流过心头,这种感觉是多么不同啊!

“你的赞美,令我日向守如遇知己,我真的非常高兴听到这句话。”

“哪里,我知道你一定是费了很大的劲。毕竟,要完成这么伟大的工事,并不容易啊!在我的领地之内,手艺如此精巧的工匠,几乎绝无仅有。到底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右府先生,光是在他的城下,就有这么多杰出的人才。”

“你对这里还满意吧?如果是,那正是我所衷心期盼的。”

“不,这里太豪华、太奢侈了!置身其中,往往会教人忘了自己是谁哩!难道你不觉得我的样子很奇怪吗?噢,对了!我还没有前去拜见右府先生哩!”

光秀松了一口气。

于是,光秀便带着家康及梅雪入道来到客殿,先命人送上茶点,然后带着酒井忠次以下的重臣们,拿着礼物来到本堂,分列成两行。

“贡礼全部在此,请你检查一下。”

忠次所说的话,又使光秀吓了一跳。

以家康的身分和他们的行列看来,他们能送给信长甚么好礼物呢?只怕又要让人捧腹大笑了。当这些粗糙的贡礼呈现在信长面前时,如果他只是笑笑不予置评,结果倒也还好;但是万一又惹得信长发火,他一定又要破口骂人了。

“——你看,这不就证明家康根本瞧不起我吗?这下子你明白了吧?”

万一他又大声骂人,到时该怎么办呢?

“日向守先生,这是我带来的礼物,略表心意。请你代为收下,替我转交给大人……”

“遵命!”

光秀跟在家康身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本堂。没想到一看之下,他不禁睁大了双眼。

光秀的顾虑根本都是多余的。原来马背上的行李,全都是进贡用的礼物,此刻正堆积成小山般地放在本堂之上。

石川数正带着两名手下等在那里,正逐一核对目录上的物项。

“黄金三千两、马铠三百足、生漆两百樽、棉千束……”

光秀茫然地听着。

马铠三百足!这倒是出人意料的好礼物,还有黄金三千两、生漆二百樽……

从他和侍卫们朴素的装扮看来,谁也想不到他居然如此大手笔,送信长这么贵重的礼物……

事实上,他所送礼物的价值,远超过这次为了接待他所花费的费用。

(家康到底在想些甚么呢?……)

光秀突然觉得背脊透出一股寒意。

“这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请你们笑纳……”

家康毫不在意地说道,然后又转身进入本堂,四处观望着,似乎很好奇的样子……

用户还喜欢